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四问京官 蔡奇不倒民怨不散(图)

2017年12月20日

近几个星期,北京骤然成爲一场巨大民怨的风眼。以大兴区发生的一次火灾爲理由,北京市的大兴、丰台、海淀、昌平等区组织了一场大清理,目标是外来务工人口集中的居住区和工作场所。这个行动以十分野蛮的方式进行,政府雇用的人员完全不顾冬季的严寒,强行将包括老人、妇女和孩子在内的穷困人口驱离住所,许多人甚至连收拾行李的时间也没有;他们工作的餐厅、货场、集市等则遭到城管的疯狂袭击,门窗被砸、摊位被毁,行动过后,一片狼藉。

中国网民将此称爲对所谓「低端人口」的驱赶运动,舆论的矛头直指北京市的最高官员蔡奇。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几位知识分子发出公开信,称此次事件「盖属北京开埠3062年以来绝无仅有的暴政,蔡奇书记实乃北京历史上空前绝后之第一酷吏」,并要求蔡引咎辞职。这份徵集签名的公开信在网络上迅速流传,签名者日益增多。看来,这场由政府非法施政引起的不满正在演变成一种社会动员,而且这个社会动员的矛头显然决不止于蔡奇本人。

关于京官蔡奇,我们不妨问四个问题︰首先,蔡奇本人在这场事件中究竟有无责任?从披露的信息看,虽然还看不出蔡奇是这场野蛮驱赶「低端人口」运动的直接发起者,但是一位区委书记在讲话中,指清理活动是市委、市政府布置的;而且有数个区同时参与行动,这说明它不是一个基层官员的自发行爲。不仅如此,这场运动进行得如此肆无忌惮,持续的时间如此之长,北京市并没有出面制止,因此北京的最高负责人蔡奇无论如何都有著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对驱赶「低端人口」这样的低级政治错误负有责任的蔡奇究竟是怎样一个官员?从蔡奇的履历看,他本是一个福建地方专科学校的工农兵学员,后来凭借政治权力强行索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地方执政期间,他并无显著政绩。引人注目的是,蔡奇在二零一五年初还不过是一个副部级官员,但在随后两年半的时间里小步快跑︰担任了不到一年半的国安办副主任、不到半年的北京市市长、不到半年的北京市市委书记,随后变顺理成章地进入了中央政治局。

第三,他是如何能够在官场上如此快速窜升的?这么一位沽名钓誉、没有真才实学和显著政绩的官员,在京城执政之初便招致天怨人怒并不令人意外,但是这样一个平庸的官员爲甚么能够得到快速提拔呢?其中的道理并不复杂︰他曾经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两度共事,先是在福建省,后来又在浙江省,他显然是习近平器重的人。习近平爲甚么要器重这样一个没有政绩的平庸者呢?只要看看蔡奇本人最近卖力鼓吹个人迷信的卑劣表演,人们似乎不难回答这个问题。

第四,水平低下的蔡奇在北京捅了一个政治上的大娄子,他自己没有半个字的自我检查,中央也没有一个人出来对其进行批评和纠正,这究竟是甚么原因?这种状况体现了中国政治最吊诡之处。如果要追究蔡奇的责任,势必就要涉及蔡奇一路高升的幕后推手,这样就会涉及最高领导人的威望。所以蔡奇是动不得的。任何追究蔡奇企图都会被视作对最高领导人政治权力的挑战。问题是,蔡奇不会倒,民怨也不会散,看来这场官府与民间的对垒还会持续下去。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12-1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4期,2017年12月8日—12月21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