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宝胜:鼓励告密,人身安全更无保障——评《公民举报间谍行为线索奖励办法》

2017年04月18日

2017年4月10日,北京市国家安全局高调颁布《公民举报间谍行为线索奖励办法》,引起海内外媒体的热议。该“办法”表面上是“为切实提升全社会的国家安全意识,进一步推动国家安全专门工作与群众路线有效结合,充分发挥公民发现举报间谍行为线索的积极作用”等原因制定的,实际上是当局为进一步强化专制统治、剥夺公民基本人权,并掀起人人自危、道路以目的告密文化以巩固其政权而实施的举措。

公开地要求民众举报间谍,这只是战争年代及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才有的事情。在战争时期,国家处于敌对的危机状态,政府会鼓励民众抓间谍。至于中国“文革”期间抓间谍,是毛极权进行恐怖统治的手段。当时中国对内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对外是反帝反修,为实施这个“大战略”,因此便鼓动人民斗争“地富反坏右”,大搞“防奸防特”、“抓间谍”;当时各地都在斗争“黑五类”,抓出了成千上万的“美帝”和“苏修”的特务,为此搞得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笔者幼时就曾亲眼看镇上的革命群众,将一外地残疾乞丐扭送到公安机关,认为他的残疾腿里有发报机。今天看来,这些都是甚为恐怖而荒诞的事情,然而当下中国既不是处于战争年代,也不是风声鹤唳的“文革”时期,当局为何要高调抓特务呢?

首先,此举在于制造外敌,渲染“西方国家亡我之心不死”,以增强当局的政权合法性。公开重赏举报间谍,营造了一种间谍遍地的气氛,美日间谍、台湾特务作为西方和平演变的先遣队,似乎已经深入到中国大众中,为下一步颠覆政权、破坏国家作准备。这样一种氛围,似乎说明目前国难当头,民众更应该顺服当局,同仇敌忾,忠于党和国家,一致对抗外敌。

其次,此举也是打击目前风起云涌的中国维权运动的狠毒招数。虽然该“办法”将举报的间谍行为定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第三十八条所规定的行为上,但当局的真正目的却是要把众多维权行为指责为外国势力所为,将众多维权人士定为与外国势力相勾结。众所周知,由于当局侵权行为加剧、民众权利意识高涨,目前在宗教、土地、言论自由、NGO等方面维护公民权益的人士层出不穷,抗争事件此起彼伏;而且大多维权事件合乎当局的法律法规,是完全合法的。面对这种情况,当局就采取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方法进行严判,而“间谍罪”、“泄露或刺探国家机密罪”就是最好说辞。如为家庭教会争取信仰自由权利的李国志牧师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严判;为争取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权利的高瑜女士也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重判;最近被抓捕的台湾关心中国人权人士李明哲,当局则直接将其当作台湾特务。当局重赏抓间谍,预示着要将更多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当作特务、间谍治罪,以更加有效地镇压持续不断的维权运动。

还有,此举旨在营造一种相互检举揭发、人人自危、道路以目的告密文化。极权政治的特征之一就是鼓励告密,让所有人最后不敢说话,因为一旦说话就会被身边的人举报。告密有赏,就是在鼓励和加剧言论治罪。朱元璋是中国的告密者教父,率先设立锦衣卫以监视官民,并利用江湖流氓建构更为庞大的眼线和告密网络,形成了全国性的告密者队伍,成为专制王朝的最大帮手。

中共承继了中国的专制文化,鼓励告密,这已是中共的传统。无论是苏区、延安整风运动、反右、文革,中共都鼓励同事之间、朋友之间甚至夫妻之间互相告密、揭发。1958年,至少有30万对当局有微词的公民,被告密者检举揭发,在阶级斗争中沦为“右派”。而在文革时期,更是有无数的人因告密者的揭发而遭到政治迫害,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事实》载:1984年5月,中央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8万人非正常死亡;13.5万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7万多个家庭被毁。这里面不知有多少人就是被这种告密文化害死的。

文革虽已结束,但告密文化绵延不绝。2008年12月,《武汉晚报》的报道称,湖北大学数计学院某班出台新班规,要求学生实行“盯人”战术,每名学生暗中监视另一名同学,并在所谓“天使信条”上写下对被监视对象的意见。不仅在高校,在企事业单位,中共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监视民众的言行举止。

习近平上台后提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开创了“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时代”,有重回文革之势。尤其是在政法系统,更是充分发挥其“锦衣卫”的功能。因此,习当局出台“重赏举报”毫不奇怪,这是中共的传统,也是其政权的本质,他们就是要加强对人民的镇压力度,以维持自己日薄西山的统治。

总之,我们从《公民举报间谍行为线索奖励办法》中,看到了当局残酷镇压异已、强化自己专制集权的末日心态,也看到了当局玩弄和营造告密文化的卑劣手段。在此奉劝当局不要重蹈中国历史上让人民“道路以目”的暴君们身败名裂的下场,各位中国公民,也绝不要为了蝇头小利,加入到当局践踏人权、营造告密文化的这场运动当中。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7期,2017年4月14日—4月2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