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环境

四川古镇什邡的官员绝对想不到他们的开工典礼竟然导致了如此坏的恶果。但是,既然他们当初认为没必要让老百姓知道这一计划、没必要就此展开公开讨论就悄悄批准了这个价值16亿美元的钼铜多金属加工项目,那就只能责怪他们自己了。 2012年6月29日,一些当地村民偶然撞见一个庆祝仪式,整个事情在那一天急转直下。好奇的市民被骚动吸引,试图挤到更近的地方以便看得更清楚,但他们被特警阻挡。不过人们不必走得太近,就赫然可见高处悬挂的“四川宏达”的名号和“开工典礼”的白色大字,以及下面坐着的长排笑容满面的政府高官和企业高管。
几十年来,观察中国问题的专家一直不看好会有一个有活力的中共反对派崛起,他们认为共产党的铁腕太严酷、政府的控制太严密,公民不可能组织起来。 但是,2011年初发生的一系列群体抗议事件,不仅让党,而且让全国都震惊了。原来名不见经传的城镇 乌坎 、 什邡 和 启东 变得家喻户晓,而且成了今后抗议活动的榜样。在这几起事件里,当局都因面对出乎预料的强大的民众愤怒,和运用网络和社交媒体、组织良好的反对派,而不得不做出让步。 2004年我第一次写关于抗议的文章,那时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报道说,中国在2003年发生了超过58,000起重大社会骚乱事件,参加人数超过300万,比2002年增加了15%。...
阅读访谈录的藏文版本,请点击 这里 。 为了给父亲还愿而最后成了为所有流亡藏人所创作的艺术作品。2011年,居住纽约的西藏艺术家丹增热珠将20吨西藏高原的泥土,穿越边境管制,经过尼泊尔,进入流亡藏民居住地的印度达兰萨拉。10月,他在西藏儿童村小学,用西藏运来的泥土建造了一个平台。在随后的三天之内,许多流亡藏人踏上了他们故乡的泥土——尊者达赖喇嘛为之祈福的土地。2012年6月,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与丹增热珠进行了交谈。 谭竞嫦 :你说你被达赖喇嘛召见时没时间做准备。除了穿上传统藏袍外,你还要做什么准备呢? 丹增热珠 :如果是记者,我知道他们会问些什么。谒见尊者则不同。...
“拉萨日新月异”——很多去过拉萨的人都会这么说。那么,我就以其中两个地方为例,说说拉萨的新面貌吧。 一、江苏路 如果我在拉萨,面朝东方站立的话,江苏路就在我的右边,像一柄刺刀斜斜地切入拉萨的右肋。 联想到刺刀不是没来由的,长长的江苏路上最为重要的单位之一,正是早已盘踞半个世纪的西藏军区,刺刀的寒光令平民百姓望而生畏,而我人生的最初四年,却是在那里面度过的,因为我是一个金珠玛米(藏语,解放军)的女儿,生于文革。在我父亲那时候所拍的照片中,有一张是荷枪实弹的军人在街上游行。那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阳光下,一片密密麻麻的刺刀比一旁稀疏的树木更多,更像密集的丛林;然而,...
西藏高原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地区之一,具有独特的环境和生物的多样性。雪山和冰川使西藏成为亚洲主要河流的发源地,因此,发源于西藏的10大河流的生态健康对于居住在560万平方公里流域内的大约13亿人至关重要。但是,由于气候变化和中国政府失败的政策,包括冰川的融化、成千上万湖泊的萎缩和消失、湿地的干涸、冻土的融化,以及许多河流流量的减少,使得西藏生态系统中的关键部分正经历着重大转变。 数百年来,西藏的游牧民成功地保持了一个可持续的、流动的生活方式,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他们从一个草原到另一草原,足迹遍及几乎70%的西藏高原。中国实行多年的不同的草原政策,威胁着脆弱的环境平衡的可持续性。...
1954年5月15日 出生于四川成都。 1972年—1975年 到四川省石棉县当下乡知青。 1975年—1978 年就读于四川医学院。 1978年—1989年 就职于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任外科医生。 1989年 因参加成都和北京的八九民主运动,被四川省政府通报批评。 1998年—1999年6月5日 与他人共同组建西部第一个民间环保组织——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简称“绿色江河”),并发起“立碑长江源,救助母亲河”的倡议,引发了全国性的“长江热”和环保高潮。 2000年 因政府已经采纳的成都天府广场贝氏方案(由设计大师贝聿铭的两个儿子主持设计)会毁坏文化历史名城而发起抵制活动。所提“...
谭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环保维权人士和网络作家。因调查搜集四川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死难儿童名单,并在网上发表《 公民独立调查报告 》而闻名,亦因此触怒四川当局,而民众则称他是“四川好人”。
要写出中国严重恶化的环境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这幅图画范围之广尽人皆知——令人无法容忍的空气污染、致病的水污染、大面积森林砍伐、正在蔓延的荒漠化、农田大量减少、生物种类多样性急剧减少。这是一幅没有希望的图画。但是,与这幅严峻图画对照的是,过去三十年里中国在减少贫困、延长寿命方面所取得的重大进展。在这种情况下,写文章报道中国突飞猛进地发展风能、太阳能等“清洁”技术、砸重金投资修建排污系统、建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在全国各地植树造林已成为时髦。这幅图画传递着希望。 理解中国环境问题之所以困难,缘于现实中绝望与希望并存的鲜明对比。所有污染都是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同步发生的。...
订阅 环境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