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争鸣

New!
正因为以前不曾有过共产社会,所以不少人容易对共产社会想入非非;越是在共产主义没有兑现过的地方,共产主义越是显得有魅力;一旦兑现,共产主义便信誉扫地,寿终正寝。在20世纪,因为共产主义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所以它遭到了彻底的失败。在这层意义上我们确实可以说,共产主义是被它自己打倒的,而且也只能被自己打倒。
New!
习近平掌权之际,全面的腐败已经对党专政本身构成威胁。他一面铁腕反腐败,在选择性地打击腐败势力的同时,不懈地维护腐败之温床,维持国有体制的支配地位和红色权贵的垄断地位,一面复兴红色意识形态,压制公民社会,抑制民间反腐败的自发努力。具讽刺意味的是,习近平反腐败的铁腕难以阻止他领导的这个专政党本身蜕变和腐烂的趋向。
New!
本文试图说明,非暴力抗争比暴力革命不仅在道义上更正当,成功率更高,代价更小,效果更好,而且,与民主运动的性质更为相宜,更有利于克服中国式改朝换代的暴力政治传统,有更多的当代资源——国内的与国际的——可供运用。
非暴力抗争的理念在中国人中引发的争论,几乎从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刘晓波代表的非暴力抗争主张,在政府的政治暴力与网络革命党日趋严重的暴力倾向这双重煎熬下,进入奄奄一息之境。刘晓波及其爱妻刘霞的悲剧人生,更成了主张暴力革命者用来反证非暴力抗争路线失败的例证。
眼看着邓小平的党内和解对付老百姓的政治不成功,习近平又回到了毛泽东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路线中去了。他认为把资本主义经济和法西斯政治结合起来,就可以走出一条新的路子来,就可以得意洋洋地称之为习近平思想了。这可真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乌鸦。
如果人民都生活得很幸福,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谁会去反对统治者呢?谁会去分裂国家呢?人民起来反对统治者是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如果这最终导致了国家的分裂,那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与其让整个国家的人都在专制的迫害下生活,还不如让一部分地方的人分出去享受自由美好,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人生而自由却身陷奴役。暴政凭借暴力强制、教育宣传、利益收买,使人丧失他的自由本性,甘愿为奴,以至不再知道自己的生活正处于被奴役的状态。在拉波哀西看来,自由是人与生具有的,这完全不需争论。这是因为这个权利是人之为人的特性,它来自自然法的规定。
为什么最不人民、最不民主的共产国家,偏偏却最热衷于在自己的国名里写上“人民”、写上“民主”呢?为什么共产专制国家却偏偏要自称“民主阵营”呢?这就要归结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如今这套意识形态早已彻底破产。尽管到目前为止,中共当局还在继续标榜这套意识形态,但是它早已成为“皇帝的新衣”。
所谓湖南农民运动,是武汉时期所谓工人运动,暴民时代这潘多拉盒子一经知识阶级亲手打开,就不可能再关得上。底层为主力的痞子运动的登场,也就不可逆转。胡适所最担忧的“更残忍更残酷的社会”,很快成了现实。最终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底层暴力最终胜出。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春夏秋冬。冬天会燃起火种,这个火种跟春天有关,或者跟文明有关,但却暂时看不到方向和结果。即使在冬天还是有希望,还是有温暖的东西,“善”的种子能够得到保护就会真正成长为参天大树。这就是今天启蒙的意义。

页面

订阅 思想争鸣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