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黄晓敏:说说我的法官二哥

2017年04月14日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土木休克退休法官黄云敏,因为“煽动民族仇恨”罪,在最近成为一个热门的敏感话题。

网友中知道一点底细,或者是对中国姓氏文化有些熟悉,以及从当事人的户籍地信息分析,频繁有朋友问我这位法官是不是与我有关,我直言不讳地答复:“是的,他是我的二哥。”不过,他这次再次失去自由,和我在内地的行为无关,和我们的亲情无关。恕我直言,二哥这次的再次出事,与新疆特别是南疆的危机局势有关,与农三师的腐败和反腐败有关,与农三师领导班子刚刚大面积的调整有关。

在我因为反击抗拒周永康、李春城等团伙被收进局子出来之后,对二哥在新疆南疆从事任何案件维权代理、民间维权事务,我丝毫没有与他进行过任何形式的维权合作关系。我从来不问他代理的任何案子。这不仅因为距离的遥远,还因为我和他在维权的理念上,惯用的行为方式上,存在很大的差别。他喜欢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款加上证据环环相扣,而我则认为目前的中国司法环境,是条款靠边、抗争力说话的环境。他的那个办法不是不对,而是作用不大。

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兄弟感情和对彼此感兴趣的话题的信息交流。说句实话,很多我从我的渠道获得的在当地发生的敏感信息,都是我第一时间让他帮我核实,由他确认真假之后,我再用我的话语平台向外界公开,比方北斗星车载定位系统、南疆和田暴力事件、农三师反腐败抓捕人数等等。

除此之外,我们类似的就是我们的性格脾气和行为方式。我和他一样嫉恶如仇、刚直不阿,容不得不讲理的人或是稀罕事。在新疆那个氛围里,也许他比我更直接更公开更直白。这点是我来成都多年以后,多少变的有些本土化的使然。

关于二哥为何年纪轻轻就被提前退休,据我道听途说的信息推测,主要是以下这几个原因。第一,在“竞争入岗”法院领导班子的时候,他认为自己从各个方面,都应该有可能进入班子——哪怕当不上正院长,也应该有个副院长的头衔,可最后的结果,不仅还是正科级庭长不说,而且又从民事庭调换到刑事庭作庭长(可能懂法院内部机制的人知道这个调整意味着什么)。后来他亲自给我说,败下来的原因是没有交5万元的“竞争上岗费”。此后,在一桩刑事案件的审理中,又和过去的同学、同事、战友三重关系的院长发生分歧和矛盾,即一个弱智女子“被怀孕”,如何确定是有脸面有权势的人所为,还是一个农民工所致,在定性上产生原则性分歧。最后,和这个院长有了个人恩怨,随后经常揭露院长的腐败行为,没有多久就被提前退休了。

根据我对社会的认识和对时局的了解分析,二哥在法院法官岗位上,带领当地一批退伍军人维权,估计也是被上面领导看不顺眼也不喜欢,是推动促进了他提前下岗的原因之一。因为下岗之初,他的愤懑情绪和失常行为,一直都在我的生活中。虽然待遇并不少拿,但是社会的失落感,给他精神上蒙上一股浓浓的阴影,一些怪言怪语表现得淋漓尽致。到过内地搞过传销被人欺骗,游山玩水到处交友雁过拔毛空来空去。最后还是回到了当地,偶然接触认识了一些和他一样,有牢骚、有情绪、有怨恨的农场蒙冤职工后,似乎找到了另外一种退而不休的生活方式。

这就是我的二哥,这个新疆南疆兵团土木休克市退休法官黄云敏,在过去和走到今天不被外人知道的点点滴滴——一般人不知道、可能身边的人也不知道的那些故事。

黄云敏在兵团农三师木舒克市法院,先后出任民事庭庭长等职务。退休后,成为一名独立法律工作者,为当地农场职工中的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

“作为体制内的退休法官,他是一位既懂法又有正义感,能够事不关己下挺身而出,用法律知识捍卫国家的法律,值得尊敬认同。至于黄色图片不稀奇,互联网上到处都是。他没有传播就不构成犯罪。”当地群众这样评价黄云敏。

7号是治安拘留,12号后是刑事拘留,罪名为“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就因为“去上访,上访也不犯法”这句话,黄云敏现在被羁押在图木舒克市看守所。

黄云敏简历

1958年7月1日出生在新疆疏勒县
1977年7月,兵团农三师45团场初中毕业,同年在农场务农
1979年12月,青海西宁服兵役
1982年12月,退伍回到农三师45团务农
1984年9月,进入兵团武警第三支队
1988年7月,再次退伍转业,同年进入兵团农三师劳改系统
1992年进入兵团农三师土木休克垦区法院
2007年8月,在兵团土木休克市法院退休
2008年起从事律师代理活动

2009年2月,以“持有枪支”被刑事拘留,30天后免于刑事处罚释放 

2017年3月 5日,因为“煽动民族分裂”“民族仇恨”等罪名,被农三师公安处刑事拘留。目前羁押在土木休克市看守所。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7期,2017年4月14日—4月2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