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New!
我希望在政治抗议的同时坚守法治原则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假如香港的法律制度遭到破坏,从中得到最大益处的是大权在握的北京政府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他们将更加肆无忌惮地将共产党在中国大陆藐视法律、为所欲为的那一套复制到香港。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政府正在不断地破坏香港的法治,从派遣特务越境绑架这样的下流伎俩,到公然宣布中英联合声明无效和违反基本法这样的胆大妄为,这些都说明了他们正是破坏香港法治的最大危险。
New!
何洁泓入狱前在社交媒体留言,说类似的案件陆续有来,担心入狱的友人、年轻人越来越多。她的担心绝不是过虑,政府及律政司秋后算账的行动还在继续,更多有抱负的年轻人将排队入狱。想到这里,市民特别是年轻人怎能不感到绝望!
New!
英国给香港留下来了一套好的法律和一个好的司法制度,在这个好的法律体系的长期作用下,香港的法官队伍的主流是公正的,是严格维护香港的法律的。在这种情况下,对香港法治的破坏,只会有利于无法无天的北京集权政府及其代理人,而不利于香港大众的根本利益。
New!
我从来认为,"政治讲妥协,法律讲是非"。对数以万计、百万计的大规模的和平抗议运动,一个坚守法治的政府,是不能施用暴力镇压的。政治解决,不是战争解决、不是司法解决,而是妥协解决。
就像你爱一个人一定会愿意为她付出代价一样——你爱香港,希望香港更好,你就会为了香港而坐牢。这些,我都不担心。但是,作为你的兄长,作为你的支持者,尤其是作为一个具有丰富的坐牢经验的前政治犯,我还是有些话想叮嘱你——希望你可以看到我的叮嘱。
关于港独,它既不是中共或梁振英,更不是美国、英国或西方的“阴谋”所人为造成,当然也不全是(并且主要不是)中共反对香港民主化的蛮横政策或梁振英政府执政不当的错误所意外触发,而是香港长期以来特殊的历史遭遇、政治地位和文化氛围在当前特定的政治社会条件下的特殊产物。
习中央应该懂得:“两制”高于“一国”。如果主权在党或主权在中央政府,那么,香港或自治的地方没有任何主权可言;但如果主权在民,并有高度自治的历史声明与法定承诺,那么,两制或遵守地方自治的政制,中央政府不得突破与改变。
邓小平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他提出的一国两制意味著他本人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怀疑和不信任,而习近平则是一个教条主义者,他反对任何对社会主义教条的不恭和挑战;二是大陆和香港的相对地位发生了变化,大陆认爲香港对于大陆已经不像当初那麽重要,而且他们也已经习惯了香港权贵们卑贱地阿谀奉承,因此认爲可以开始任意摆布香港。
回归20年,香港不但没有培养出认同国家的年轻一代,反而孳生了港独思潮,竟喊出香港要脱离中国,这是北京始料不及的。因此,纵使今年维园人数少了,北京也没有为此高兴。这种心情是尴尬的,矛盾的,也是真实的。
数以万计市民就像过去28年那样风雨不改,为了心中那一点民主自由之火,为了捍卫普世人权价值,也为了保住历史真相与记忆,一起走到维园,举起手上的烛光。清晰的向北京当权者及全世界表明,民主自由才是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争取民主是一代又一代人前仆后继的事,也是普世的斗争。

页面

订阅 香港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