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New!
与梁振英引入中共斗争政治、好勇斗狠而民怨沸腾相比,林郑不谈民主不谈港独、只谈经济只谈民生的策略更具欺骗性。所谓民生是最大政治只是中共帮闲文人所宣传的一套统治策略,连中共领导人也未敢如此自欺欺人。
New!
在香港终审法院对是否允许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和罗冠聪就其判刑提出上诉举行听证会的前一天,两名联合国专家敦促法院 “遵照香港所应承担的国际人权法的义务”来审理他们的案件。 “我们担心,如果他们的案件维持原判,将会扼杀不同意见的表达、抗议的权利和人权捍卫者的整体工作。” 专家们在一份声明中说,“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的权利保护人们,特别是那些分享不同意见的人。” 今年 8月,黄、罗和另一位民主活动人士周永康在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成功地要求复核三人的判刑后被改判为6-8个月的监禁。他们三人因在2014年抗议中的活动最初被判社区服务。香港律政司坚称刑罚过轻,向上訴法庭提出复核。...
New!
中国人权 翻译 ( 英文原文 ) 日内瓦(2017年11月6日)——一个联合国专家组敦促香港在11月7日开庭处理三名担任领导角色的民主活动人士就其刑事定罪提出的上诉许可申请时,履行其对人权的承诺。 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因在2014年香港支持民主的“占中”抗议活动中担任的领导角色于今年8月被判6-8个月不等的监禁。黄、罗后获准保释,等候上诉。 专家们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我们促请香港终审法院遵照香港所应承担的国际人权法的义务来审理黄、罗和周的案件。” “我们担心,如果他们的案件维持原判,将会扼杀不同意见的表达、抗议的权利和人权捍卫者的整体工作。” 他们补充说:“...
New!
年轻人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因为年轻人敏感。如果香港没有真普选,香港就没有光明的未来,年轻人就没有希望,中共这只庞大的红色恐龙,一步步渗入香港,挤压香港自由空间,年轻人们做的,并不是暴动,也不是颠覆,更不是革命,而是抗命,是抗争,是守护自己的自由空间。
如果人民都生活得很幸福,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谁会去反对统治者呢?谁会去分裂国家呢?人民起来反对统治者是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如果这最终导致了国家的分裂,那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与其让整个国家的人都在专制的迫害下生活,还不如让一部分地方的人分出去享受自由美好,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香港司法当局,不顾民意反对,起诉了十几位雨伞革命领袖,史称双学三子的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锒铛入狱,成为香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批政治犯。如果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挪威的无上荣耀。我也真的看见了殉道者刘晓波的灵魂在这叁个年轻人身上复活,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雨伞运动代表了一种历史的连贯性,并以更可持续的方式在发展。雨伞运动把幽灵释放出魔瓶。今后再也没有人,包括北京的强硬派可以还抱有幻想,认为对香港自治和原有生活方式的冒犯可以不遭到反抗。眼下,当局试图以关押和恐吓来报复示威者。但是,即使他们加剧镇压规模,最终仍将失败,因为这除了造就义士以外,他们将一无所获。所以,谁才是真正的失败的一方呢?
2017年9月28日:雨 伞运动,三年在继续 香港的民间团体纪念“雨伞运动”三周年;该运动呼吁实行真普选并结束中国大陆当局对香港的政治干预。数万名参加运动的抗议者──在高峰期,估计有18万人——组成了在香港岛金钟区、政府办事处附近及九龙旺角的庞大的占领区。请到 中国人权 的 脸书页面 看更多的照片和视频。[ 跳到:10月1日游行 ] 2017年10月1日:“ 反威权”大游行 数万人冒着雨和酷热举行“反威权”大游行,并就8月对三名年轻民主活动人士的重新判决要求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下台。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街头发起了“反港独、反冷血、反伪学呐喊大会”,公开用血腥的语言威胁要对提出港独的人士“杀无赦”。正是北京政府,它处心积虑地通过梁振英、何君尧之流来激化香港社会的矛盾,以此浑水摸鱼,乘机彻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以便名正言顺地将那一套“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极权制度引进香港。
我希望在政治抗议的同时坚守法治原则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假如香港的法律制度遭到破坏,从中得到最大益处的是大权在握的北京政府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他们将更加肆无忌惮地将共产党在中国大陆藐视法律、为所欲为的那一套复制到香港。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政府正在不断地破坏香港的法治,从派遣特务越境绑架这样的下流伎俩,到公然宣布中英联合声明无效和违反基本法这样的胆大妄为,这些都说明了他们正是破坏香港法治的最大危险。

页面

订阅 香港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