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妇女

更叫人刮目相看的是,在进入教书和著述生涯最好年华的时节,她敏锐感知良知和时代的召唤,用“知行合一”、“道成肉身”的生命,践行“冲出书斋,走向田野”的承担和信念。她以“公民记者”的身份,积极参与了“孙志刚案”、“黄静案”等险象环生的社会大事件,用她的忠诚与执着、泪水与汗水,用她肩上的摄像机,向公众和历史奉献出《天堂花园》、《中原纪事》等等蕴含着独立人格、独到眼光、深沉良知、深邃思考的真与爱的人文纪录;其中遭受许多挫折、耗费巨大心力的《夹边沟祭事》,更是一部“配得上我们遭受的苦难”的卓尔不群的纪念碑式的大作品。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2016年3月底,“女权行动派更好吃”的主页君张累累运营的新浪微博账号被销号,新浪的封停帐号理由是“此微博出现发布有害信息等违规行为”。张累累的这个新帐号今年以来只是转发和发送了几条提倡妇女权益的微博,“难道平时积极宣传性别平等的理念被新浪认定为有害信息了?”她需要更多解释。为此她多次进行网络申诉,并直接到新浪公司广州办事处尝试申诉,但都未能得到实质回复。 于是,张累累及其代理律师分别于4月6日和25日在广州和北京两次试图起诉新浪,但当地法院都拒绝接受起诉材料。5月11日,张累累再次连同代理律师到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第三次状告新浪公司及其广州分公司;5月16日,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
多名女性权益捍卫者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前被警察带走羁押。相关警方拒绝向她们的代理律师透露任何信息。我们同时注意到,另有多地女性权益关注者多人被警察骚扰。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一次专门针对女性权益捍卫者们的行动。对她们的抓捕、骚扰不仅践踏法律、侵犯人权,更是对人类平等、自由精神的挑衅。
益仁平多年来的工作, 利民利国,政府理应支持和鼓励,而不是以种种方式予以抹黑、甚至动用强力部门罗织证据、罗织罪名。国内外各界呼吁释放五位女权人士,政府理应重视这一声浪,而不应当压制、消声 。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的律师刘晓原发帖讲述苏昌兰从被带走以来的案情:因在网络发表文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以寻衅滋事为由带走传唤、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的苏昌兰,其案在两次被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要求补充侦查后,于2015年11月13日被送交法院起诉;律师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未获批准。 苏昌兰已被羁押一年三个月 刘晓原 苏昌兰已被羁押一年三个月:今天是1月27日,2014年10月27日,苏昌兰被辖区派出所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带走。当天,南海公安分局以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2014年12月3日,南海公安分局以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期间,律师多次申请会见,警方不准许。...
吴魁明律师于11月20日在南海看守所会见了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律师得知:苏昌兰案已于今年11月13日被起诉到法院;她在看守所有病得不到应有的治疗,身体状况很差,多次要求取保候审,但没有得到回复。 维权女士苏昌兰煽颠罪案消息(起诉后第一次会见,身体状况堪忧) 广东律师吴魁明 苏昌兰煽颠罪案经过漫长的拘留(2014.10.27),逮捕,侦查延期,两次退侦后,又来到了佛山市检察院。临到最后时刻的11.13日(羁押已超过一年),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孜孜不倦的追问下,辩护律师(刘晓原,吴魁明)终于得知苏昌兰被起诉到了佛山市中级法院。我于11.16日上午在佛山市中院立案庭查询,没有发现立案信息...
近日,新华网、人民网等官方网站发表和转发无署名文章《“女律师”打人致聋被判刑,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对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极尽污蔑之能事。王宇律师撰文对此进行反击,将已发生7年、申诉已达4年、令她不堪回首的冤案真相再次公之于众。她的这段冤狱经历促使她从之前只做民商事案件的律师转型为关注弱势群体、关注公权力受害者的公益律师,并代理了多起所谓的“敏感”案件;也因此,她遭到相关权贵和有关部门的忌恨。 关于所谓伤害案真相的声明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王宇律师 近日,新华网、人民网突然发布无署名文章《“女律师”打人致聋被判刑,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大量官方尤其公、检、法官方微博转发、评论。...
被拘留37 天、于4月13日被取保候审释放的女权人士李婷婷,撰文要求海淀区公安分局尽快归还她的个人物品,尤其是她的小米手环。为什么小米手环对她如此重要?本文详述了她和送给她手环的好朋友Amen之间的情谊,以及在她被抓之后Amen为营救她所做的十分努力。 女权无罪,请给我一个扣押我的手环的合法理由 李婷婷(麦子) 我要我的黑色小米手环,上面写着“女权主义是宇宙真理”的那一个,它现在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扣押了。 22日,我撰写的控告信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屏蔽,那上面罗列了我以及连同我的朋友和室友被扣押的物品,我仍旧要求海淀区公安分局尽快归还我的个人物品,尤其是我的小米手环。...
在被拘留37天后,王曼、韦婷婷、郑楚然、李婷婷和武嵘嵘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获释。她们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而是继续作为“犯罪嫌疑人”。她们目前的状况涉及到几方面的限制和管束,包括: 行动自由; 通讯,以及 可能接到传讯以进行进一步调查。 当 局应该无条件释放五位女士 。“取保候审”就像悬在五位活动人士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法律上随时可能依着当局的意愿对公民行动进一步打压。鉴于中国政府正寻求用成文法律手段来解决家暴问题,试图阻碍公民行动只能使其为解决中国面临的严重社会问题而做出的努力付之东流。 “取保候审”简介 * 这一被称作“取保候审”的程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79年,...

页面

订阅 妇女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