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大力推荐杨继绳先生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

2017年02月03日

继2008年推出两卷本《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后,去年年底,杨继绳先生又推出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也是两卷本,共32章,90万字,也是由香港的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我以为,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部文革通史。

第一部用中文写的文革通史是高皋与严家其合写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出版于1986年。杨继绳这部文革通史出版于2016年。其间相隔整整30年。杨继绳谦称自己是文革研究的“后学”。正如杨继绳所说:“后学有后学的好处,不需要从零开始,先行者的卓越工作是我的起点。”30年来,有关文革的文字可谓汗牛充栋。杨继绳为了写这部文革通史,单单是阅读量之大,就不能不让你佩服;再加上梳理辨析的工夫和贯通理解的眼力,历时十年,独立完成了这部巨著,在文革史的研究与写作上立起了一座里程碑。

读《天地翻覆》,感触很多。这里我只谈一两个问题。

现在,一谈起文革,很多人就说,文革是毛泽东发动群众批斗当权派,但实际上,群众批斗当权派仅仅是文革的一部分,远非文革的全部。在文革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是群众批斗当权派,而是当权派整治群众。杨继绳这本书把这一方面的事情讲得很清楚。他总结道:在文革中,“民整官”的运动(即冲击“走资派”)只有一年多时间,“官整民”的运动持续时间之长、被整人数之多、手段之残酷,远远超过“民整官”的运动。

不错,在文革中,曾经一度,毛泽东竟然号召群众造反、批斗当权派,但以后发生的事情证明,毛的这一异乎寻常的举动只是权谋,毛只是把群众当工具而已,一旦用完就抛弃。在各级革委会纷纷成立,全国山河一片红之后不久,毛泽东随即就发动了“清理阶级队伍”、“清查五一六”和“一打三反”等运动。这些运动实际上就是对造反派反攻倒算,秋后算账。尤其是“清查五一六”运动,被打成“五一六分子”的人数远远超过运动初期“五十天”打的反革命的数目;更讽刺的是,那些在运动初期被打成反革命、然后被平反成了造反派头头乃至进入革委会的人,除了中学生造反派之外,几乎都在“清查五一六”运动中又被打成“五一六分子”。

杨继绳进一步指出:“文革以后,主流舆论把文革中的一切罪恶都加在造反派头上,这完全违背历史事实。就文革中大量死人这个突出问题上,绝大多数受害者,不是死在造反派得势的时候,而是死在镇压造反派的过程中和军政官僚控制的‘新秩序’下,死于专政机器对普通群众有组织的大规模虐杀。‘造反派’得势时确实也很野蛮,但镇压他们的人更野蛮,在文革十年中,造反派得势只有两年,而造反派被整却长达八年,文革以后还遭到更加残酷的整肃。造反派的受难人数和程度百倍于‘当权派’和‘保皇派’。造反派是文革最大的受害群体,他们是文革的牺牲品。”

国人讨论问题时,常常不注意区分“事实”与“观点”。杨继绳并不赞同造反派。他对造反派有很严厉的批评。对造反派应当作何评价,这是一个“观点”的问题。造反派受打压的程度更深,时间更长,这是一个“事实”的问题。现在有一些“毛左”,至今仍对毛的文革赞扬不已,在他们那里,文革就是毛泽东发动群众批斗当权派(走资派)。且不说毛泽东发动群众批斗当权派(走资派)对不对,我们首先要问的是,把文革归结为毛泽东发动群众批斗当权派的说法是不是符合事实?杨继绳的书用大量的事实告诉我们,答案是否定的。群众造反诚然是毛泽东发动起来的,但也是毛泽东镇压下去的。毛左谈文革,只讲前一段不讲后一段,因此是站不住脚的。

在《导论》里,杨继绳提出了一个新观点。他说:“文化大革命,这是一场毛泽东、造反派、官僚集团之间的三角游戏,这场游戏的最终结局是:胜利者是官僚集团,失败者是毛泽东,承受失败后果的是造反派。被毛当作“砸乱烂旧的国家机器”的工具、用来敲打官僚集团的石头——造反派,最终被这架不可能停止转动的官僚机器压得粉碎。”

对于这个观点,我有些异议。我以为,杨继绳未免夸大了毛泽东和官僚集团的矛盾。在更大程度上,毛和官僚集团是一体的。毛并未打算“砸烂旧的国家机器”。毛时代的中国,即是高度的党国一体,党政合一,因此我们可以用党来当作国家机器或官僚集团的同义词或曰党天下。我们知道,在1967年上海“一月风暴”时,张春桥曾提议把造反夺权而成立的领导机构叫做公社,毛泽东没同意。毛泽东说:“如果都叫公社,那么党怎么办呢?党放在哪里呢?总得要有一个党嘛,要有个核心嘛。”可见,即便在造反夺权的高潮期,在“踢开党委闹革命”的口号满天飞,在各级党委都在被炮轰火烧之际,毛泽东尚且都没打算放弃党,没打算放弃党的核心地位,没打算改变党天下,何况其他时候。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1期,2017年1月20日—2月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