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大规模镇压维权律师和活跃人士

最后更新于:2017年9月18日

向强权说“不!”

中国当局对全国各地的维权律师和活跃人士展开大规模镇压,并滥用法律程序,恶意抹黑这些人士和专业组织。然而,勇者不畏强权,他们对官方的宣传围剿仍然无畏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7

1月3日

吴淦(又名屠夫)的辩护律师葛永喜在网上发布消息说,吴淦已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正式起诉至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

当天下午,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葛永喜被告知不能会见吴淦,须待法院确认其辩护人身份后才能会见。资料来源

1月4日

自2015年7月开始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羁押的律师谢阳,与他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和刘正清会面。律师在发表的会见谢阳笔录中披露:当局以认罪和构陷律师同仁为条件让谢阳取保候审,遭到谢阳拒绝;谢阳在被羁押期间遭受严重酷刑。资料来源

1月5日

谢燕益妻子原珊珊说谢燕益已获释,但待在天津的一家酒店里,处在当局的监控中。资料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唐志顺幸清贤已于一个月前被释放;唐志顺已回到在北京的居所,但幸清贤下落不明。资料来源

1月12日

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律师获取保候审回到北京的家中,但精神状况异常。李和平妻子王峭岭李春富骨瘦如柴,目光呆滞,并且处在极度恐惧的状态。回家后,李春富仍然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并且对妻子有暴力倾向。资料来源

1月14日

在6个月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严重酷刑,被羁押500多天后获释的李春富,今天在家人和多位律师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身体,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资料来源

1月18日

谢燕益回到家中。他2015年7月被羁押,2017年1月5日获释后被控制在天津一家酒店中。资料来源

1月18日,来自澳大利亚、法国、西班牙、美国、英国等世界各地的资深法官、律师和法学家发表公开信,对中国709案被捕律师和法律助理以及他们的同事、支持者和家属所遭受的打压表达持续关注。资料来源

1月23日

根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报道,李和平王全璋和其他709被捕律师在6个月监视居住期间均遭严重的酷刑,包括遭强电流电击致昏厥。资料来源

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经过多次查询后,发现她丈夫被以化名“李小春”关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该看守所之前否认拘押李和平资料来源

1月28日

欧盟对外事务部发表声明,敦促中国当局立即调查谢阳案中的酷刑情况,以及关于李和平和王全璋遭受酷刑的指控,并呼吁释放包括江天勇在内的被拘留的律师和维权人士。资料来源

2月1日

1个月前曾传出幸清贤已获取保候审,但消息一直未得到证实,刘晓原律师今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幸清贤去年底被取保候审,现已回到成都的家中。资料来源

2月14日

王全璋律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资料来源

3月1日

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称谢阳律师遭酷刑的文章是江天勇律师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资料来源

3月4日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播出对江天勇律师的“采访”,江天勇“承认”关于律师谢阳遭酷刑的文章是他编造的。资料来源

3月9日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发布视频,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她丈夫的案件。她谴责中国法治状况的恶化,并呼吁当局无罪释放709案被捕人士。资料来源

3月10日

陈建刚律师发布一段30多分钟的视频,称对他所写的会见谢阳的笔录的每个字都承担责任——笔录详细记录了谢阳在拘押期间遭受酷刑的情况;陈律师同时还谴责官方媒体所谓谢阳遭受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无耻报道。资料来源

4月5日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致信官派律师贺小电,质问他在当局一再拒绝谢阳家人委任的两名律师陈建刚刘正清会见谢阳的情况下,为何他未获谢阳家人的委托而多次会见谢阳。资料来源

4月10日

陈建刚律师再次收到北京朝阳司法局的电话,称要对他进行调查。陈律师说,律师贺小电会在当天再次会见谢阳;陈律师强调说,当局拒绝让谢阳家人委托的律师会见谢阳既不合理也不合法。资料来源

4月20日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发文说,长沙中院将于2017年4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案,贺小电律师将作为辩护人出庭。资料来源

4月25日

谢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案原定4月25日在长沙中级法院开庭,数十名谢阳的支持者聚集在法院门外,但法院突然宣布推迟开庭,没有公布任何原因和延迟后开庭的时间。资料来源

4月28日

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李和平律师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称因李和平案涉及国家秘密,法院于三天前的4月25日对李和平案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资料来源。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今天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说,当她听到李和平已被判缓刑时感到震惊,因为这意味着李和平已被秘密审判;她还说,与国保一起守候在她家门口的官派律师还冲上来抢夺她的手机,并试图打人。(视频

5月3日

陈建刚律师、其妻和两个孩子及两位朋友在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市旅游时,于下午1点多被警察抓到勐养派出所;下午5点多6人被十几个持枪警察分几辆车带走。资料来源。2017年1月,陈建刚律师公布了他会见709案被捕律师谢阳在拘押期间遭受酷刑情况的笔录;谢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

5月8日

谢阳律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案在长沙市中级法院开庭,法院未作宣判。法院还在湖南电视台发布了一个视频,视频中谢阳承认与国外媒体共同炒作事件,并称自己没有受到过酷刑。资料来源

官方媒体《环球时报》 报道,谢阳在庭审后已被取保候审释放。资料来源

谢阳在今年1 月 13 日手书的声明(后被发表在网上)中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认罪了,无论是以书面的还是以录音录像的方式,那都不是我真实意思的表示,或者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或者是因为交换,用认罪换取取保回家,回家和家人团聚”。资料来源

5月9日

李和平律师获释回家。网上发布的照片和视频显示,李和平明显消瘦、变老,头发变白。李和平于2015年7月10日被拘留。资料来源

6月4日

姚建清刑满释放。她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庭审及判刑日期不详)。资料来源

7月18日

王芳案在武昌区法院开庭,当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资料来源

8月22日

江天勇在长沙中级法院对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庭审中认罪服罪。人权组织认为他被迫认罪。资料来源

仍然失踪或被拘留

中国人权声明

对维权律师的大规模镇压揭示了习近平“依法治国”的真实面目

2015年7月14日

从 7 月 9 日开始,在不到一周里,中国至少有159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被失踪、拘留或被带走讯问,其中包括著名维权律师王宇、周世锋、李和平和隋牧青——这些律师经常代理因宗教信仰、强迫拆迁和参加维权活动受迫害者的案件。(请参阅“中国人权律师关注组”网站的“即时更新”名单)

当局这次在全国范围内对律师的抓捕行动,规模是空前的,远远超过2011年在“茉莉花革命”后当局所采取的类似镇压行动——当时有 24名 律师“被失踪”,52人以上被刑事拘留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大规模围捕在司法第一线为维护权利而抗争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暴露了当局所谓‘依法治国’的真实面目:不过是一种镇压本国公民的武器;它严重损害了中国政府的国际信誉和在国内的合法性。” ……更多

反应
国内行动
联合国和政府

澳大利亚政府,外交贸易部,“中国最新人权发展”,2015年7月17日

加拿大政府,外交贸易与发展部,“加拿大严正关切在中国被拘留和失踪的律师和活动家”,2015年7月16日

联合国人权,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律师们需要被保护,而不是被骚扰’——联合国专家们敦促中国停止拘留做法”,2015年7月16日

欧盟对外事务部,“发言人就中国最新人权发展状况声明”,2015年7月15日

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更明目张胆的漠视基本人权”,2015年7月14日

德国外交部,“人权专员Strässer谴责中国大规模拘捕律师”,2015年7月14日

美国国务院,“美国谴责中国拘留人权捍卫者”,2015年7月12日

 
专业协会
 
民间社会

行动

声明

“709大抓捕”

已被起诉但尚未受审判人士

颠覆国家政权罪

  1. 吴淦 (屠夫)
  2. 王全璋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1. 李燕军

获释/已受审/已被定罪人士

已被定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

  1. 翟岩民
  2. 胡石根
  3. 周世鋒
  4. 勾洪国
  5. 李和平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1. 张卫红 (张皖荷)

寻衅滋事

  1. 刘星  (老道)
  2. 王芳
  3. 姚建清

获释/获取保候审

  1. 王宇
  2. 任全牛
  3. 唐志顺
  4. 幸清贤
  5. 李春富
  6. 谢燕益
  7. 刘四新
  8. 刘永平
  9. 包龙军
  10. 林斌 (望云和尚)

已受审但尚未宣判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1. 谢阳

寻衅滋事

1. 尹旭安

被批捕的律师及活跃人士
相关资料
有关法律信息
  • 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 (1990): , CH
  •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次审议稿)条文(2015): ,
  • 刑事诉讼法2012 (修):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