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海彦:中国人权律师“家狱”三年 网友发起探访(图)

2017年08月09日


人权律师高智晟牙齿脱落(推特图片)

在中国最知名的维权律师之一的高智晟刑满出狱被软禁陕北老家3周年的前夕,中国维权人士和网友近日发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动,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高智晟自由权、健康权等基本人权的侵害,还高智晟看病求医、自由走动的权利。

今年8月7日是高智晟刑满出狱,从小监狱转入实际上大监狱的3周年。据维权组织消息,面对高智晟目前所处的恶劣生存环境,有网友近日发出“关注高智晟的自由和就医问题”呼吁书,要求当局恢复高智晟的看病求医、自由行走的基本人权,而如果当局继续剥夺他外出看牙的权利,便准备征召能够上门的牙科医师以及网友前往陕北,一起探访高智晟。

网友发起探访高智晟(推特图片)
网友发起探访高智晟(推特图片)

生存环境恶劣

消息表示,几年来一直被软禁在老家陕西榆林市佳县的高智晟,此前曾因长期失联和牢狱酷刑折磨,牙齿基本松动脱落,吃饭困难,缺乏营养,体质差,高智晟曾几次准备外出看牙都遭阻止。而目前在榆林地区不久前爆发洪水后,一种小蚊虫泛滥,高智晟浑身被蚊虫叮咬,奇痒无比,手抓挠后感染流出黄水。热心网友为他寄送的蚊帐、蚊香等物品,又被看管人员截扣。

2009年带着未成年儿女逃亡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星期六发推文,对网友关注高智晟表示感谢,支持网友探访他的行动。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天下午联系上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

记者:“能跟他说两句话吗?问他一下情况?”

高智义:“哎呀,他休息着,最好不要有什儿事。现在……惹麻烦呢。”

记者:“那他最近身体怎么样呀?”

高智义:“身体,身体好着呢。”

记者:“那他的牙吃东西也没法吃,也不让看去,对吧?”

高智义:“哎,咋说,那个牙都几年了,就那么过。”

记者:“说他被蚊子咬得厉害?”

高智义:“那蚊子咬就没有办法了,蚊子咬还有办法了,那蚊子咬也正常的。”

记者:“网上说那个有国内网友给寄的蚊帐什么的,都拿不到?”

高智义:“不太清楚,好像没有那回事吧?”

担心困死消灭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被当局视为眼中钉的高智晟,过去3年一直处于非法被剥夺人身自由的“家狱”中,而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在狱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个多月后便病逝,更是引发外界对高智晟生存环境的担忧,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当局有意令他长期“困死”在陕北的牺牲品,无法获得基本的医疗和营养。

胡佳说:“高智晟和刘晓波作为特别重要的对手,它(当局)认为是特别需要打压、禁锢,我认为甚至是消灭的对象。然后经过刘晓波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再让刘晓波的悲剧再在高智晟律师身上出现。所以我们就在网上发起到陕北去看高律师。”

胡佳表示,外界希望争取帮助高智晟真正成为一个自由人,打破对他的任何非法禁锢。

他说:“第一个目标是,他连蚊帐、蚊香,治疗皮肤瘙痒、溃烂的药物呀,无法获取,寄过去的东西都被拦截签收,我们要给他送去这些东西。然后第二个阶段性目标就是说,他到本省内的地方去治疗牙齿,让他有咀嚼力,能够有基本生命营养摄入的保障。第三个阶段性目标的话,高智晟律师在北京有住宅,毕竟是他的家。他是个自由的公民,不管他们用什么实际的措施去限制他,非法侵害他的权利,但是他有法律意义上的资格,我们就需要去配合去争取。高律师有权回来,他也应该回来。”

今年53岁的高智晟曾被中国司法部选为“中国十佳律师”,1996年起,开始为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处理过多起民间维权案件,2004年底起,多次上书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等群体的非法处理手段。高智晟随后开始受到严重打压报复,2006年8月,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后又被秘密绑架并遭约4个月酷刑。

高智晟2006年12月被北京一中院以“煽颠罪”判处3年,缓刑5年。因高智晟仍然坚持发声,2009年2月失联,一年多后才被释放返京。高智晟因接受美联社采访,再次被失联,很长时间后外界才获悉,高智晟缓刑被撤销,要继续服刑2年7个月,至2014年8月7日刑满出狱。

高智晟在新疆沙雅监狱服刑期间遭酷刑折磨,被单独囚禁,长期营养不良,牙齿松动脱落,身体健康欠佳。出狱后高智晟被送回陕北老家遭软禁。不过,高智晟秘密撰写《2017年,起来中国》书稿,2016年6月在台湾正式印刷,令当局十分恼怒,监控愈加严密。高智晟仍不断就一些时事议题在网上发表文章,尤其是声援一些被拘捕的维权人士和公民。

——转自美国之音(2017-08-0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5期,2017年8月4日—8月1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