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和东土耳其斯坦

2009年06月04日

Alim Seytoff

1989年春天东土耳其斯坦的局势紧张,但仍是有希望的。不论是维吾尔人、汉人、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或者是其他民族的人,大多数人都有一个感觉,就是尽管当前政治气氛紧张,但中国将会面临转变。事实上,许多人都盼望中国共产政权的结束。虽然民族不同,但维吾尔人、汉人和其他民族的人都支持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实际上,许多维吾尔人都因其中一个著名学生领袖是维吾尔人而感到相当自豪。那名学生领袖的名字叫Orkesh Dolat,汉语名字叫“吾尔开希”。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Orkesh和其他著名的学生领袖在与前中国总理李鹏对话。这是非常奇特的一幕:一个年轻的维吾尔人跟其中一名高层官员就人权和民主问题进行对话。Orkesh那种设法说服北京独裁者给予中国人民人权和民主的雄辩以及他跟那样一位走强硬路线的中国领导对着干的那份勇气,都令我印象深刻。虽然会议没有产生积极的结果,但它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历史性时刻。

1989年6月初,在乌鲁木齐,不同大学的维吾尔族、汉族和其他民族的学生,和平地走上街头支持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我们从新疆大学一直走到人民广场。学生们很团结并感到骄傲。我们高呼“我们要人权”、“我们要民主”和“结束贪污腐败”等口号。当局对此是有所戒备的的,但我们没有见到大规模的警察或军队在人民广场出现。集会进行了几个小,在高层官员前来声称支持我们提出的“制止腐败”和要求尊重人权的诉求后和平结束。

然后,中国当局在6月3日开始在电视广播上警告示威人士要离开天安门广场。我们意识到当局决定使用暴力来击碎中国人民对人权和民主的愿望。在乌鲁木齐,它就像是又一次文化大革命似的。我们整天听到扩音器播放官方反对示威人士的宣传,看到派发谴责学生民主运动的免费报纸。我们知道可怕的事将会来临。

次日,6月4日,中国当局解释了他们怎么使用军队去“和平驱散天安门广场留下来的顽固学生”和“别无他选,只有使用最低的武力去驱赶一些暴力反抗者”。我们害怕许多学生也许因为拒绝离开天安门广场而被杀害了。接下来所发生的已经写入历史了。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