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New!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 4月的一晚,贺卫方在西北政法大学上了一节课。他是当之无愧的明星教授,闻讯而来的学生使得教室“爆棚”。演讲完,热烈的掌声中,主持人、也是他的博士生谌洪果副教授在激动之余,说了句:“我想,这个时代,贺卫方、韩寒这些人,真他妈的有个性!”瞬间,台下学生笑成一片。作家狄马玩笑点评说:“欺师灭祖,莫此为甚。”当然,贺卫方不这么认为,他欣赏这位不久前写了《我为什么不参评教授》一文的学生。师生之间在自由精神上的一脉相承,被许多法律学人艳羡。 52岁的贺卫方,无疑是当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法学家。多年来,在学术研究之外,他倾注大量心血于法治理念的传播,不遗余力投书传媒,在各地巡回演讲,...
New!
当下之中国,已经处于毛泽东去世之后政治控制最无法律制约的时期,也是思想压制最不择手段的时期。由于习近平和毛泽东在个人学识、政治经历、所处时代和国际环境等方面的不同,习近平今天不可能、以后也永远不会达到毛泽东生前的那种政治影响力。
官方媒体经常在警告律师,不要试图通过舆论影响司法,我搞不明白,为什么官方媒体这样可以大肆宣传一个刚刚开始侦查的刑事案件,而且,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有义务收集罪轻和无罪的证据。万一侦查之后收集到的证据证明被告人无罪呢?万一辩方提供的证据证明嫌疑人无罪呢?央视如何下台呢?如何给这些被央视诋毁的人恢复名誉呢?
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致信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第五次要求会见江天勇;此前,陈进学律师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覃臣寿共8次要求会见江天勇,该局都以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该局还向律师转交了一份署名为江天勇的解聘陈进学、覃臣寿律师的声明。陈进学律师认为,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不允许律师会见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师,按照《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律师也可以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 律师会见江天勇要求书 要求人: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亲收到你局的通知书,...
就《国家监察法(草案)》正式进入立法审议程序,一批大陆律师、法学博士、学者联名致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提出他们担忧该法的立法将使中国的“法治原则面临危机”、“人权保障原则遭遇严峻挑战”、“平等原则受到损害”、“正当程序或被抛弃”,并提出四点立法建议,包括引入律师介入机制、引入“听证”机制、引入法律监督机制、引入诉讼机制等,以防止刑讯逼供、权力滥用及进行法律监督、接受司法审查。 关于《国家监察法(草案)》立法的四点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 获悉《国家监察法(草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第二次全会)在6月23日下午进行了首次审议,反腐败这项关乎依法治国、...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鉴于2017年张军任职司法部部长以来,各地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采取约谈、威胁、恐吓、不给律师盖年审备案章、扣押律师执业证等方式对付那些拥有正义感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公然破坏中国法治,余文生律师特建议最高检察院依法调查张军是否具有滥用职权的行为及责任。余文生律师在建议函中列举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律师受到打压的10个案例。 刑事调查建议函 调查建议人:余文生,1967年11月11日出生,北京市人,律师,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107室。 被建议调查人:张军,司法部部长。 调查事项:滥用职权 事实和理由: 2017年自张军任职司法部部长以来,全国各地司法行政机关继续采取对律师群体高压管控,...
余文生律师向北京市检察院发出刑事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长苗林等人利用年审换证滥用职权打压律师的责任。控告状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担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后,继续打压人权律师;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师进入非法年审(年度考核)月后,苗林及属下更是利用官权配合中国各级公检法看守所等强权单位,不给一些律师事务所年审、不给一些律师盖年审备案章,以限制律师正常执业;余文生的律师执业证被以换发新律师执业证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师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关押的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 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政达路2号CRD银座712室,...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