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写在“911”十五周年(重发)

2017年09月11日

编者按:在“911”恐怖袭击16周年之际,本刊重发胡平先生的这篇文章,以纪念罹难者,并提醒人们勿忘并努力消除产生恐怖主义危害的根源。

——本刊编辑部

 

2016年9月11日,纽约人在曼哈顿下城世贸中心原址举行了悼念911罹难者的仪式,纪念911十五周年。临近黄昏,两道巨大的蓝色光束射向天空,以象征倒塌的世贸中心双塔。

15年过去了,曼哈顿下城从一片废墟中重新站立,而且比先前更年轻、更繁荣、更有人气、更有活力。在发生过历史上最大恐怖袭击的这片地区,纽约人硬是把它建设成了一个人们最愿意生活、工作和造访的地方。

美国的反恐之战取得了重大胜利。当然,还不是最后胜利彻底胜利。反恐之战很难取得最后胜利彻底胜利。在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都需要继续反恐防恐。事实上,自911以来,反恐防恐已经常态化,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乘飞机要安检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恐怖袭击,尤其是那种独狼式的恐怖袭击,防不胜防。今年以来,欧洲就接连发生了好几次恐怖袭击。有评论者指出,虽然作案者的动机各有不同,但他们共同的一点是,他们都是自恋狂,想一鸣惊人,并引起他人的效仿,造成重大的影响,使自己成为烈士赢得永生,或者是成为新闻头条而大名鼎鼎。为了不让他们的意图得逞,因此,这些评论者建议,我们就不要登出他们的名字,不要登出他们的照片,不要详细描述他们的作案手法。简言之,就是不让他们出名,不要扩散他们的影响。

这层道理很简单。记得多年前,本拉登还没被击毙,中文网络就流传一个段子,题目是:“本拉登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惹不起的国家!”

想知道为什么吗?

某年某日,基地组织曾向中国派出五名恐怖分子袭击中国,结果:

1、一人炸立交桥,转晕于桥上;

2、一人炸公交车,没挤上车;

3、一人炸超市,遥控器被盗;

4、一人炸高楼,被保安狂揍:“叫你讨薪,叫你上访”;

5、最后一人成功炸矿,死伤数百人。潜回基地后,半年都没见有新闻报道(消息封锁),遂被基地组织以“撒谎罪”处决!

这里讲的5件事,前4件是搞笑,最后一件却有深意。最后一件讲的就是消息封锁。恐怖袭击的主要目的,还不在于它造成的直接伤害,而在于它的新闻效应,在于造成普遍的恐慌恐惧。消息封锁则把这种效应降到最低。

但问题是,消息封锁是专制国家的看家本领,自由国家想做也做不到。自由国家只能靠媒体自律。欧洲已经有几家媒体表态,他们不会登出恐怖分子的名字,也不会登出他们的照片。但如果有媒体要登(更不用说还有自媒体),政府无权禁止,所以,自由国家想封锁消息也做不到。

所谓“本拉登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惹不起的国家”虽然是编出来的一个段子,不过它却道出了一个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极权国家要比自由国家能更有力地对付恐怖袭击。自由国家对人民的广泛信任以及对政府权力的严格限制,这就给恐怖分子以可乘之机。而在一个奥威尔1984式的极权国家里,“老大哥”的监视无处不在,政府可以任意侵犯民众隐私,剥夺民众的自由,可以滥捕滥杀,株连无辜。在极权国家里,除了极权政府自己,别人谁也搞不成恐怖主义。

十五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文明与野蛮之战》。其中写道:“有人说,911恐怖袭击是一大创新,它改变了人类对战争的概念。不对。911恐怖袭击不是创新是复古,是倒退到野蛮时代。在野蛮时代,各部落、各国家之间打仗就都不讲规则,不分军人与平民,不分战时与平时,无所不用其极。在那时,饱受欺凌、走投无路的弱者要是用911式的恐怖袭击手段打击强者,只会迎来滔天大祸,被屠城屠族,灭国灭种。古代的情报更不灵,遭受恐怖袭击的一方更难以准确地找出谁是袭击者,怎么办?很好办,把有嫌疑的人员或族群统统灭掉就是。在古代历史上,被灭绝的部落、村镇、城市、族群、国家,难道还少了吗?”所以我要说:恐怖主义,包括911这种超级恐怖主义都不是什么新东西,但是,用文明的方式战胜恐怖主义倒是人类的新问题。十五年来,美国在坚持反恐防恐并取得重大胜利的同时,仍然坚持了自由,坚持了文明。美国仍然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仍然是当之无愧的自由世界的领袖,这一点才真的是了不起。

恐怖主义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个顽疾。它很难根治,不过其危害终究也有限。恐怖主义之所以能对我们造成危害,不是因为它有多大的实力,而是因为它总是躲在暗处,采取偷袭的方式,并且针对没有武器、缺少防备的平民。这也就注定了恐怖主义不可能真正做大,因为它一旦冒出水面,就可能招来毁灭性打击。相比之下,极权主义才是自由的大敌,因为极权主义可能做大。在911过去十五年后的今天,人们对这一点的体认应该比以往更清晰。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7期,2017年9月1日—9月14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