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家秘密

New!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 黄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诉,目前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绵阳市检察院此前已将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补充侦查。黄琦的律师一直未被允许阅卷。 据报道,黄琦罹患多种疾病,除了“新月体性肾小球肾炎”这一不治之症外,还有脑积水、肺气肿、肝囊肿等。其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均被当局拒绝。 11月3日,黄琦的代理律师之一 李静林 前往看守所会见了黄琦。黄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监室的警察杨茂荣暗中唆使同监室人员打的。他还告诉李律师,...
New!
已经三个月没有会见黄琦了。本来打算待阅完案卷材料之后去会见黄琦的,结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终等不到能够阅卷的一天。我相信绵阳市检察院是找的借口不让我阅卷,因为与四川省检察院一起审定案件,由于四川省检察院不是办案单位,而是上级单位,下级对上级,只需要就疑难复杂的问题进行请示,凭常识那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而从2017年9月下旬与绵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约定阅卷时间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省检察院还没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绵阳,这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办法戳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迫使检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给我查阅复制。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决定给不给我阅卷,...
2017年11月6日上午,隋牧青律师在黄琦的母亲及三位“六四天网”义工陪同下前往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他们到达时,黄琦正被提审,投诉其遭殴打一事。在等待会见时,隋律师约见了当值的副所长,要求对黄琦遭殴打之事尽速做出处理。隋律师在会见黄琦时,查看了他的伤情,其腿部淤青尚未完全消散。此前黄琦因误信错误信息而解聘了隋律师,在隋律师转述黄妈妈及亲友坚决要求他留任辩护律师的嘱托后,黄琦即刻书面委托他继续为其辩护。当日下午,在他们一行驱车赶赴成都美领馆通报黄琦境况的途中,在检查站约有七八个警察,四个全副武装的巡警端着冲锋枪,对他们进行了细致检查并非法限制他们人身自由1个小时。...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的辩护律师隋牧青在约定好的阅卷时间前一天,被检察院通知说由于承办检察官出差而取消阅卷。鉴于此次与上次非法拒绝律师阅卷的理由一样,隋律师回复说,他不接受绵阳市检察院再次变相拒绝律师阅卷的非法行径;检方负有无条件为律师阅卷提供便利的法定义务,若检方确有困难,应明确辩护律师到底何时方便阅卷。 黄琦于2016年12月被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目前案件处于审查起诉阶段。 黄琦案最新情况说明 隋牧青律师 2017年10月11日下午约五时许接四川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员电话,称之前与李静林律师约定本月十二号(明天)阅卷(黄琦案),现接领导指示:黄琦案系省检督办案件,...
遭当局以涉嫌“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其84岁老母蒲文清发表公开信,再次呼吁政府从人道主义出发,允许黄琦保外就医。黄琦患有多种疾病,包括脑积水、脑萎缩、肺气肿、肾囊肿、肝囊肿等,上月28日律师首度会见黄琦时,发现黄琦手足、脸部浮肿。黄琦在看守所每日被强迫站立值班4小时,蒲文清担心这样持续下去,重病缠身的儿子会像刘晓波一样病死在狱中。 黄琦母亲蒲文清的公开信 我是黄琦母亲今年84岁,我儿子黄琦于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强行带走,于2016年12月16日逮捕,涉嫌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现已被羁押249天。...
通常来说,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保密为例外。国家秘密只能成为免予信息公开的例外情形。因为信息一旦冠以“国家秘密”,可以阻却公众的知情权,也让“不当”获取或传播者,陷入被法律否定评价的危险。在阴影里形成的不当的“国家秘密”,让人担忧,它们会在晦暗的角落里限制公众权利,提出钳制思想的举措。更让那些愤而反抗的民众,陷入因泄“密”被追诉刑责的境地。
2014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制定的一套旨在应对新闻从业人员在采集新闻及其他相关职务行为中“滥用”信息现象的新规定正式生效。( 中国人权 的英文翻译如下。) 这一规定是由主管新闻出版工作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的,其中条款不仅针对于新闻采编人员,而且对提供技术支持的其他新闻从业人员也同样适用。这套管理办法是为保护含有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及“未公开披露的信息”等而专门制定的。 《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提出了以下要求: 新闻单位应健全 “保密制度” 以防止泄露国家机密,包括明确知悉范围和保密期限、妥善处理国家秘密载体、和禁止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或私人交往中传递国家秘密;...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将于3 月 1 日开始生效。 该条例于2月2日首次公布,新华社称它将进一步“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然而,把该条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 2010 年修订 )放在一起辨读,它对国家机密定义的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和过于宽泛,与以往没有任何变化;处于国家机密系统核心的信息控制政策也没有任何松动。 相反,修订的保密法和实施条例专门针对中国迅猛发展的互联网和数字平台采取措施: 扩大国家秘密保护的范围,涵盖所有的公共信息网络,如互联网、 传统媒体和全部领域(硬件、 软件、 服务提供商等), 并对广大的参与者规定了明确的责任和义务。...
订阅 国家秘密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