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在何君尧的“愚蠢”背后(图)

2017年09月27日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街头发起了“反港独、反冷血、反伪学呐喊大会”,公开用血腥的语言威胁要对提出港独的人士“杀无赦”。对于身为律师的何君尧如此失态,正派的香港人都觉得趣味低级,十分不齿。民主派议员联署要求律政司追究何公开鼓动暴力的仇恨言论;一些建制派政治人物也出来与其划清界线。立法会议员、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公开批评何的行为是“愚蠢的”,这样做是为了“出位博见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表示,“无论政治立场如何,任何粗暴、侮辱性、恐吓性的言论都是不能接受的”。

叶刘淑仪认为何君尧“愚蠢”基本没错。但是我们更要关注其背后的个人品德、社会分裂和政治压制等原因。可以说,何君尧这样做是经过精心算计的。这个街头集会的一个重要议程是迫使香港大学开除法学院副教授戴耀廷。两年前,戴耀廷出于对顽固压制政治改革的北京强硬派领导人及其在香港代理人的极度失望,发起带有“公民抗命”性质的“占领中环”的大规模抗议运动,争取香港市民在香港特首和立法会选举中的民主权利。显然,戴的行为的出发点是一种政治抗议,至于他的行动是否违反法律,理当由法庭根据法律来决定。

香港法院本来已经开始审理此案,但是何君尧却迫不及待地跳将出来,征集一帮亲共的港人联名写信,要求香港大学开除戴耀廷。香港大学的校长对此已经明确地给予回答,认为戴耀廷没有在课堂上利用教师的身份要求学生冲击香港法律,他在大学之外的政治抗议与他在学校的职务无关。何君尧在无理取闹无果之后,便组织了这么一场集会。显然,这场街头集会是北京政权乐于看到的。何君尧当然知道,他的斗争对像是一名手无寸铁的持不同政见者,而支持自己的则是资源雄厚的北京集权政府。这种投机买卖可以说是无本万利。

何的投机当然首先是因为北京需要这样的政治投机者。前特首梁振英不惜采取强硬的政治姿态激化香港社会矛盾,以此来表示他对北京集权政府的忠诚,最后果然得到了一顶“国家领导人”翎带。有了梁作为榜样,后继者自然不乏其人。正是北京政府,它处心积虑地通过梁振英、何君尧之流来激化香港社会的矛盾,以此浑水摸鱼,乘机彻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以便名正言顺地将那一套“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的极权制度引进香港。这是共产党的本性,他们出尔反尔本是常态。而自由的香港社会有梁、何此类投机者,实在是香港的不幸。

这次集会所标榜的另一个诉求是“反对港独”。我从来并不支持“港独”的诉求,因为它既无法理依据,在现实政治中也没有可行性。香港社会支持港独的人不多,但是对散布港独言论的青年人持同情态度的却不少,一是因为他们认为主张“港独”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二是因为他们将此看作是对北京政府撕毁“一国两制”承诺的一种抗议。走上街头本是政治上的弱势群体表达自己诉求的一种不得已的手段,而何君尧之辈本来体制内的人,掌握着各种行政、媒体、法律等资源,他们却偏偏要采取街头政治的手段来向弱势群体示威,这种做法充分反映了他们恃强凌弱的下流品德,只会引起香港市民的更大反感。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09-2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8期,2017年9月15日—9月28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