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金芳:必须停止对良心犯的酷刑迫害 保障他们的健康生命权(图)

New!
2017年11月22日

20171110pengming.jpg (439×247)
在不到一年中中国三位著名民主人权人士在服刑期间去世(网络图片)

就在近日屡屡传出良心犯在监狱中或看守所内遭受虐待和酷刑折磨之时,又惊悉被囚禁近12年,累计坐牢长达22年的杨天水先生,在保外就医期间不幸病逝,这已经是在不满一年内继彭明、刘晓波之后第三位中国著名的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因病辞世,这不能不令人在异常的悲痛之中,着实担忧中国狱中良心犯们所面临的生存状况和他们未卜的命运。

一:酷刑给良心犯造成的身心伤害无法估测

因纪念六四和关注六四难属而被控“寻衅滋事罪”判处4年有期徒刑的陈云飞,近日再次遭受了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被下令以“龙抱柱”(将手与大腿铐在一起)体罚无间断地持续14天,而此前陈云飞还遭受“鸡啄米”(将手脚铐在一起)的酷刑迫害。通常这样的酷刑连续一星期就可能造成身体残疾,但陈云飞竟然被施刑14天!原由仅仅因为陈云飞想保持一份做人的尊严,不愿意奴颜婢膝地立正向看守问好,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恐怕是陈云飞十数年间的公民维权行动遭到当局的忌恨,导致地方当局的打击报复。

陈云飞,这位奔走于各地的人权捍卫者,秉守六四精神,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地传播自由民主信念,用自己的言行践行着自由战士对历史的诺言。而现在,酷刑对他的身体究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目前还未可知,更可怕的是,倘若酷刑仍然继续,在他刑满的那一天,他是否可以平安地走出监狱的大门?这显然是个值得世人高度关注的问题。

最近因709大抓捕而失去自由18个月的谢燕益律师打破沉默,披露了他在被羁押期间遭受的种种折磨:从早上六点到深夜十点被逼迫蹲在矮凳上,15天后腿几乎全无感觉;不发食物;数十小时的连续审问;殴打;看守在旁监视必须整夜保持同一睡姿;有半年的时间被单独囚禁不见阳光,无法获知任何资讯……

谢燕益律师的遭遇只是709案的一个缩影,被抓捕的数十名人权捍卫者,被上“电视认罪”接受官媒审判,被禁止接受司法救济——自由地聘请律师,被长时间关押不审不判,或在受害者遭受了种种酷刑后获得有限的自由,而相同的一点就是:都遭受过强迫失踪!连亲属都受到威吓和监控,哪怕是取保候审走出监牢后仍不得自由,监控、威胁甚至不得不与外界失了联系。而他们的愿望只是“所有人都能有尊严地生活,互相尊重,也尊重法治”,有着这样的愿望和为着这样的理想而努力,在这个国家便成了犯罪!

几年来,良心犯遭受酷刑虐待的案例屡见不鲜,可以说已经成为一种普通现象,也许,当权者认为光靠施以重刑不足以震慑其本人和同道,于是便全方位地残害异见者,仅精神的酷刑就包括威吓亲属、牵连家人、逼迫认罪、单独囚禁、剥夺律师会见权,等等,摧毁自由战士的精神和意志,使其失掉尊严是统治者最卑鄙最恐怖的新手段。

二:良心犯因病重保外就医几无可能

因筹备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而被控走私罪重判10年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先生,近日身患重病数次昏迷,家人为其申请就医一直遭拒,两年前就因为身体原因转到监狱医院服刑,家人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无法得知他的身体健康情况报告,而家人收到的体检报告还是2015年,虽然报告并不详尽,但当时已经确认他患有心脏病、前列腺病及腰椎病,此前的中风、脑栓塞等其他疾病未被确认检查。

姚文田于2013年10月在深圳遭抓捕,2015年5月被深圳市中级法院以“走私普通货物罪”重判10年有期徒刑,因出版和言论自由获如此重刑,年事已高身患多种疾病的姚文田先生如仍不能获准保外就医,假如必须服满刑期,他的生命安危谁又可以保证呢?

因创办《六四天网》被羁押在四川省绵阳市看守所的黄琦,律师会见后得知其在狱中受到虐待:被受指使的同监室人殴打致腿部受伤,关押期间的存款被扣押无法使用,导致连卫生纸都没钱购买,无法向其他刑事犯罪嫌疑人一样购买食品和营养餐,等等。看守所的警察一句“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足以让我们想像黄琦的处境!

黄琦是最早在中国大陆创办维权信息网站的人权捍卫者之一,并因此再度入狱。目前黄琦患有包括肾炎、肾功能衰竭、脑积水、肝脏囊肿、心肺等疾病,其80多岁的老母亲因黄琦患多种重病,曾致信有关部门要求为黄琦保外就医,没有哪个政府部门愿意倾听年迈母亲的心声。面对当局的逼迫认罪,黄琦的回答只有“如果强迫我认罪,你们能够得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还有709一案中获刑最重的胡石根先生,因追求宪政民主累计获刑逾27年零6个月,这一次又失去自由两年多了,自遭到抓捕不久就在监狱的医院里度日,虽然家属每月探视可以隔着玻璃打电话,但胡石根的身体状况究竟怎样,如果病情不严重为什么要长期在医院里服刑?如果病情严重为什么不能保外就医以让他得到更好的治疗和照顾?

事实表明,良心犯若想获得保外就医的机会几乎为零,除非像曹顺利、刘晓波、杨天水这样,直到生命垂危的时刻,才被当局逼着家人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其实只是为了给逃避责任留下借口而已。即使如此,哪怕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是在重重的监控之下,无法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

三:释放一切良心犯

酷刑不仅指肉体的摧残,还包括精神的虐待,任何形式的酷刑都是国家犯罪,尤其是针对良心犯的酷刑,中国政府已经在1986年12月12日就签署并于1988年批准加入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但是,针对良心犯的酷刑迫害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在近几年成了一种普遍存在。如此下去,良心犯们的健康权和生命权从何得到保障呢?曹顺利、彭明、刘晓波、杨天水们的悲剧何时才能够不再重演呢?

健康权和生命权是公民享有的天然权利,也是最基本的人权,而针对良心犯们的酷刑造成的直接伤害往往会导致他们失去健康权甚至是生命的权利。几年前我就写过《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生命健康刻不容缓》一文,其中有提到杨天水先生:“已经累计服刑18年之久的杨天水,再次入狱导致他的健康急剧恶化,在南京监狱杨天水患有结核性胸膜炎、肾炎、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由于在监狱中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杨天水曾多次向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因杨天水坚称自己无罪,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无一不遭到拒绝。为了争取自己依法享有的生命健康权,杨天水数度绝食抗议,终没能唤起执政者的一点点良知。”不想,疾病终没能使他走出监狱的大门,此时此刻,又一位中国最优秀的民主战士就这样离开了!

我们不能总是让泪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虽然是身处寒冬前行的脚步也因此变得异常艰难,但监狱里我们的同道和朋友,他们的处境远比我们要糟糕一万倍。曹顺利走了,遗体至今不知安放何处;彭明走了,外界至今不知原因;刘晓波走了,他的妻子却仍不得自由;杨天水走了,外界无法联系家人前往祭拜!

现在中共的监狱里,还有王炳章、陈西、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陈卫、刘贤斌、郭飞雄、伊力哈木、张海涛等等,或数度坐牢或被判处15年以上重刑的良心犯们,请给他们多一点关怀吧,他们是最黑暗的长夜里的一盏盏灯火,燃烧着自己,给我们的却是光明和温暖。而我们,能够为他们做的也许只是“不忘记他们”!

停止对良心犯们一切形式的迫害,依法保障他们的基本人权,释放一切良心犯,避免杨天水们的悲剧重演,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必须要做的事,唯如此,才会赢得世界的真正尊重。如果一个国家将坚守良知、捍卫正义的优秀公民视为罪犯,那么这个国家就不配拥有美好的梦想;如果一个国家动用无耻的手段摧毁一个公民的尊严剥夺他们的健康和生命,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受到审判和唾弃。

——转自民主中国(2017-11-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3期,2017年11月24日—12月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