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1307.
著名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今日到广东省阳春监狱会见郭飞雄时得知弟弟的健康状况非常糟糕,面色苍白消瘦,并且面色灰暗,一年来断续便血或稀水样大便,4月19日曾大出血。她要求狱方把郭飞雄转到上级医院医治,但没有结果。杨茂平讲述会见郭飞雄情况的帖文附后。 郭飞雄因参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等维权活动于2013年8月8日被拘留,2014年11月28日其案被开庭审理,2015年11月27日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郭飞雄在关押期间遭受严酷虐待(参见郭飞雄的 国家赔偿要求书 )。 中国人权 呼吁国际社会施压,以让郭飞雄立即得到适当治疗。 (...
New!
党的“十九大”口号动人,句句辉煌,但无数老无所养、老无所医者生活好凄惨!青岛市南法院执法违法,公然对抗“依法治国”,判决政府部门以部门规范剥夺公民退休权利合法,将无数老年不仅要被排除于社会养老保障体系之外,更被排除于司法救济体系之外。这力证了今日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是假话;法律高于一切是空话;“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是欺世盗名的话。
New!
人社部至今坚持推行本部门任性执法、权力傲慢、野蛮侵害民众利益的“工龄归零”恶政,致使成千上万老人根本没有被纳入养老保险体系。人社部已经成为当今中国最为百性愤恨的部委衙门,导致民怨沸腾,群体抗议事件不断。
New!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诉,目前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绵阳市检察院此前已将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补充侦查。黄琦的律师一直未被允许阅卷。 据报道,黄琦罹患多种疾病,除了“新月体性肾小球肾炎”这一不治之症外,还有脑积水、肺气肿、肝囊肿等。其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均被当局拒绝。 11月3日,黄琦的代理律师之一 李静林 前往看守所会见了黄琦。黄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监室的警察杨茂荣暗中唆使同监室人员打的。他还告诉李律师,...
New!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师在黄琦的母亲及三位“六四天网”义工陪同下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他们到达时,黄琦正被提审,投诉其遭殴打一事。在等待会见时,隋律师约见了当值的副所长,要求对黄琦遭殴打之事尽速做出处理。隋律师在会见黄琦时,查看了他的伤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黄琦因误信错误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师,在隋律师转述黄妈妈及亲友坚决要求他留任辩护律师的嘱托后,黄琦即刻书面委托他继续为其辩护。当日下午,在他们一行驱车赶赴成都美领馆通报黄琦境况的途中,在检查站约有七八个警察,四个全副武装的巡警端着冲锋枪,对他们进行了细致检查并非法限制他们人身自由1个小时。...
New!
在香港终审法院对是否允许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和罗冠聪就其判刑提出上诉举行听证会的前一天,两名联合国专家敦促法院 “遵照香港所应承担的国际人权法的义务”来审理他们的案件。 “我们担心,如果他们的案件维持原判,将会扼杀不同意见的表达、抗议的权利和人权捍卫者的整体工作。” 专家们在一份声明中说,“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的权利保护人们,特别是那些分享不同意见的人。” 今年 8月,黄、罗和另一位民主活动人士周永康在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成功地要求复核三人的判刑后被改判为6-8个月的监禁。他们三人因在2014年抗议中的活动最初被判社区服务。香港律政司坚称刑罚过轻,向上訴法庭提出复核。...
New!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依据早已被撤销的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过时复函,及其衍生出台的劳办发1995年104号复函和人办函(1998)101号等规范性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权益,致使众多被劳教、劳改、开除、辞退、自行离职等职工,以及许多出国华人华侨,晚年因被非法“工龄归零”,无法享受自己劳动积累的养老金与医保待遇,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造成因政府侵权违法,拒不纠错而导致涉及海内外千家万户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这一灾难性事实。
习近平未来遭遇最大的风险是类似2015年的经济政变,它更具杀伤力;未来能否平息经济政变将考验习近平主政的能力和地位,是习近平新时代的一个标志。习近平把金融安全提升到战略性、根本性大事的层次,在十九大报告中要求“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毋宁说是要守住不再发生经济政变的底线。
刘霞于2016年秋天创作此诗歌时,妈妈得绝症,弟弟戴罪在身,她的抑郁症和心脏病多次发作,却无人可倾诉。而狱中的刘晓波还以为她没事儿……2017年4月,刘晓波夫妇被严密控制期间,他们迫切希望出国治病……

页面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