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雇黑保安殴打维权者,警方不理还充当帮凶(图)

New!
2017年12月02日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江桥村民顾建国,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乡旅游,却在上海南站长途汽车站被警察查身份证验出访民身份后,交市府截访办押送到上海访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后,在被其镇政府派来的2名村干部和5名黑“保安”带走时,夫妻二人因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并拒绝上车而遭到殴打。两人被强行带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们不得“非访”,但拒绝受理他们的报案,拒绝开具验伤单。此次情况,盖因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而起。

因召开十九大,9月19日,浦东新区祝桥镇的谢金华在去医院途中,被祝桥镇政府派出的外地闲杂人员(黑保安)带到酒店非访关押,至10月26日才被释放;其间,上厕所、洗澡都有人跟进监视,并受到冷水浇身、群殴、用棉被紧压几近窒息等虐待。报警后,警方至今无任何处理。又因中央七常委到上海一大会址宣誓,释放仅三天的谢金华,10月29日再次被关进旅馆软禁,同样由这些外地闲杂人员看管,11月1日才被放出。

上海各区聘用外地身强力壮的无业闲杂人员甚至刑事释放的流氓临时充当城管和看管维权者的黑保安,已逞铺开之势,绑架和暴力殴打、虐待成为阻止民众维权的常态;而警察则拒绝受案,实际充当了地方政府黑恶官员执政的帮凶和保护伞。


上海雇黑保安殴打维权者,警方不理还充当帮凶

马亚莲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江桥村民顾建国,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乡旅游,却在上海南站长途汽车站被警察查身份证验出访民身份后,交市府截访办押送到上海访民集中地府村路。晚上18点许镇江桥镇政府派来2个村干部和5个外地年轻力壮的“保安”将夫妻俩接出府村路,夫妻二人要求他们出示身份并拒绝上车,5个外地人即将顾建国压在地上殴打,浦美英见状大声呼救和抗议,被他们二拳打得头晕眼花、眼部肿胀,随后将无力抵抗的夫妻押送到户籍属地江桥派出所。

江桥派出所对夫妻俩人所作的询问笔录完全不理、撇开他们的伤情与指控,只询问他们欲往何处和警告他们不得“非访”,还拒绝受案和开具验伤单。之后与5个外地“保安”一起要拖夫妻二人上车,将他们送黑监狱软禁。顾建国和浦美英拚死抵抗,才暂停拖打。由于村里派来的村干部和黑保安守在派出所门口,二人根本无法自由回家,现已在派出所门口的大厅里呆了一天一夜,也没人给他们买吃喝。

夫妻俩人的遭遇,在上海屡见不鲜、比比皆是,只是沧海一粟且受侵害程度一般的。此次情况,盖因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而起。本该给世界人民带来思想文化交流、增强友谊和经济往来……等的互联网,却给中国维权者带来麻烦,实乃对互联网大会的愚蠢抹黑。现在,被当局认定的敏感节点越来越多,所有在国内召开的海内外会议、海外领导人访华、……等等,都严禁民众尤其是维权者前往,哪怕前往不相关地旅游都不被允许。中国政府如此惧怕手无寸铁的民众前往,透出的无疑是见不得人的内底和虚怯!

而上海各区聘用外地身强力壮、无脑无文化无业的闲杂人员甚至刑事释放的流氓临时充当城管和看管维权者的黑保安,也逞铺开之势,绑架和暴力殴打、虐待成为阻止民众维权的常态,其中很多人在被殴打时临近死亡边缘。

例如:中共十九大期间,2017年9月19日上午6时许浦东新区祝桥镇(原机场镇)正在病中的谢金华(56岁),去仁济医院输液途中(其丈夫也在住院),被祝桥镇政府派出的外地闲杂人员(黑保安)强拖上车后押到浦东下盐公路涵邮精选酒店关押。谢金华身体不适肚痛得床上打滚都不被理睬,她要求就医却被黑保安用冷水浇身,上厕所、洗澡都有人跟进监视,谢金华指责就被他们群殴,用拳头击打头部、用脚踹她身体、用棉被紧紧压住她直至将近窒息才松开、……等等。这些人叫嚣:“我们是流氓想怎样就怎样,打死你这老太婆又怎么样?我们的后台就是祝桥镇政府,是他们让我们这样做的,你告不倒我们的,镇政府领导有什么事,都叫我们去的。”10月26日软禁结束,将她拖上车开到居住小区附近马路上推下,身体无力、疼痛难忍的谢金花打110报警,警方虽开具验伤单且骨科和神经外科诊断为多发性软组织伤和头部外伤(脑震荡),但至今警方并无任何处理,谢金华带痛找镇政府和市区政府,均不被理睬,还又因中央七常委到上海一大会址宣誓,释放仅三天的谢金华,再次于10月29日被关进旅馆软禁,同样由这些外地闲杂人员看管,11月1日才被放出。由于耽误治疗,谢金华目前身体状况极差,头部疼痛剧烈且查出甲状腺癌,必须住院手术治疗。

谢金华被打压的模式,在上海人权重灾地的黄浦区,更是十几年前就有并得到新一代官员的传承,如:小东门街道就有多人于十九大期间就被全身捆绑、封箱带封嘴、数天不让吃喝、……等等。类似遭遇者,不断涌现、层出不穷!

而上述皆因政府行为,报警无效告状无门!,由于非法拘禁不属法律规定可自诉的范畴,加上大部分被侵害者根本拿不到证据,想要通过合法手段讨还公道毫无可能。即便个别受侵害者拿到证据,警察也拒绝受案,实施与人民警察完全相悖的职责,实际充当地方政府黑恶官员执政的帮凶和保护伞。

黑社会化管理模式被理应具备法律知识的新一轮官员推崇和运用,无疑是对习政权“法治”的讽刺和反击。
 

谢金华 手机:18964351412
顾建国 手机:13816045995
浦美英 手机:13501635846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
2017年12月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