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替你们累得慌

New!
2017年09月07日

从2017年8月9日起,我老家湖北恩施的警察又开始对我姐姐姐夫们威逼利诱了!让他们劝我不要“闹了”,只要我什么都不做,给我和王全璋,孩子上北京户口,给孩子上北京最好的学校,给我找工作。最可笑的是,警察告诉我姐姐姐夫,说王全璋根本没把我当妻子,瞒着我有几百万存款。

这个消息让我很振奋,原以为我嫁了个小律师,没想到还是个小富翁啊!王全璋失踪2年多,原来是给我搞钱去了!

想想这两年过的实在辛苦!本来只是为了丈夫心眼好而努力营救,突然又冒出来几百万,我更要豁出命去奔走呼吁了!

可是,一位709被释放回来的律师说,他出来后银行卡上的几十万不知去向。听得我心里又揪了起来,暗暗发狠:如果王全璋出来后,银行卡上的几百万不翼而飞了,公安们,我跟你们没完……

我的姐姐姐夫们被谈话只是个开始,这两天又升级了。从村、镇、县、州层层级级全面行动。

8月18号村支书和副镇长,不远千里,跑到北京石景山区我家里,找了我爸妈,说:“让李文足不要乱跑了,被人利用,跟国外势力扯上关系就危险了。咱们老家所有的人都知道李文足已经被抓了,你们两位老人也要被抓了,我们是好心来看看,北京也没什么好的,我们来接你们二老和外孙子不如回巴东吧。”好在我爸妈心里明白,没有上当受骗。

这一招不灵,厉害的手段来了!昨天我老家炸了锅:六姐夫工作调动取消了,姐姐旅游取消了,以后去哪儿都要打报告;四姐夫工作也停了,给他俩的任务就是把岳父岳母接回巴东,接不回绑回,要不然工作别想干了;三姐,五姐被约谈,六姐出差在外已经接到公司通知,回家谈话有任务;连我的外甥都被恩施州政法委书记约谈了。

我就不明白了,王全璋被抓了,我是妻子,为什么迫害妻子的家人?只有一个目的:让我屈服,放弃对丈夫的营救。

我承认:家族给我的压力非常大。我姐妹七个,我是小七。我不会责怪我的姐姐们给我的压力,因为她们被欺骗被恐吓,以为妥协沉默就会有好的结果。我只是在这里跟姐姐们问一个问题:我们姐妹七个,小时候我被人欺负时,你们会安慰我跟我站在一起,勇敢的姐姐还会为我出头。为什么现在我被无耻的官方欺负时,你们竟然认为是我连累了你们?没错,我是王全璋的妻子,你们如果说王全璋连累了你们,其实就是我连累了你们!我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你们被公安骗住了、吓住了。我让步了、妥协了,下一步会怎样?我就会被欺负的更厉害!北京户口、最好的学校,王全璋账上的几百万,我们一家的自由,统统都是巴东天边的云,三峡岸边的风!

我在此正告无耻的政府官员和一切作恶的人:无罪释放王全璋是最正确的解决问题的途径!

你们如此绞尽脑汁,丧尽天良,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我都替你们累得慌!

我知道你们盯上了王全璋那几百万,再警告你们一次:那钱是王全璋的,也是我的!如果你们花了,我跟你们没完!

姐夫已经在来北京的路上,带父母回巴东。

709李文足
2017年8月20日

——转自twitlonger(2017-08-2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7期,2017年9月1日—9月14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