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为了人权与民主的理想,刘晓波被迫放弃了他的专业,被迫牺牲了他的自由,现在,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牺牲。我们必须为死于中共政权之手的刘晓波寻求正义,必须把刘晓波的精神遗产传递给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绝对禁止对人施以酷刑以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手段,或许是在人类历史上取得的最根本的成就”,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尼尔斯·梅尔泽(Nils Melzer)表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任何对这种做法的宽容或默许,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社会向完全任意性和残暴倾斜,这将会是整个人类的耻辱。”
同性婚姻释宪案不仅彰显了台湾蓬勃发展的法治、民主和人权,更突显了两岸间的可悲差距。与台湾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大陆的压迫正日趋严重。
权利不会自天而降,特别是在专制治下,如果我们后退一小步,那么权利就会失去一大部。酷刑关乎每一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关乎每一个人做人的尊严和自由的意志,所以,坚定地站在反对酷刑的行列,是做为一名人权捍卫者必须要面对的选择。
在四月六日至七日中美两个世界大国的领导人举行首脑会议前夕, 中国人权 敦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施压,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严重侵犯人权、诋毁法治和镇压民间社会的行为。 习近平政府试图回避中国人权问题,打着“主权平等”的旗号攻击其批评者,拒绝人权的普世性。特朗普政府必须坚定地把国际人权标准作为处理美中关系的核心原则。当中国声称自己为全球政治领袖,其无视本国人民的基本权利和尊严的行为已经产生了区域和全球性的影响,包括对美国经济和美国人民。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特朗普总统上台时承诺纠正美国严重的对华贸易逆差和创造就业机会,他不应忽视这个事实:中国的‘竞争优势’...
(2017年3月15日发表,中文由 中国人权 翻译) 主席先生: 本声明由 国际人权联盟 与联盟成员 “ 中国人权 ” 组织一起发表。中国政府继续对维权人士和律师采取抹黑宣传、强迫失踪和认罪、延长审前拘留、酷刑等手段。它还试图根据新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限制国际社会对中国独立民间社会团体的支持。 中国政府还以“国家安全”为名,正在进一步收紧对互联网上和网下言论的控制,而且继续从文化、宗教和政治方面加剧对其少数民族、特别是对藏族和维吾尔族人民的压制。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必须坚定地支持国际人权标准,抵制中国竭力使其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权”说辞合法化的企图。
我们必须尽我们的全部能力行动。在我们单独的行动不够的地方,我们必须敲响警钟。我们必须支持每个人的权利,包括她或他批评当局的权利。马丁∙恩纳尔斯奖是为全世界的人权捍卫者和民间社会行动者进行宣传的强有力的榜样。它提醒我们,虽然我们谁也不能单独拯救世界,但我们所有人在一起能够服务于世界,在一起我们就有影响。
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今日在北京发表声明。声明中说:虽然中国近年来在减缓赤贫方面取得“非凡的”成绩,但取得进步的同时,也存在“严重不平等现象”,“十分薄弱的……承认经济和社会权利的立法框架”,以及“一场精心设计的在法律秩序的名义下进行的钳制运动……显著减少了寻求补救或通过任何法律或行政机制疏导压力的选择”。 这项声明是奥尔斯顿在对中国为期9天(8月15日—23日)的访问结束后发表的。这是他对中国的首次正式访问,旨在评估中国政府在消除贫困方面的效果以及“ 这些努力是如何依照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的 ”。 奥尔斯顿强调, 如果各国政府不把经济和社会权利视作 人权 ,...
国际人权问题具有普世性和不可分割性,相互交织、相互依赖并相辅相成。它所代表的核心普世价值应该成为我们设定目标的出发点和审视问责的归结点。
郭飞雄行将再转入监狱,探望后的姐姐传出他的心愿:“入狱后要求有书看,不下跪,不被强迫劳动,不被打”。还说若再被酷刑折磨则自己绝食,也要求妻子“带一对儿女到联合国门口绝食”。并说曾在“2007年,郭飞雄刚进梅州监狱的时候,狱警让他抱头下蹲,他不接受,狱警就指使另一名在押人员打郭飞雄,从楼梯上踢到楼下,打得飞雄满地滚,直到在场200多在押人员发出嘘声,才有管理人员出面,说不要弄出人命来,打手才住手”。 一个对国家和民族充满了积极美好期望的无罪的读书人,被这黑暗的时代投入监狱,这本身就是在戕害天良人理,更复入狱后逼迫他下跪,强迫劳动,进行野蛮殴打。 飞雄是有过牢狱及酷刑经历的。...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