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颠覆国家政权

New!
我并没有亲自与天水先生打过交道,2005年他入狱之前,曾有朋友建议我前往南京拜访他,他们告诉我:“杨天水是一生必见之人。”那年12月25日那天夜晚,我走在川南小城长宁的街道上,电话那头传来朋友哽咽的声音:“小戎,天水被捕了……”
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1日凌晨,江天勇的妻子对外发布江律师失踪的消息,之前,江律师乘坐高铁准备返回北京。在他失踪前最后发给他亲友的资讯是:在11月21日晚间从长沙南站乘高铁返回北京,正点抵达时间为11月22日早晨6点30分。江天勇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
他死了,这又能改变什么 阳光明亮,阿尔卑斯山巅的残雪在远方 如闪烁的鱼鳞,他的骨灰被抛向闪烁的大海 如鱼鳞,我们对他的追忆 也鱼鳞般渐行渐远么? 这又能改变什么,他死了 He died, and what can it change In bright sunshine, the distant remnant snow at the summit of the Alps Flickers like fish scales. His ashes tossed into the flashing sea Like fish scales. Will our memories of him...
江苏异议人士杨天水2005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徒刑,在刑满之际因查出脑瘤被保外就医。当局不允许杨天水出国就医,而在国内30万元的治疗费用其家庭无力承担,友人呼吁各路朋友提供捐助,以使杨天水获得救治。 杨天水急需援助 友人 2017年8月16日 杨天水,1961年出生,本名杨同彦,江苏省泗阳县人,曾任职江苏省社科院,知名异见作家,独立笔会成员,八九民主运动亲历者,中国民主党发起人之一。 曾因参与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于1990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重判10年,剥权4年,2000年5月出狱后,继续投身于民主事业,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2005年12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陈进学和张磊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现在不能确认陈律师、张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并且会见需办案单位同意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张磊律师要求看守所转交给江天勇的信;信中说,如果两周之内没有收到复信,他将控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关机构侵犯他们之间的通信权利。 此前家人聘请的两位律师为陈进学和覃臣寿;覃臣寿律师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检中设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进展:律师会见被拒绝,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称江天勇已委托两位律师 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张磊律师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江天勇,...
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致信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第五次要求会见江天勇;此前,陈进学律师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覃臣寿共8次要求会见江天勇,该局都以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该局还向律师转交了一份署名为江天勇的解聘陈进学、覃臣寿律师的声明。陈进学律师认为,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不允许律师会见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师,按照《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律师也可以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 律师会见江天勇要求书 要求人: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亲收到你局的通知书,...
在这个时代,这个既是最耀人眼目也是最黑暗的时代,这个既是最甜蜜欢乐也是最悲惨痛心的时代,有人燃烧自己的心血与生命,高举起真理的火炬,虽死不悔。这样的人,值得人们永远敬佩,直到世世代代。
真正意义的“颠覆国家政权”是指组织、策划、实施或煽动暴力推翻政府,而不是通过各种方式的言论批评政府,不论这种批评多么激烈或令人难堪。以此标准衡量,“屠夫”不是“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而是积极践行权利、守护宪法、监督政府的模范公民。
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共极权政制通过击鼓传花方式加害或谋杀了宪政民主的和平精神象征。他们击鼓所传的花,当然是恶之花。用别人的鲜血,塗抹红色极权的冠冕。

页面

订阅 颠覆国家政权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