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黄琦病情危重,关押近一年仍未被起诉

New!
2017年11月16日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维权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诉,目前被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绵阳市检察院此前已将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补充侦查。黄琦的律师一直未被允许阅卷。

据报道,黄琦罹患多种疾病,除了“新月体性肾小球肾炎”这一不治之症外,还有脑积水、肺气肿、肝囊肿等。其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均被当局拒绝。

11月3日,黄琦的代理律师之一李静林前往看守所会见了黄琦。黄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监室的警察杨茂荣暗中唆使同监室人员打的。他还告诉李律师,他不被允许用他母亲给他送的钱买高价菜补充营养,连生活必需品的购买都遭到限制,甚至连厕纸都不许他购买,他上厕所只能用水洗。(李静林律师会见情况记录摘录于后

在今年7月著名知识分子、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病逝于囚禁中后,黄琦84岁的老母蒲文清表达了对儿子能否活着出狱的强烈担忧。黄琦的另一名代理律师隋牧青于11月6日也到看守所会见了黄琦,他也为黄琦的健康状况担忧,因为看守所低劣的生活环境与饮食医药条件,远无法满足一个患有多种重疾的患者治病养病的基本需求。

警方对黄琦的指控源于黄琦在“六四天网”张贴了绵阳市政府某部门的一份文件,该文件列出了打击黄琦和访民陈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律师说,该文件在张贴时并未被定为“秘密”,后被有关部门鉴定为“绝密”。黄琦的律师对当局给其定罪文件的密级存疑,并进而质疑抓捕黄琦的合法性和公正性。

黄琦简况:

黄琦是国内资深维权活跃人士。1998年10月黄琦成立成都天网寻人咨询服务事务所,并于1999年6月4日开启了“天网寻人”网站,该网站因帮助寻找许多失散亲人获媒体广泛报道。2000年6月3日,黄琦被捕;羁押近3年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5月9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5年,因其开办“天网寻人”网站并散布传播有关“民运”、“六四”、“法轮功”等方面的文章。被关押期间,黄琦由于长期遭毒打和折磨,患上脑积水、脑萎缩、风湿性心脏病和其它疾病。2005年黄琦出狱后,开办了“六四天网网站,后改名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发布各种维权信息,为弱势群体提供各种帮助。

2008年6月,黄琦发表揭露地震中倒塌、致数千名学童死亡的豆腐渣校舍的调查报告后被拘留。2009年11月23日成都市武侯区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三年;因在其持有的移动硬盘里发现江苏省某市政府的两份机密级国家秘密文件和一份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的机密级国家秘密文件——《党的十七大期间信访稳定工作方案》、《关于举办“三个讲清楚”学习班的方案》和《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印发〈涉法涉诉信访责任追究规定〉的通知》。2011年6月10日黄琦刑满出狱。


李静林律师:2017年11月3日会见黄琦情况录(摘录)

看守所会见还是老地方。黄琦出现了,看得出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精神了,还瘦了一点,浮肿消下去了。彼此见面的第一件事,就是黄琦捞起裤腿,露出左小腿内侧的一大片瘀青,黄琦说是看守所管监室的警察杨茂荣使的坏,暗中唆使同监室人员打的。从十月二十四号到二十六号,打了几次。杨茂荣曾经在监室里面对黄琦大喊: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看守所的干部来了解过情况,至今没有结果。原因在于黄琦向外界透露出来了他拖着病体,被罚值班每天长达四至六个小时的消息。杨茂荣跑到监室里面来,叫除了黄琦以外的全体被关押人员证明黄琦每天只有值班二小时。黄琦说杨茂荣:你是被调查对象,没有权力取证,惹恼了杨茂荣。看守所有监控,黄琦值了多少时间的班一查便知,警察杨茂荣何需那么劳苦来挨个取证。难道心里有鬼?

黄琦在看守所除了挨打,还遭受了歧视性对待。看守所被关押人员每一个人都能够买高价菜补充营养,改善生活,黄琦不能。黄琦不知道他母亲和其他人给他送了多少钱去。黄琦不仅买不到高价菜吃,连生活必需品的购买都遭到限制,除了牙膏牙刷,连如厕手纸都不许他购买。黄琦上厕所只能用水洗。所以,黄琦请我转告他妈,要去问看守所把存入黄琦名下的钱要回来。要不到就打官司,起诉看守所。

黄琦告诉我:看守所有警察给他说,对他的管理,是按照办案单位的要求进行的。黄琦身患心脏病、肾炎、还查出肝脏多处囊肿来了,他能熬多久呢?

看全文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