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鲍彤评“中国是最大民主国家”(图)

New!
2017年11月22日

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办的《求是》杂志刊登题为“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的文章,指“西方无权垄断民主国家的标准”。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认为,这纯粹是文字游戏。

Bao Tong Dissident in China ARCHIV 2014 (picture-alliancedpa/B. Smith)
德国之声:《求是》这篇文章,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鲍彤:我想这是文字游戏,是糊弄中国人的,也是糊弄外国人的。它说,民主国家的定义,不能由普世价值来决定,不能由西方来决定,也就是不能由全世界公认的民主国家来决定。应该由我自己来下标准。我的标准:我就是民主。因此,我是民主国家。我看它的逻辑,就是这样一个逻辑。

这纯粹是一个文字游戏,它的目的是糊弄中国人,也糊弄外国人。因为它讲的民主,就是共产党领导。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共产党刚刚修改了党章,把毛泽东讲的“党领导一切”写进党章里面去。“一切”就是中国的一切都由共产党领导。它说,这就是最大的民主。这在全世界都是笑话。但是它可以讲,而且中国人听了,都觉得很有道理。外国人听了,也就没有办法说别的话,因为你有你的民主。

这是讲道理。如果讲事实,那我可以讲,大家都知道,民主国家第一个条件就是自由选举。选举是自由的,选民自由表达意志--在中国是不允许的,候选人必须共产党批准,选举人要选什么人,必须共产党同意--这样的选举才叫民主选举。

大家知道,民主国家的定义,就是人民通过自己的代表,来决定国家的重大问题。我们看看中国的重大问题是怎么决定的。三峡上马,大家都知道,是一个悲剧,人民代表大会通过,这叫“民主”。南水北调,这就是共产党决定的,多少钱也可以下,生态改变也在所不惜,这叫"民主"。中国那么多的冤假错案,都是在“民主”这样一个口号底下搞出来的,在“依法治国”这样一个口号底下搞出来的。中国的律师不能按照法律来打官司,如果按照法律来打官司,就叫作"死嗑律师",就是死死地嗑法律条文的律师来打官司。这样的律师必须抓起来,现在709律师还有在监狱里面。 现在还在继续抓依法打官司的律师。

德国之声:2006年,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登了俞可平的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从那篇文章,到现在《求是》这篇文章,有什么区别吗?

鲍彤:我想有很明显的区别。民主这个概念,就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文明,就是普世价值。而普世价值,在中国是不能在大学里面讲课的。如果讲课,谁讲普世价值,这个人就不能当教授。因此,从教授的语言,到学生的理解,民主就是共产党领导。

这个叫作“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辩证的统一”。大家都知道,辩证法是德国人恩格斯,他是一个辩证法大师,到了中国人手里,辩证法就变成“变戏法”,就变成文字游戏。因此在毛泽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在1949年6月30号写过一篇文章,叫作《论人民民主专政》。他说,专政就是民主。--所以最大的民主国家也就是最大的专政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专政的名字不好听,所以就改个名字叫"民主"。因此,中国就立即、马上、一分钟、一秒钟变成“民主国家”了,而且是最大的“民主国家”。所以我说这是糊弄中国老百姓,也是欺骗全世界人民。

我必须提出来的是,这和中国共产党的党章也是有不同的。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是中国要“为民主而奋斗”,是个奋斗的目标,就是说没有实现。它说中国是民主国家,那就已经是民主国家了。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现在《求是》这样一份刊物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它是发出了什么信号吗?

鲍彤:它发出一个信号就是,不管什么概念,不管什么文明,到了中国,都要走样,普世价值都变成中国特色。因此,一切事情都可以变成文字游戏来解决。

德国之声:这篇文章还写道,不能笼统地说'民主是个好东西'......阿拉伯之春和茉莉花革命的惨烈事实告诉我们,一个非西方国家在所谓的'民主转型'后很难拥有稳定和秩序,……而且极易走向政治动荡……经济社会发展更是无从谈起。您是如何来看待这个问题的?

鲍彤:那就是说,“卡扎菲是最大的民主主义者,而利比亚也是非洲最重要的民主国家”。

我看一切国家从专政转到民主这样一个轨道上来的时候,必然要发生某种、比方说混乱的现象。但是,这种混乱的现象本身,是只有靠民主才能解决的,而不是靠专政能够解决的。

(以上采访内容略有删节)

——转自德国之声 中文网(2017-11-2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3期,2017年11月24日—12月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