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刚:中国式的“爱国”

2017年03月15日

最近大陆社交媒体被抵制“乐天”刷屏了十多天,更是有不少“爱国”老中青在街头演讲、张打横幅、在“乐天超市”的大门口围堵顾客,甚至实施暴力,等等。笔者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国有了游行集会、抗议示威的自由了,难道“凌驾于宪法之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实施条例》也失效了吗?

参加抵制“乐天”的人数不少,其中除了别有用心的幕后操纵者,大多数人还真是以为自己是心系国家的“爱国者”。但什么是爱国呢?

依笔者之见,爱国除了爱这个国家的土地、历史、文化,更是要爱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希望他们生活得安全、富足、自由、有尊严。也就是说,爱国的根本是爱人。

再者,爱国也要讲道理。很多“爱国者”认为“爱国”是至高无上的情怀,可以不讲理、不顾道德、不择手段。经常听到一些人说:你是中国人,就应该站在中国立场说话。在他们眼里,剽窃国际知识产权是爱国,山寨外国产品是爱国,盗取发达国家高科技是爱国,王楠老公跑到日本酒店放自来水是爱国,运动员吃兴奋剂争金牌是爱国,贿赂外国政要是爱国……但结果呢?在国际社会中,中国由此丧失了信誉,中国成为没有诚信的国家和民族,为众矢之的。

众所周知,此次国人抵制韩国,是因为韩美部署萨德防御系统。中国政府认为,在韩国部署“萨德”,可监测中国的导弹发射,打破了地域战略平衡。为此,中国政府发起了抵制韩国的运动,由政治到经济,由官方到民间。韩国部署“萨德”,破坏了地域战略平衡;中国的小兄弟朝鲜屡屡核试就没破坏地域战略平衡吗?中国既然管不了自己的疯狂小弟,凭什么抵制韩国部署防御系统呢?谁都知道,没有中国给朝鲜输血,朝鲜顷刻就会完结。

退一万步讲,部署“萨德”,美国是主使,要抵制也首先要抵制美国。但是中国政府得罪不起美国,只是柿子捡软的捏,欺负韩国。再说,部署“萨德”是韩国政府的事,乐天商团不过是向政府出让了所需土地。出于国家安全,韩国需用这块地,乐天商团能够不给吗?中韩国家之争,而中国政府却明里暗里收拾韩国的一个民间企业,是不是很小气呢?

这些年来,中国抵制及对抗的国家相当多,美国、法国、挪威、瑞典、菲律宾、日本、韩国、越南、印度、新加坡、蒙古……再往前,毛时代自我孤立得更彻底,除了用钱买来的亚非拉穷朋友,几乎所有其它国家都是敌人,甚至包括曾经的老大哥苏联。当时的中国革命人民,动不动就被鼓动起来上街游行,反对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各国反动派……

不过中国的政治说变就变,人民反反复复地被忽悠。1972年首都街头“打爆尼克松的狗头“的标语还没有来得及撤下,周恩来就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设宴盛情款待尼克松一行。中越友好了几十年,同志加兄弟,共同抗美,大批的中国军人换上北越的军装,赴越南参战,许多中国军人死在那里;然而1979年,邓一声令下,中国对越南说战就战,中越兄弟成了仇敌,中国军人死伤数万,越方死伤十数万。前些年,中国与菲律宾势如敌寇,去年在国际法庭仲裁案中菲律宾大胜,中国抵制菲律宾的香蕉好热闹了一番,再后菲新总统上台、访华,带走了巨额投资,中菲和好。但今年2月21日在东盟外长会议上,菲律宾外长抗议中国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屿及将其军事化。有关这些,中国民众应该怎样才更算是“爱国”呢?中国式所谓“爱国”就是听政府的。

环望全球,中国在外交领域花钱不少,但有几个真正的朋友?中共就

此是否应该检讨、反思?

如前文所述,真正爱国应该是爱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普通民众觉不出钓鱼岛、南海和“萨德”对其生活有多大影响,那是政府、外交部的事。如果说,这些一定和普通百姓生死相关,那么南海白龙尾岛倒是中国的,中国渔民世代在那里居住,讲海南话,但是1957年,为了中越友谊,毛将之送给了越南。长白山是中国十大名山之一,唐代称为太白山,是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三江的发源地,但为了中朝友谊,1962年10月12日周恩来在朝鲜和金日成签订中朝边境条约,将长白山天池一切为二,将其附近1200平方公里的领土割让给了朝鲜。对这些,中国的爱国民众是否也该上街抗议呢?

其实,和中国民众生死相关的倒是雾霾、毒食品、腐败、高房价、缺德医疗等等,民众应该为之上街抗议。可是中国政府允许吗?如果真有谁敢为之上街抗议就是“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安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各种罪名。笔者就曾经因在北京街头张打横幅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锒铛入狱,同案犯几十人,其中最多的判刑6年半。去年雾霾严重的时候,也有成都百姓因为在街头戴口罩表达不满被传唤问话。

为什么与老百姓生死、利害相关的雾霾、腐败、毒食品,不允许民众公开表达不满,而对钓鱼岛、南海、“萨德”这些遥不可及的事情,民众却可以被鼓动起爱国热情,堂而皇之上街游行、抗议,甚至演变成打砸抢烧的暴力,而不被政府追责?看来中国式的“爱国”是由政府导演、操纵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5期,2017年3月17日—3月30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