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New!
从2010年刘霞就告知监狱当局,晓波有肝病。七年当中,发生过什么?我们只知道刘霞遭遇日益沉重的压力,她的家人因她为晓波的呼吁而面临被罗织莫须有罪名遭判监的处境。在刘霞被迫妥协的年月里,晓波得到过诊断和治疗吗?如何直到晚期才被确诊?!
New!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New!
中国政治转型的推动力转向民间,这不是新鲜说法。中国的极权体制造就“痞子”。极权体制的推翻者是以正常社会不容的江湖心态和方式动员资源、组织力量和进行行动的活动家。社会不满情绪激进化是暴政的后果。但转型的风险却因此大大增加。抱怨江湖人物成为民间运动领袖,既于事无补也不正确。
2013年11月13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 王登朝 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贪污罪名,但贪污金额由原来的283万元减为80万元,妨害公务罪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在原一审判决中,王登朝被以贪污罪判处十三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以妨害公务罪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 王登朝的上诉律师 李静林 和 刘晓原 都认为对王的起诉是当局对其从事维权活动采取的报复行为。刘晓原表示:这是把“政治问题经济化”。 在今天的新浪微博上,发表了王登朝在狱中写的“ 道别信 ”,信中说:“那些享有特权的腐败分子们惧怕我们,他们对于那些敢于为人民的利益和权利发出声音的人非常的惧怕,所以,对这样一些勇敢的...
中国人权:中共十八大已经结束,你对此有什么评论? 高文谦:中共十八大折腾了大半年,现在总算是谢幕了,所有的人大概都松了一口气, 中国人权 的这个中国政局观察系列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如何来评价中共十八大,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是党国体制,党盘踞在整个社会之上,垄断掌控一切。十八大的结果,不仅事关中国未来的走向,而且对世界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是研究中共党史的,如何给十八大定位?我想,即便是从中共党史的角度来说,十八大在历史上的定位也将是非常负面的,可以与文革时期的中共九大有一比。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当政者又一次错失了机会,像九大一样逆历史潮流而动,...
严酷的考问 作爲八九运动的亲历者之一,六四大屠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一运动在我的内心深处并没有真正失败,即便在现实意义上失败了,也至多是悲壮的失败。相对于以实力暂时取胜的专制政权来说,八九运动在道义上具有长期优势,在我批评这一运动的时候,仍然怀有这样的坚信。
日益频繁的社会抗争事件,以及经济不景气,不仅使各地政府财政捉襟见肘,也使中国政府的维稳面临经费严重不足的境地。 “维稳”的庞大支出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由于中国各地政府对资源过度抽取,导致民间社会反抗直线上升,群体性事件逐年增长:2005年为8.7万起,2006年超过9万起 1 ,2008年为124,000起 2 ,2009年高达28万起 3 。 中国的社会反抗类型由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特点所决定。中国经济的增长依赖房地产与石油重化工业、矿产等资源性行业,社会抗争也就集中在这几大领域:第一大类型是土地维权,在城市里是住房拆迁,在农村里则是征用土地。第二大类型是环境维权,...
英文书名:《刘晓波、〈零八宪章〉和 中国政治改革的挑战》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十二)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在中共准备召开十八大进行权力交接之时,中国政治最高层正在发生什么?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试图揭开那个通常不透明的黑盒子。 12. 中南海出重手弃薄保党 2012年9月27日 中共高层在权衡、讨价还价半年多后,终于对薄熙来的问题定了性,指他在王立军事件和谷开来杀人案中滥用职权,并收受巨额贿赂,决定给他“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至此,在北京政坛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总算告一段落,为十八大的召开扫清了障碍。可以说,如果没有重大变局的话,薄熙来的余生大概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页面

订阅 政治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