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New!
2017年12月7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到广州越秀区看守所会见了被以“侮辱罪”逮捕的知名网友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张广红告诉律师,越秀警方指其曾在whatsapp群转发一帖,有侮辱习近平主席的内容,他不记得转发过该帖,且该帖似乎只有“穷兵黩武”这样的批评性言论,并无侮辱性言词。律师认为WhatsApp群系私密封闭空间,警方通过软件后门获取所谓罪证有违法取证、陷人入罪之嫌;即使警方指控的所谓犯罪事实证据确凿,也不过是公民正常行使言论自由权,与违法犯罪无涉。 张广红会见通报 隋牧青律师 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知名网友,多年来发帖批评时政,屡次因言获罪,曾两遭行政拘留,时常被骚扰、喝茶。...
New!
李柏光律师于2017年12月4日上午会见了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李昱函律师。李昱函告知李律师,她在看守所每天遭受折磨:别人一餐给两个馒头,她只给一个;重病发作不给药吃,要求叫医生,管教不理,还大骂叫她快点死;女牢头和女犯人折磨她,不给她温水,让她用冰冷的凉水洗澡,用各种人身攻击语言辱骂她,还把她买的蔬菜放在厕所地板上,故意在上面撒尿。 李昱函律师现年60岁,是709案被捕律师王宇的辩护人。2017年10月9日她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谈事为名诱捕,后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李昱函律师患有心律失常的阵发性快速房颤、冠心病、头外伤脑震荡(因维权被打造成的)...
习近平的全球野心由来已久。推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使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是习近平酝酿数年的思路。一党专制试图影响世界并领导世界,西方国家对此已经有所警惕。习近平的全球野心“正在路上”,它能否实施,能实施到什么程度,且让我们密切观察。
2017年9月的一天,贵州部分人权捍卫者围聚在贵阳希腊广场,就当今社会现状的根源,联系到“政治”话题和维权困境进行研讨和辩论。政治关乎社会整体,它存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无论我们是否喜欢,它都时时离不开也摆不脱。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在致十九大代表的公开信中说,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人权恶化、法治倒退、酷刑泛滥、冤狱横生,习近平执政五年来,不顺应历史潮流,开历史倒车,强化极权统治,已不适合继续留任;建议中共十九大罢免习近平,全面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建立建设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中国,还政于民。 建言中共十九大罢免习近平、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 ——余文生律师公开信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各位代表: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人权恶化、法治倒退、酷刑泛滥、冤狱横生。中共当局言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实际中国无自由、无民主、无平等、无法治,有的是权贵当道、贪腐横行。 2013年中共当局镇压“...
2017年9月28日:雨 伞运动,三年在继续 香港的民间团体纪念“雨伞运动”三周年;该运动呼吁实行真普选并结束中国大陆当局对香港的政治干预。数万名参加运动的抗议者──在高峰期,估计有18万人——组成了在香港岛金钟区、政府办事处附近及九龙旺角的庞大的占领区。请到 中国人权 的 脸书页面 看更多的照片和视频。[ 跳到:10月1日游行 ] 2017年10月1日:“ 反威权”大游行 数万人冒着雨和酷热举行“反威权”大游行,并就8月对三名年轻民主活动人士的重新判决要求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下台。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 4月的一晚,贺卫方在西北政法大学上了一节课。他是当之无愧的明星教授,闻讯而来的学生使得教室“爆棚”。演讲完,热烈的掌声中,主持人、也是他的博士生谌洪果副教授在激动之余,说了句:“我想,这个时代,贺卫方、韩寒这些人,真他妈的有个性!”瞬间,台下学生笑成一片。作家狄马玩笑点评说:“欺师灭祖,莫此为甚。”当然,贺卫方不这么认为,他欣赏这位不久前写了《我为什么不参评教授》一文的学生。师生之间在自由精神上的一脉相承,被许多法律学人艳羡。 52岁的贺卫方,无疑是当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法学家。多年来,在学术研究之外,他倾注大量心血于法治理念的传播,不遗余力投书传媒,在各地巡回演讲,...
官方媒体经常在警告律师,不要试图通过舆论影响司法,我搞不明白,为什么官方媒体这样可以大肆宣传一个刚刚开始侦查的刑事案件,而且,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有义务收集罪轻和无罪的证据。万一侦查之后收集到的证据证明被告人无罪呢?万一辩方提供的证据证明嫌疑人无罪呢?央视如何下台呢?如何给这些被央视诋毁的人恢复名誉呢?
英国给香港留下来了一套好的法律和一个好的司法制度,在这个好的法律体系的长期作用下,香港的法官队伍的主流是公正的,是严格维护香港的法律的。在这种情况下,对香港法治的破坏,只会有利于无法无天的北京集权政府及其代理人,而不利于香港大众的根本利益。
“也许将来,许多年之后,当我们回头看谢燕益等律师的牺牲,我们会发现那是值得的。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推动了中国人权的发展,暴露出政府的法治是虚假的。”他从书桌前站起来,背对着我。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俩了。“但是谁会记住他的名字呢?”

页面

订阅 法治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