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New!
“我觉得我有特别的责任为他们继续发声。”滕彪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这使他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人权问题上一个少不了的声音。他说:“维权运动的存留状态仍在塑造中国的政治,就像黑暗中不可阻挡的闪电。”
New!
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共极权政制通过击鼓传花方式加害或谋杀了宪政民主的和平精神象征。他们击鼓所传的花,当然是恶之花。用别人的鲜血,塗抹红色极权的冠冕。
New!
关于港独,它既不是中共或梁振英,更不是美国、英国或西方的“阴谋”所人为造成,当然也不全是(并且主要不是)中共反对香港民主化的蛮横政策或梁振英政府执政不当的错误所意外触发,而是香港长期以来特殊的历史遭遇、政治地位和文化氛围在当前特定的政治社会条件下的特殊产物。
New!
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刘霞夫妇的非法迫害,制造出强权压迫自由意志的悲剧,并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下,高强度表演其执法机关从上到下长期施行的丑恶“连坐”实践。但从西方媒体不分左右的反应来看,刘晓波已经令这个政权在社会价值方面的信用破产。
New!
转型的艰难在于专制的野蛮,野蛮的无底线让人人都有恐惧感,这很正常。但有一点我们笃信,当人人都心生恐惧时,制造恐惧的他们将比人人更恐惧。我们可以前赴后继在恐惧中输给他们千万次,但他们只能在万千恐惧中等待我们赢一次。
New!
从政治层面看,郭文贵的爆料让当局无法回避他们以为能回避的现实,特别是让当局不得不面对“以贪反贪、以黑反贪”的灾难性后果。从社会和思想层面看,郭文贵强调自己“农民儿子”的身份和视角,打破了中国文化和知识精英对塑造变革话语的垄断,为中国关于未来选择的辩论注入了语言和思想的活力。
New!
为什么中国转型会走进死路?因为威权的统治精英利益和人民大众利益从来是相违背的,当中可能有部分会重合,但更要问的问题是,中共为什么要改革?最终目标是要建立全面现代化的国家、建立仅经济现代化国家、还是建立一党政权永存的体制?威权体制已到了关键地步,不改革最终会失败,只是看失败是以什么方式出现。
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这是实至名归。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普京开了21世纪大国强人政治的先河。中国的习近平和美国的特朗普都是普京的崇拜者。但强人政治的问题是骑虎难下,没有退路,要保住权力,就要继续利用社会的恐惧、仇恨和不信任。现在,特朗普和习近平都面临如何保住权力的挑战,效法普京是他们共同面对的诱惑,他们也有很多机会来试一把。
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要维持中国的经济增长,需要很困难的改革,特别政治上的改革,但现在看不出中国政府会进行这样的改革。「危机综合症」有一个发展过程,一般而言危机的发展,就是10到15年。

页面

订阅 政治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