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联网

我是徐琳,中国大陆异议作家、诗人、歌曲创作人、建筑高级工程师。2015年12月1­7日早上七点多,我送小孩上学后回家的路上,被一名穿制服的警察和多名国保拦截带到广­州市南沙区东涌镇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抢走了我的手机,我骂他们是土匪。之后他们拿­来传唤证要我签字,我要求给我一份,他们先是推脱,在我一再坚持下,他们才给了我一份­。传唤的罪名是寻衅滋事,理由是我在网上发表的《大撒币之歌》、“推翻共产党的软件”­、《可爱又可敬的韩良老伯》等帖子以及我创作的多首歌曲。对他们的问话我一概不予回答­。问话结束后他们仍然不让我走,那名警察说他们派出所很烦我,说治安队的人扬言要找人­打断我的腿,...
独立径(上) “舜!猜猜我现在在哪里?”这是我妈的“远洋”电话接通后迫不及待爆出的第一句话。可以听得出当时我妈是多么地兴奋。但当时我还没有察觉到我妈已经身处外国了,加上当时网上刚流行很多类似Skype的网络电话服务,我也经常用这些服务来和我的同学开玩笑,所以我想都没有想就回了一句“肯定在广州!这些小把戏是骗不了我的。”但我妈这次真的是自信满满地跟我说“我真的已经到了外国啦!不过,这是什么国家我还真不知道。现在妈有事情要忙,迟点再聊。”说到这里,电话就挂了。 “什么国家我还真不知道。”对于一个出国的人,应该清楚自己身处哪个国家吧。作为一个考虑周全的人应该在出国之前就有详细计划吧。不过按照我妈“...
舜,是中国传说历史中的人物,是五帝之一,也是我的名字。其实一开始父母给我的名字是“信”,一个日本电视剧“阿信的故事”里面的主角的名字——父母希望我可以像那个主角一样,遇到挫折不放弃,为人生目标独立奋斗;但由于“信”多用于女生,所以我爷爷就为我选了一个更有霸气的名字。 1990年出生在广州的我,处于一个经济与社会高速发展的年代。独生子女的我究竟成为一个小皇帝,还是像我父母希望的那样,为人生目标独立奋斗呢? 因为当时我爸是警察经常要出差,而且我妈也要去上班,所以我的幼儿园是“存托”,也就是夜晚不回家在幼儿园里过夜的幼儿园。其实我自己是很不愿意留在幼儿园过夜的,因为夜晚不能够见到爸妈。...
李承鹏 《你删除得了世界,删除不了尊严》 一文可到转载此文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上阅读。 视频:李承鹏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书签售活动现场遭人扔菜刀。转自土豆网
时至2009年年初,中国官方已经摸索出一套完整的互联网内容监管机制,对外用“长城防火墙”(GFW)拦截中国境外网站的“不良信息”,对内利用政府工作人员的直接审查和互联网运营商的间接审查相结合的机制控制境内网站的“不良信息”。 1 中国互联网新闻网站、论坛及博客等网站内容已经完全受控。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丽贝卡麦康瑞 1月12日,谷歌以一则引人注目的声明震惊了世界——在恶意的网络攻击发生后,它正重新考虑在中国经营的问题,而且公司不愿意继续在中国对其2006年1月上线的搜索引擎Google.cn进行过滤。3月22日,谷歌将google.cn重新定向到位於中国香港的Google.com.hk,为中国大陆的网民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此文首先阐述了谷歌做出这一决定的背景,概述了中国政府控制网络言论的各种策略,然后介绍了一些中国公民是怎样规避和反抗这些策略的内容。
2010年3月24日 1 由中国人权翻译 有关中国的最新情况 让我们从谷歌在中国的最新情况开始。 2006年1月,我们启动了在中国的搜索引擎“谷歌中国”网站(Google.cn)。我们是基於这样的信念,即让中国人民获得更多的信息和一个更开放的互联网所带来的好处比我们因同意审查一些搜索结果带来的不愉快更重要。虽然我们面对挑战,尤其是在过去一年到一年半时间里,但我们也取得了一些成功。 在中国,谷歌已成为第二受欢迎的搜索引擎,仅次於百度,而我们是第一个让 用户 了解根据中国法律其搜索结果已被过滤的搜索引擎。我们的地图、手机和翻译服务的使 用率快速增长。从商业观点看,...
由中国人权整理 101 (101 错误, HTTP 101): 一个标准的错误消息,表示浏览器与服务器无法通信。 403 (403禁止访问): 一个标准的错误信息,表示服务器不允许用户访问请求的资源。 404 (404 错误, HTTP 404): 一个标准的错误消息,表示浏览器能够与服务器通信,但找不到网址所指的文件。反审查软件 (俗: 翻墙软件): 任何可以绕过过滤或其他审查方法的软件。频宽: 在给定的一个时段可用以数据传递的资源。 软件后门 : 利用计算机远程访问但绕过正常的身份验证或管理控制而获取受限制信息、同时不被用户发现的一种方法。一个软件后门可能是一个在目标计算机上的独立程序(...

页面

订阅 互联网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