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呼吁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就防止酷刑虐待提出议案、提案或建议

2017年03月02日

各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全国两会召开在即,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相关议案、提案和建议必将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你们的代表或委员资格虽然不是由我们直接选举或评选,但在法律上你们应当代表我们参政议政,监督政府、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

一、709系列案存在酷刑虐待

709系列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开始,上百位中国大陆的律师、维权人士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大规模抓捕、传唤、带走或约谈,涉及省份多达23个,其中多数人不久被释放,另外30多人被关押,涉及这30多人的案件我们就称为“709系列案”或“709案”。

我们是709案被抓捕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和王全璋分别于2015年7月和8月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义被抓捕,刑拘后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后又被批捕,现关押于天津的看守所。李和平于2016年12月5日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李和平起诉到天津市二中院,到现在为止我们连起诉书都没有能见到。现在有消息说他们在关押期间曾经遭受电击曾致昏厥的酷刑,我们无法判断真伪。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被关押超过1年6、7个月以上,办案单位一直都不允许我们亲属委托的律师会见他们。与他们先后被抓捕的709系列案的所谓在押嫌疑人长沙谢阳律师、维权人士吴淦在见到亲属委托的律师后,都曝出了遭受酷刑的消息。谢阳的办案律师陈建刚已经公布了详尽的、曝光谢阳曾遭受酷刑的会见笔录,其中有殴打、不让睡觉,甚至牙膏、牙刷和卫生纸这些基本生活用品都不允许购买等等酷刑和虐待。维权人士吴淦在羁押期间遭遇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威胁、恐吓、基本生活权利得不到保障等酷刑和虐待。吴淦先是在外地被抓捕关押,后转到北京、天津与李和平、王全璋一同关押。在李和平被抓捕后1个月左右,他的弟弟李春富律师因为李和平发声又被抓捕,2017年1月12日李春富获取保回家。家人见到他时发现他骨瘦如柴、精神严重失常。

另外,我们从网络上也看到过一些曾经的官员、普通嫌疑人遭到酷刑的信息。

据此,我们有理由高度怀疑李和平和王全璋遭受了酷刑。

二、我国对于酷刑虐待预防和追责不力

我国于1988年加入了《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刑法》和其它法规中也有禁止刑讯逼供、禁止暴力取证和禁止体罚虐待被监管人员的条款和规定,但是相关监督机制并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酷刑和虐待被监管人的现象屡见不鲜。吴淦曾经申请约见检察官,但检察官一直没有露面。他通过律师向检察院投诉也没有结果。

王全璋曾经的当事人、北京维权人士李蔚在服刑期间曾遭到虐待,向驻监狱检察官投诉没有结果。2015年4月出狱后,向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以执行刑罚是《刑事诉讼法》授权,不是《行政诉讼法》诉讼范围不予立案。2015年李蔚向公安部申请“2007年至2014年公安部下属各级监管场所及警察因实施酷刑被控告及处理情况”,公安部以“实施酷刑涉嫌职务犯罪,依法由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具体情况由检察机关掌握”为由拒绝公开。北京李蔚曾经向司法部申请“2007年至2014年司法部下属各级监管场所及警察因实施酷刑被控告及处理情况”,司法部以所申请的政府信息不存在为由拒绝。即:实施酷刑和虐待监管人员的人,很难得到处理。而最近《环球时报》竟然大篇幅报道709被羁押的律师的采访(辩护人见不到这些被羁押律师,记者却能见到,公安部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再表明酷刑乃律师和家属们捏造。是可忍,孰不可忍!试问:如果没有酷刑,为什么不敢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呢?尤其现在被羁押的律师和公民,已经被起诉到法院,早过了侦查阶段。如此遮遮掩掩,实难让家属信服!

从以上情况,我们可推知,我国对于被监管人员受到酷刑和虐待的预防和监管机制比较松懈、存在诸多问题,并且检察院和法院还可能有意回避监督制衡责任,即:我国对于酷刑虐待的预防和追责不力。为此,需要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积极行使自己的职责,敦促有关部门改进工作,就被监管人员免受酷刑和虐待完善预防和监督机制,明确被监管人员受到酷刑和虐待后,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应该受理。

期待您的履职,此致敬礼!

呼吁人:
709家属王峭岭
709家属李文足

2017年3月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