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川普的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何时发布

2017年03月03日

川普总统原定于3月1日签署旅行禁令的更新版,但是在2月28日晚,白宫又临时决定再延后宣布。

1月27日,川普发布了一道行政命令,暂时禁止伊拉克、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等七个国家的公民入境美国,同时还暂停了美国接收难民的项目。

这道禁令在实施之初,一度造成某种混乱,国务院暂时取消了数万签证,一些人到了美国机场就被拘留或遣返,一些持有美国绿卡者在入境时也遇到麻烦。这些问题随后得到纠正。1月30日,该行政令遭到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政府的起诉,其后,联邦法院法官罗巴特裁定,暂缓在全美范围执行入境限制。紧接着,美国司法部请求上诉法院取消裁决,但被该法院驳回。川普政府不再上诉,宣称将于近日推出更新版的旅行禁令取而代之。只是,两个多礼拜过去了,更新版的旅行禁令还没出台。

川普发布旅行禁令,其用意自然是反恐防恐,确保美国本土安全。但是这道禁令给人的感觉是,似乎此前美国在入境管理上存在重大的安全漏洞,而且这种漏洞还不是一下子就可以修补的,所以才需要对那七个国家公民实行三个月的暂停入境。

这就引出很多疑问。

首先,为什么是这七国?因为在过去,美国没有一个人因这七国的人在美国搞恐袭而死亡,而在美国搞恐袭杀死美国人的人都来自七国之外的国家却又都不在禁令上。

对这个疑问的答复是,这七个国家,不但恐怖组织活动猖獗,而且其政府的运作也不正常;有的国家,政府甚至处于瘫痪或半瘫痪状态。由于美国方面审批外人入境,常常需要从外国政府方面获得申请者的有关背景资料,既然在眼下,美国无法或很难从这些国家的政府那里获得有关背景资料,所以只好对这些国家暂停入境。另外,我们也被告知,这七个国家实际上是奥巴马时期就圈定的。

但问题是,既然奥巴马政府就已经圈定了这七个国家,可见奥巴马政府就已经注意到这些国家的特殊性,那么他们也势必会采取相应措施。一查,果然。奥巴马时期的做法是“严格调查”,要求这些国家的申请来美的人填表答问,调查常常持续半年或数年,被批准很不容易。

另外,奥巴马政府还考虑到,由于这七个国家是恐怖组织培训基地,有些名列美国免签证待遇国家的公民,到这些国家来接受恐怖组织活动培训,然后利用他们免签证的身份轻易地进入美国,所以,奥巴马政府规定,凡是在2011年后到过这几个国家旅行的任何人,即便是名列免签证国家的公民,入境美国也要申请签证,接受美国国土安全部调查。

由此可见,注意到来自这七国的人入境美国可能造成的安全隐患,不是川普上台后才有的新发现,奥巴马时期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并且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奥巴马在今年1月芝加哥的告别演说里说:“过去八年中,没有任何一个境外恐怖主义组织成功地在美国本土上计划并执行一次恐怖袭击。”

过去八年美国本土发生的恐怖袭击,大都是美国本土出生的人干的,波士顿马拉松恐袭案的作案者是移民,但不是来自中东的移民,而是来自车臣的移民,而且是在2002年小布什当政时到美国来的,那时他刚9岁。

去年911,纽约人在曼哈顿下城世贸中心原址举行了纪念911十五周年的活动。15年过去了,曼哈顿下城从一片废墟中重新站立,而且比先前更年轻、更繁荣、更有人气、更有活力。在发生过历史上最大恐怖袭击的这片地区,纽约人硬是把它建设成了一个人们最愿意生活、工作和造访的地方。可见人们对美国政府在反恐防恐方面的工作是相当肯定的。

身为纽约客,我深深地感到,自911以来,美国政府(小布什和奥巴马)竭诚尽力,在反恐防恐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卓有成效,着实不易。或许还有改进的空间,但要说有什么重大的安全漏洞而主事者故意不去填补,我是不相信的。

我当然希望新政府做得更好,拿出更好的办法。新科国土安全部部长凯利说,美国方面未来进行背景调查时,可以要求(不是硬性规定)签证申请者交出他们的社交媒体帐号密码,以便美国方面筛检申请者的背景,不过目前还没对此事作出决定。然而有资料显示,在奥巴马时期,美国使领馆就已经不露声色地这么做了。这种做法也招致不少非议。有的维权人士认为这种做法侵犯隐私;有些科技界人士认为这种做法没多大效果,因为别人可以预先清除网络资料。再有,如果美国要求外国人入境交出社交媒体帐号密码,这可能促使外国政府也用同样方式回敬美国游客。

川普政府的旅行禁令更新版还未出台,这或许说明川普政府本来并没有一套成型的替代方案。我们当然希望新政府能找出更好的办法,不过也担心没什么特殊的新招;另外,就算增加了新的办法,是否有必要实行暂停入境的禁令呢?一边正常地处理外国人入境工作,一边不断地改进,不是更好吗?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3期,2017年2月17日—3月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