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鲍彤:刘晓波和他的政治主张(图)

2017年07月13日

组合图片:刘晓波和刘霞合影,相片中的刘晓波形销骨立。(左),6月27日,鲍彤(右)在北京向与会者表达对刘晓波病情的关注,批评当局延误治疗。(RFA)
组合图片:刘晓波和刘霞合影,相片中的刘晓波形销骨立。(左),6月27日,鲍彤(右)在北京向与会者表达对刘晓波病情的关注,批评当局延误治疗。(RFA)

 

1986年底安徽、南京、上海、北京的学生运动期间,我知道了刘晓波的名字,没见过面。 2007以前刘晓波找过我两次,两次都被警察阻拦,不让进来,他只好回去。我同刘晓波熟悉起来,是2007和2008年的事,我们很快成为好朋友。

刘晓波的专业是文艺理论,在学校里研究过杜勃罗留波夫、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一派的学说,但是他不满足。

他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喜欢交友、聊天。就性情而论,他不是政治人。同他聊天,平民琐事,天南海北,古往今来,几乎不涉及政治。顺便提一笔,我们喝茶聊天时,总有人在边上听着。

熟悉以后,我们每月必喝一次茶聚聚。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是每次都能聚成。他知道我每天在玉渊潭公园打太极拳,有事还到公园来找我。 2008年有一次,他到公园来,说几个朋友在起草《零八宪章》,希望一起商量。自此,我们见面就不仅每月一次了。

《零八宪章》不是刘晓波一个人起草的,是他主持,大家一起商量。他很注意听各种意见,对不同意见,他听得特别仔细。他也争论,但不固执,择善而从。怎么能够让更多的人认同,他就赞成怎么写。

刘晓波性格很温和,不走极端,不主观,不偏激。后来的那篇《我没有敌人》,确确实实反映了他的为人和主张。

起草《零八宪章》的时候,他也征求我的意见,但是我的意见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越简单越明白越温和越好。除此以外,我没有别的意见。几个朋友一起商量,忙忙碌碌,他最忙。

刘晓波聪明,知道做事情一定要合法,这样,参加的人会多,阻力会少。 《零八宪章》里面所写的内容,几乎统统都是宪法上讲了的。我们只是要求认真落实执行,没有别的新的东西。在正常情况下,本来全部是当局可以接受而没有理由拒绝的。

比方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老百姓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统统都是明文载入宪法的,都是政府应该保障的事情,没有什么「颠覆」的东西。

当时估计到,有两个问题可能是比较难于被接受。一个是「军队国家化」,还有一个是「联邦制」。这两个问题本来也考虑过是不是不说,但是共同的结论是为了爱国,非说不可,这是我们爱国者的责任所在,不能苟且。

军队如果不国家化,难道可以私有化、党派化、军阀化吗?不应该啊。国防军天经地义必须国家化。军队国家化是1937年一直到1946年毛泽东周恩来一贯的主张,不应该动摇。

联邦制是民主制度的基础。中国这么大,如果不实行联邦制,那么就是中央集权。从秦始皇开始,一切主观主义都是和中央集权联系在一起的。所以联邦制实际上是治理大国的对症良方。美国的成功经验证明,如果没有联邦制,如果没有地方自治,民有民治民享势必落空。中共历史上就主张过联省自治,这是纲领性的东西,是共产党老祖宗的主张。毛泽东在湖南时甚至提到湖南要独立,那就偏激得没有分寸了。联邦制和四分五裂压根不是一回事,美国是联邦制,谁能把她四分五裂?

刘晓波走的这条路是一条深思熟虑的路:一切立足于合法、和平,非暴力;温和不偏激,有根有据,有现实的法律根据,也有历史文献的依据。

当时大家都比较乐观,因为据说中国要搞「和谐社会」。已经有了宪法,尽管不完善,但是里面有好东西,落实好东西,应该阻力会比较小,赞成的人会比较多,应该没有理由反对。所以大家都比较乐观,我也很乐观。

刘霞总是静静地听。她爱笑,笑得极灿烂。但她是个忧郁的人。她是诗人,画家,喜欢照相。她的作品的基调是忧郁和悲伤,悲天悯人看世界。 《零八宪章》发表以后,当局居然把刘晓波抓起来判刑。我不知道刘霞有没有什么预感。我确实没有这个思想准备。

刘晓波为什么会被判罪,而且是重罪。爱国有罪,护法有罪,我至今搞不懂。当时清华大学有一个胡鞍钢教授,他说中共的常委制就是集体总统制,这话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以后,国内从来没有人批评过,显然是认真的有共识的。十六大、十七大的时候大概是每个常委各管一摊。逮捕刘晓波时,当时的政法委书记是周永康,所以我只能这样理解:把刘晓波抓起来判刑是出于腐败分子周永康的胡作非为。真相到底如何,相信将来会搞清楚。

后来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这是实至名归。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谨以此文纪念伟大的爱国者——刘晓波。

2017年7月13日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2017-07-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3期,2017年7月7日—7月20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