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New!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王范地先生因心脏衰竭于2017年12月8日上午9点51分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先生是1989年“六四”镇压中遇难的北京月坛中学19岁高中学生王楠的父亲,28年来一直坚定不移地和群体一起走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
New!
我的校友,我无法呼出你的名字,为自己在你的处境上的无所作为和无能为力。我们作为联署人,之所以还能享有自由;这全是因为你的担当而成。想到你,我就想到鲁迅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所说的:自己背着因襲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閘門,放他們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New!
“功能”将各种城市和农村分为三六九等,经过计划年代的人应感觉似曾相识,本质上是新的城乡隔离。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靠歧视、隔离或压抑追求美好生活的自由而走向富强的,中国也不会例外。中国要获得健康发展,再也不能走城乡隔离的老路了。
New!
我们一道盘算着许万平的归期,我说:“陈姐,这么多年辛苦你了,现在总算又快熬到头了。”她并没有露出多少感动之色,只是默默地拿出两本结婚证,就放在家里最容易拿取也是最显眼的一个抽屉里。“要不是因为它们……”她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这就是责任啊!”冥冥中不知有什么力量,在支撑着这个家庭度过无数苦难。我相信,那是生衍我们的土地,还有光明未来的召唤。
New!
假民主制度就像它不可能管好经济一样。在经济上是一收就死、一放就乱,在政治上也是这个熊样子。经济上可以试,因有政治强力兜底,可以纠偏;但是,政治上不敢,一乱了,就意味着下台,想收都没人给机会。干脆,堵死一人一票之路,简单又方便。
New!
猴群是一个绝对专制的社会,绝对不允许猴群里有第二个核心,新老猴王较量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猴王统治猴群,必须建立在所有成员只崇拜它一个猴的基础上,这是猴群社会的基本原则。只是搞个人崇拜的猴子没有好下场,最终,要么被打死,要么被关进笼子。 猴子终究是猴子,即使“个猴崇拜”搞得轰轰烈烈,它还是一只猴子,离文明还有一座花果山的距离。
New!
著名的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在他临死前,曾经发出一句振聩发聋之声;“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由此类推我们看到党管到哪里,哪里就没希望。实际上是党管到哪里,哪里就遭殃,党管到哪里,灾难就到哪里。
New!
这段时间的交往,让我深切感受到刘晓波在跟别人接触时那种深入骨髓的人格平等意识,明白了他为什么在那么多的圈子有好朋友。而且,我亲眼看到他为刚入狱的胡佳联系签名呼吁,为城乡户籍二元制下受歧视的“农民工”呼吁,为“三一四事件”后遭受严厉打压的藏人呼吁。
New!
我看来,刘晓波之死是1989之后世界史上最重要的精神事件之一。刘晓波之死,也是一个巨大的痛苦象征,象征着崛起的中共专制政权对人类正义和良心的极大嘲讽,象征着西方对华绥靖政策的恶果和未来更大的威胁。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将越来越体会到刘晓波的死亡,乃是冷战结束之后人类精神史上的一个令人震撼的事件。
New!
贝氏家族当初有幸躲过了元朝战火,在苏州传承了十几代,却差点在“十年浩劫”中被扼杀。贝氏家族早年间就很"识时务"地将大部分财产上交出去了。尽管如此,家族的人还是没有摆脱厄运。

页面

订阅 HRIC Biweekly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