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制度

New!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New!
尽管全球正义力量千呼万唤,共产党邪恶势力恪守愚蠢及暴虐人权罪恶的气焰未有丝毫消减。709事件的两个核心人物的命运尚在不卜中,全璋律师生死不明,屠夫先生仍被黑暗势力野蛮囚禁中。而作为709历史事件一部分的江天勇律师最近又被反动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709反人类暴行肆虐下去的邪恶意志昭然。
New!
之所以没有律师就没有宪政,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能想象民法可以没有民法律师就能得到实施吗?刑法是否能没有律师而得到实施呢?如果一般的法没有律师就得不到实施,也就是说有法律而无法治,那么宪法为什么会例外呢?没有律师,宪法也同样得不到实施。
New!
我们的目标是为了建立一套能够有效约束权力的宪政制度,我们所有行为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权力,而是为了约束权力。我们的道路不是革命、暴力和阴谋,而是公民参与、民主与法治。我们的行为方式不是激情冲动,而是理性、坚韧和建设性。我们相信,这样纯粹而一致的思想和行为一定能结出美好的果实,一定能实现政治文明的理想。
New!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有千千万万,可悲剧的制造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共产党的政府。前几天我看到中国著名人权律师谢阳夫人不堪当局的野蛮迫害而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偷渡至泰国的消息,心里感到一种刺痛。作为曾经的偷渡逃亡人,我明白这样的家庭会经历怎样的人间悲惨经验……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于2015年10月5日在浦东机场被限制出境,边检警察称因其“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据说是与709律师案有关。今年2月20日冯正虎再次获得日本签证,准备去日本探亲旅游,购买了3月3日赴日的往返飞机票。这次,他事先通知上海市公安局国保警察,但他们也不清楚冯正虎是否能出国,因2015年10月5日被限制出境的禁令来自北京;他们提议冯正虎改期,避免在敏感日子(两会期间)发生限制出境的尴尬事件,冯正虎接受建议,将赴日日期改为5月15日。在时隔一年半后,不知限制其出境的禁令是否已撤销,特此,冯正虎于4月16日向中国公安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公开其被限制出境的期限(...
包括法学教授张千帆、经济学家茅于轼、学者艾晓明、艺术家栗宪庭等在内的75名知识界人士发起公开联署,要求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周强辞职。周强在1月14日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要求各级法院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要旗帜鲜明,敢于亮剑。联署信表示,“司法独立”作为法治文明的基石,早已为人类接受,是人类共同财富,并写进一些国际公约,中国政府也已签署这些公约。周强以首席大法官身份挑战人类共识,动员整个法院系统亮剑,造成舆情大震荡,意识形态大混乱,由这样的人继续出任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是对中国法律和法治进程的讽刺,让公众丧失对法治的信心。...
中国立法机构今天通过《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这部法律草案的二审稿去年4月公布后引起广泛的关注,国际社会各界担忧它可能会削弱境外组织在推动中国正在日益成长的公民社会所起的作用和贡献。新颁布的这个法律,继续保留了草案的所有结构、意识形态和国际法问题外,还区分了“有利于”和“危害”中国的活动,前者如:在教育、卫生、文化和自然科学项目上的合作(第 3条、第 53条);后者如:危害中国的国家统一、安全和民族团结,损害中国的社会公共利益(第5条)。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郭林茂在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些“有利”的活动将会“排除在外”,但没有明确“排除在外”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些被认为是“...
  • Wang Quanzhang
2015年6月18日,王全章、石伏龙、陈智勇三位律师在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出庭辩护时依法履行辩护职责,但其发言不仅无数次遭合议庭打断,王全章律师还被宣布驱逐出庭,并被拖出法庭遭殴打致伤,同时另外两名律师被十几个法警扣押在法庭内,全身物品遭搜索检查。之后,王全章和石伏龙被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随身物品被非法扣押,至次日凌晨2时许两人才走出派出所。 关于三律师被山东聊城东昌府法院法警殴打又被公安非法扣押物品的情况说明 王全章、石伏龙、陈智勇 2015年6月18日,我们三位律师王全章、石伏龙、陈智勇在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法院出庭辩护,庭审中,辩护人依法提出回避、证人出庭作证、排除非法证据等申请,...
38名律师联署发表“中国律师不参加违法年度检查考核声明”,要求废除律师年检制度。该联署活动由北京律师程海率先发起——去年程海被当局违法停止律师执业一年,目前正在诉讼中。声明指出,司法部有关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强制进行的年度检查考核和备案盖章的规定,不仅违法,而且耗费大量的时间、人力和财力,甚至成为打压和非法限制律师承办所谓的“敏感案件”的工具。律师们在声明中说,从今年开始,他们将只按照律师法的规定参加由律师事务所组织的年度考核,不再参加司法行政机关组织的违法年度检查考核。

页面

订阅 法律制度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