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金芳:蒙眼闭嘴之殇

2017年06月16日

当一个人被强迫蒙上双眼,不允许他再观感世界的色彩缤纷;当一个人被强迫捂上双耳,不允许他再倾听人世间的交响乐章;当一个人被逼迫闭上嘴巴,不允许他再用真话表达情感和思想……试想,当一个人没有了自由言说的权利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时,他将陷入怎样无边的深浓的黑暗!就是在这样不能听、不能看、不能说的时代,2017年6月1日,历经三年酝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与此同时,在此法的基础之上,为了强化对互联网信息内容的管控,为了全方位掌控意识形态领域的话语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也在同一天正式施行。

其实自中共建政以来,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过真正表达的自由,只不过,近年来钳制言论的魔掌再一次攥紧了铁拳,就这样日复一日,中国人正在丧失做一个真正的人的能力。于是,在如此灰暗的环境下,真相被谎言掩埋,良知被贪婪取代,似乎整个社会都被无处不在的绝望和麻木充满。

然而,终究还是有一批人,坚持选择用记忆唤醒真相,用真话揭露谎言。哪怕是社交账号被封锁删除,哪怕是失去了维持生计的工作,哪怕是遭遇传唤、抄家,更哪怕因此被冠上各种各样的“罪名”投进监狱!就在《网络安全法》和《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实施之时,恰逢八九六四大屠杀28周年之际,不愿意自愿蒙上双眼闭上嘴巴的勇士们,并没有被这两部恶法吓阻,而是选择了拒绝遗忘和拒绝沉默,他们努力争取像一个真正的现代公民那样用语言、用行动向世界公开宣示了人格的独立。

在广州,一名大学生因为在网上转寄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数万人纪念六四晚会的照片后,竟然被校方强行带走,在被扣留近13小时后,校方逼迫这位大学生在休学与退学间二选其一。

公民自行印制“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等字样的文化衫,也被中共视为一种“犯罪”,涉及到广东、上海、福建、河北等地的公民因此被传唤,公民董奇还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到刑事拘留。

南京维权人士史庭福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身穿写有“六四”字样的衬衣,呼吁大家牢记历史,勿忘“六四”,后被警方抄家并遭刑拘。

湖南株洲十余公民用人体摆出“六四”字样,希望以这样的人体行为艺术纪念六四,郭闽、郭胜、李明、陈思明、唐雪云、唐玉春、陈小平、文博、陈华柱、刘镇等人因此被行政拘留或传唤。

十年来坚持纪念六四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被非法扣押5天,张恩广、李红卫、高祥明等人也因为和孙教授一起纪念六四28周年遭到关押。

李小玲在天安门广场手举“珠海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的标牌,后被北京警方带走,再后李小玲、周莉、李学惠、卜永柱、泉健虎、赵春红、赵欣、梁燕葵等8人被控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还有,中共当局为了让所有人都不再记起1989年6月4日这一天,“六四”作为敏感词遭到屏蔽,所有关于六四的记忆都被网络删帖、禁言,封号、封群,驱逐、抓人,但是,随着人类技术的进步,中共只手遮天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不敢正视罪恶历史而欲盖弥彰的结果,只能是越来越多的人千方百计地想去寻求真相。在互联网成为全球化的今天,企图用暴力和欺骗来统治社会,用法制代替法治治民,用侵害基本人权作为愚弄人民的手段,注定是要失败的。仅以民间纪念六四为例,从发生大屠杀的那一刻开始,28年来民间就从未停止过拒绝遗忘的抗争。而纪念六四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从传播真相,揭露谎言,记录历史做起。

6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安全法》规定,禁止互联网用户发表包括所谓的损害国家声誉、扰乱经济或社会秩序、或意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在内的信息。而同一日施行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提出通过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公众账号、即时通信工具、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禁止未经许可或超越许可范围,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活动。同一日实施的还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管理实施细则》和《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行政执法程序规定》。这些法律的实施意在禁止一切质疑和反对的声音,所有的新闻和时政都必须由“党”统一发布,其目的再明确不过了,通过立法的形式让习惯了“说不”的你们统统闭嘴,就像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在不断被关闭的个人博客和微信帐号后,所表达的那样“我感到彻底的无助”、“感觉我发出任何声音都是不被允许的。”李承鹏在北大的一次讲话上曾这样说过:“民众能否自由地说话,是这个国家是否步入文明的最重要的标志,让民众说话,国家才有生命力。”

自1949年至今,中国人何曾有过自由言说的权利?甚至连记忆的权利都没有!从中国老百姓根本就看不到的艾晓明的《夹边沟祭事》,王友琴的《文革受难者》到吴仁华的《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天安门事件逐日记录》等纪实文字,再到近期引发舆论热点的方方的小说《软埋》,分明看到了中国人在记忆与遗忘的战斗中,在怎样记录守护着中国现代历史中一幕幕人权惨案。

倘若一个国家连正视历史的勇气都没有,连让人说真话的胆量都没有,那便是这个国家的懦弱和自卑。柴静说:“一个国家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能够珍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

当权者可以动用国家机器蒙上人民的双眼,剥夺人民自由言说的权利,用千万条恶法束缚住人的言行,但是,却怎么可能同时束缚住人的思想和灵魂?不管当权者想“软埋”记忆还是“软埋”言论,逆世界主流文明的妄举都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人性毁灭的灾难。当人们蒙受蒙眼闭嘴之殇痛后,为思想自由而宁愿舍弃身体自由的勇士将会逐渐成为社会的大多数。
 

——转自民主中国(2017-06-1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