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内来信

New!
非常感谢您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发生在2015年7月,持续到今天的中国709大案。此案以大批律师被强迫失踪开始,以剥夺被逮捕律师和公民合法辩护权和被逼自证其罪为特点,历经一年七个月,至今仍有四位律师(谢阳,江天勇,王全璋,李和平)一位公民(吴淦)被关押。尤其最近又爆出来这五位在押人士受酷刑的消息。
New!
世界已经进入了21世纪,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仅仅是因为要参加一位老人的寿庆,就遭到如此的对待,想必即使是在黑暗的中世纪也不会阻止给老人祝寿。当今,我们的“共和国”大量向国外输出“孔子学院”,向世人介绍中国的优良传统,可为什么却在国内要干这种破坏民风良俗的事呢?难道中国的传统文化已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倒适合外国的国情,中国的国情只适合接受外国的马列文化吗?
济南市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进行投票期间,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人大代表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连续多日被囚禁在家中,公安日夜值班监控。投票当日,孙教授不许出门,当局派人将投票箱“送”到其家中让其投票。而其所在大学的大学生们被叫到办公楼大厅,由党委书记训话后,在毫无隐私的情况下进行投票。
上海助选志愿者崔福芳、徐佩玲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在10月29日又一次遭到杨浦区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禁,个别警察还恶意将扣押的二部手机浸泡在水里毁坏。崔福芳、徐佩玲依法于12月6日用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呼格案、聂树斌案等等能被国内媒体公布的诸多错案(无法公布的何其之多,我、他、他们……),早已证明了一个事实:中国无法官、中国无法治,当今中国有的只是官权和犬儒!
我记得那时候和平跟我说,如果说将来众位律师当中能出一位大律师,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时候老江执业才五年。后来事实证明,从和平所里被逼出去的几位律师,都成了大律师(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许认为赚了大钱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师,我却认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师。
毒食品和空气、水源污染是国内媒体都公开过多次的,国际社会应该也早就知道的。如果不符合事实,首先就得追究媒体和相关部门的责任,何须让我闭口?我说话的功效能及得上国内媒体和广大民众的切身感受吗?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对于这些管选举的领导来说,或许是一个新问题,过去只有组织推荐,指定候选人,或者是借选民推荐的名义来包装一下组织指定的候选人,从未有过选民自由推荐的候选人吧?法律上有的权利,长期不用,也就废了,没有人知道如何使用。
冤假错案就是这样造成的,这位曾经担任过警官学校学生会主席的年轻人叶剑是无辜的。叶剑于2007年10月6日入狱,2009年 1月15日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周强终审枉判为无期徒刑,先在上海监狱,后转到新疆监狱,现在江西省豫章监狱服刑,改造了十年,仍是初心不改,永不认罪。

页面

订阅 国内来信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