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美中贸易战,箭在弦上

2017年01月06日

从川普的几项人事任命看来,美中贸易战已经箭在弦上。现在的问题不是美中贸易战打不打得起来,而是能打到什么程度,打出什么结果。

第一项引人注目的人事任命是,川普任命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出掌新设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这项任命令中共当局非常震惊。中共外交部第二天就作出回应,新闻发言人华春莹说:“中美作为两个大国,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可见他们也意识到,川普是真的要发动贸易战了。

纳瓦罗长期研究对华贸易,著有《致命中国》(也可译为《被中国整死》)和《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等书,详尽披露了中共如何侵犯人权、利用监狱犯人充当奴工大量生产有毒物品,以及大肆破坏生态环境、向世界输出腐败、操纵汇率、进行疯狂的军事扩张、肆意扰乱国际秩序等。需要强调的是,纳瓦罗不仅仅是经济学家,而且也是人权活动家。他不仅强烈批评中共违反国际贸易规则,也严厉批评中共侵犯人权和破坏国际文明秩序。纳瓦罗指出,中国的经济崛起除了在经济方面造成巨大的恶劣影响之外,在非经济方面的危害更大。中共凭着财大气粗,一方面建立起更强大的维稳系统,一方面用金钱收买和利诱各国政要与商人,使他们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噤声,从而更有效地封杀言论自由和民主运动。纳瓦罗很早就看出中国崛起对美国经济及其全球地位的严重威胁。他呼吁美国消费者不要贪小便宜买中国货,也呼吁政府立法防止贪图眼前利益的跨国公司向中国靠拢,如若不然,美国将被中国打倒。

川普还提名了亿万富翁投资家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出任商务部长一职。罗斯也是对华鹰派,他曾经和纳瓦罗合写文章,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骗子”。

三天前,川普又提名律师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为新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里根政府时期曾经担任副美国贸易代表。他主张贸易保护主义,而且在对华贸易问题上态度强硬。莱特希泽2008年在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现代的自由贸易者,他们拥抱自己理想的热情让罗伯斯庇尔看起来都显得谨慎。他们支持不受约束的自由贸易,即使这种贸易帮助中国成为超级大国。他们只看到光鲜亮丽的一面,甚至是当意味着向世贸组织里反美官僚的心血来潮低头时,他们也是如此。他们只看教条,而不管就业流失多少、贸易赤字上升多少或者美元价值降低多少。”

纳瓦罗、罗斯和莱特希泽三剑客,组成川普经贸团队,美中贸易战势在必行。但这场贸易战能打到什么程度,却不无疑问。

川普当上总统,国会两院又都被共和党控制,看上去川普要贯彻自己的主张应该没多少掣肘。其实不然。因为川普虽然是以共和党的身份赢得总统大位,但是他的主张--尤其是在经贸问题上的主张--和共和党建制派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川普打算启动一项万亿美元计划,用来恢复铁路公路桥梁学校等基础设施,这就和共和党的削减政府开支的立场不一致。在国会里,很多共和党议员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支持这项计划。再有,共和党历来比民主党更支持自由贸易,例如提名莱特希泽,参院中的共和党议员反应平平,倒是一些民主党议员更表欢迎。川普要推行一系列贸易保护措施,估计在共和党中就会遇到不少阻力。纳瓦罗固然被一些人视为先知,但是在经济学界却很孤立,主流经济学家极少有完全赞同的。川普说他的原则是“买美国货,雇美国人”,可是美国是自由开放的国家,不可能闭关锁国,因此很难做到这两条。打贸易战很难避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例如,对中国商品课重税,势必会引起物价上涨,影响一般消费者、首先是下层消费者的利益;把美国公司迁回本土,由于本土的成本高,势必会降低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如此等等。由于各种力量的牵制,川普的贸易战,搞不好会是雷声大、雨点小。

在今天,美国的实力仍胜过中国。打贸易战,美国手里的牌更多。可是另一方面,中国方面的承受力可能更强。因为中国是专制国家,政府可以把内部的不满与异议强力打压下去——只要这些不满和异议还没有冲破临界点从而倒逼改革。美国是民主国家,只要川普的若干措施在短期内不见成效还招致一些群体的利益受损,美国人就可以用这种那种方式投下反对票,使得这些措施半途而废,难以为继。这就是说,川普发动贸易战,要打出预期的规模很不容易,要打出预期的效果更不容易。

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自由世界,已经在所谓“昂纳克寓言”中陷得太深,积重难返。但亡羊补牢,眼下或许是一个大转变的开端。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9期,2016年12月22日—2017年1月5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