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关于江天勇被胁迫辞去辩护律师的严正声明

2017年05月31日

江天勇的妻子惊闻江天勇解聘两位辩护律师的声明,不相信这是江天勇的真实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届满之时签署解聘辩护律师的声明,是酷刑之下的产物,并特此声明:家属有权聘请律师,非见到其本人确认,解聘声明无效;两位律师受家属委托,继续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释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及陪同她与谢阳的辩护律师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后,于11月21日晚在上火车准备回京时失联的;12月17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关于江天勇被胁迫辞去辩护律师的严正声明

5月31日美国西部时间凌晨四点,惊闻覃臣寿发来江天勇自己解聘两位辩护律师的声明。我对当局威逼解聘律师的恶劣行径极度愤慨,更不可能相信这是江天勇的真实意思,声明自然无效。早在5月12日,就有体制内的人士告知江天勇被酷刑,脚肿得不能站立,江天勇在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届满之签署的解聘辩护律师声明,可以推定是酷刑之下的产物。

据我所知,709被捕律师和维权人士几乎都经历了辞退律师或强迫接受官方指定律师的过程。被捕前,江天勇曾经发表过郑重声明:内容如下,“能为我挡风雨的差不多都进去了,该轮到我了。昨天签授权委托书声明如下:

  1. 我绝不会自杀,只能是被自杀;
  2. 我已委托有律师,不会不请律师,坚决拒绝官方指定律师;
  3. 我是血肉之躯,不那么坚强,我在非自由状态下的放弃、悔过、承诺都是无效的”。

因此我可以肯定,他的“狱中”声明绝不是他个人的真实意识表达,甚至不排除在酷刑之下而为。我特此声明,家属有权聘请律师,非见到其本人确认,解聘声明无效。两位律师受家属委托,不受所谓江天勇解聘的影响,继续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释放。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

2017年5月31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