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律天地

New!
中共以人大立法的形式给中纪委和地方纪委以“合署办公”的名义挂上国家和地方监察委的招牌之后,过去中纪委和地方各级纪委最被诟病的所谓“双规”措施即可以换成“留置”的说法,“覆盖”王歧山所说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
New!
一手抓伸冤,一手抓生产,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体面的生活,带动大家乐观的生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下岗后的理念。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我们应当证明,律师业务之外,我们能养活自己以及老婆孩子以及孝顺爹娘。
New!
3月20日,江西赣州南康杀人案嫌疑人明经国的律师郭莲辉和刘文华前往南康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遭拒绝;明经国的儿子被监控。3月17日,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樟坊村卓姓乡官带队,到村民明经国家进行暴力强拆时,遭60多岁老人明经国袭击致死;次日,明经国被拘留。 江西赣州南康杀人嫌疑人明经国被拘留 (江西维权人士)宋宁生 2017,3月20日。南康之行情况通报〈一〉昨天见到江西赣州南康杀人案嫌疑人明经国的儿子明帮伟俩兄弟,了解到一些情况,首先事发当天,以卓某为首的当地政府官员,出动了挖机对明经国的私宅进行了强拆,(明经国家从未收到过类似会强拆的通知,也未与这帮人签定任何拆迁协议)从而遭到明经国的阻止,...
New!
湖南省检察院检察官杨忠平在央视《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调查》的报道中,称西方媒体报道的谢阳遭酷刑的内容不属实,央视还显示了检察院所做的《关于谢阳及其辩护人反映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和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虐待等问题的调查报告》。为此,作为谢阳的代理律师和制作、传出内有谢阳遭遇酷刑内容的《会见谢阳笔录》的陈建刚律师,要求检察院将此调查报告送达谢阳的两位辩护律师,并就谢阳是否被酷刑事项重新展开调查——此调查小组人员应由湖南省检察院、谢阳的家属、谢阳的辩护律师及“西方媒体”代表组成。陈建刚律师的八项要求还包括对调查、询问过程全程录音录像并公开播放;对众多谢阳提到对他实施酷刑的侦查人员和涉嫌渎职...
New!
“709”被捕律师谢阳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被告知“48小时内答复你”;而48小时过去了,看守所不但没有安排刘律师会见谢阳,也没有收到该所所长“48小时内答复”的承诺。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见律师,12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扰乱法庭秩序”两项罪名起诉。 关于这三天到长沙会见谢阳情况通报 鉴于多位关心谢阳的朋友给我来电询问会见谢阳的情况,因不能一一作答,为此在关注谢阳的朋友群里一并告知: 我于2017年2月27日到达长沙,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此情况,...
New!
去年11月21日被拘留并一直不得会见律师和家人的北京人权律师江天勇,却被报道接受了《环球时报》的采访,就此,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和覃臣寿发表声明,指出当局以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违反了国际通行做法和联合国的有关公约,而让与案件无关人员即记者优先于律师、家属会见当事人,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典型的滥用公权行为。声明分析认为谢阳、江天勇都受到虐待甚或酷刑,并指出所谓的“调查组”及对谢阳被酷刑、虐待的指控所做的“调查报告”不符合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所规定的酷刑调查的原则、程序、人员要求。两位律师将对长沙市公安局和《环球时报》的违法行为采取法律行动,...
New!
陈建刚律师在这段30多分钟的视频中,讲述了他几次会见谢阳及制作《 会见谢阳笔录 》的过程,称对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他严厉谴责《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并要求检察院、中央电视台等有关部门拿出证据与他公开对质。陈建刚律师说,留下这段视频,是请大家记得,如果将来哪天他失去自由、对外说笔录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谢阳那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儿女相威胁,否则他不会屈服。
New!
为了能够和你早日团聚,我每天都在祈祷709案早日结束,祈祷律师朋友们都能够早日与家人团圆,祈祷我们大家都能够自由快乐的生活。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更相信有一天你会了无牵挂地与我们母女一起生活,过上我理想中的幸福日子。
New!
这三天当中我和谢阳都流了好多次泪水,也再次见证了一个邪恶的体制如何让人性泯灭的,见证了没有限制的公权力是如何制造惨无人道的罪孽的。晚上不能入眠的时候我常常回想那个场景,穿着囚服的谢阳,头发不整,胡茬子拉拉地,精神疲惫,双目无神,说到他担心自己被整死了而家人不知道他死在哪里,他在里面哭泣,我伸手握住他的手,我在外面哭泣。
New!
对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月14日的政治表态,我其实早就有话要说。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声,除了需将问题弄得更明白和通透之外,主要原因是我心存顾虑,觉得自己的看法会多少煞一下万炮轰周强的亮丽风景。

页面

订阅 法律天地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