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黎学文:这真是一个悲伤的夜晚

2017年05月03日

今晚,真是非常的沮丧。晚饭后,在微信群里,看到有朋友发出了胡佳在病床上发高烧、病情又开始不稳定的消息,心立马揪起来。自从得知胡佳生病的消息后,一直挂念着,前几天传出已经转好的消息,心刚刚宽下来,不想今晚又传出不好的消息。群里的朋友开始发为胡佳祈祷的文字。顿时,人就感觉不好了。

胡佳和胡石根长老是民间抗争的符号性人物,是我最尊敬的两个人,胡长老已被判重刑,头发雪白的在狱中服刑,前段家属也传出身体不好的消息。如今,刚刚四十出头的胡佳也身患重病,我真不知道老天为何如此不公,义人为什么总受折磨?除了经历的牢狱之苦,肉体的病痛又来蹂躏他们。在匪帮铁血打压,民间士气低迷急需道义领袖的时候,他们是无比重要的存在,是沙漠中的水,地上的光,我无法接受更多的伤害加诸于他们身上。民间这两年的损失太大了,他们已经承受太多太多了。我们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损失了。

几年前刚认识胡佳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有肝硬化,在常年服药。他是很多年的佛教徒,曾对我说:自从陆肆后,他就不吃肉一直吃素到如今。胡佳平时总像个谦谦君子,朋友聚会的时候,他总是话不多,眼睛里含着温柔善良的笑,间或说一两句,却常常一针见血。他常常因为自己的人身自由被限制过多不能做太多的事而遗憾, 因此,每次能够“溜”出来的时候,他就尽可能去做更多的事,到维权现场、去看望需要帮助的朋友,哪里需要他就赶往哪里,无论对方是普通的上访者,还是知名的艺术家、活动人士,他总是开着那辆我认不出牌子的车,永远在路上。他总是把最后走的人一个个送到家,北京城那么大,胡佳却宁愿做所有朋友的司机。其实他在不自由的状况下做的事、帮助的人比我们这些还有很多自由的人多许多,想到这里,我就为我的怯懦和自私感到羞愧。

几年前胡佳在停车场被黑暗势力暴打,我赶到民航医院去看他,在医院的走廊里,看见他的脸部和鼻梁都在淌血,鼻梁骨都快断了,看着真让人心疼。他却显得很镇定,一个不折不扣的硬汉。做完包扎手术,还坚持要开车送我们几个来看望他的人回家,我们坚持让朋友开车送他回家,一直送到他在通州“自由城”小区的家,他指着门口的摄像头告诉我:全是监控,经常24小时上岗。他是“自由城”真正的囚徒,“自由城里”的胡佳,享受的却是最大的不自由。而他,却一直以最大的勇气在反抗不自由。

晚上想着胡佳,心神不宁,几次打开脸书,却都不耐烦的关掉,脸书上几乎都是海外那个郭某的消息,我平时也带着看戏的心理去浏览,可今天却觉得特别的厌恶。我们的朋友胡佳在重病中煎熬,即使郭某今天曝出核弹,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去关注,对于我和一些朋友而言,胡佳才是重要的。大陆的希望永远在民间,在像胡佳那样的勇敢的抗争者身上。我们的心在一起,我们为他祈祷。

我离开电脑,和女友出去散步,她明天就要出差,要为一起公益维权案件奔走,四川省的两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被强奸了,家长无助,急需律师救援。散着步,听着她讲述案情,我的心又沉重了起来,为什么这个国度,有那么多黑暗的畜类,我无奈的自言自语着:要是有枪,我一定把那些王八蛋杀光。

可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能徘徊在街头。我突然想去小超市买瓶啤酒喝,路过麦当劳,在路边的花坛边,我看见一个送外卖的年轻人,倚靠着他的外卖车,半躺在水泥地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手机视频。他在忙碌后暂时的休憩中,我看着他舒展的样子,突然有些羡慕:要是我能像他那样活着该多好,哪怕辛苦,哪怕粗糙,哪怕混混沌沌,但也许不会关注那么多的人间痛苦,不会如我现在这般焦灼。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还会继续痛苦,继续发声,继续坚持。

买好啤酒,我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慢慢喝,我又想起生病的胡佳,不由自主的掏出手机,朋友圈里突然跳出王万琼律师写的一段话:“今天是徐纯合被枪杀两周年的日子。今天才得悉他母亲在去年夏天因横穿马路被撞身亡,而他母亲为他聘请的律师谢阳仍身陷囹圄。生于斯世,活着或许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这段话像电流一样击中了我,时间真是太残酷了,今天居然是徐纯合被枪杀两周年的日子!我第一次知道他的母亲,竟然也随他而去了!我记得两年前被疯传的视频里,他那白发苍苍的可怜的母亲,那么好的一个母亲,大仇未报,居然也遭不幸。我把这段话告诉给身旁的女友,女友幽幽的的说:“也许离开这个悲惨的人间,对于她是件好事”。

我沉默着。是啊,人间有时候真的很悲惨,对于很多人来说,离去真的是个解脱。可总有人还会选择坚强的活着,活下来,为尊严和自由活下来。

由徐纯合,我又想起了屠夫,正是徐纯合的被杀,屠夫站出来,由此导致他后来的被捕,直到如今,他依然在狱中坚挺,不认罪,不投降。就在今天,又传来葛永喜律师的消息:去天津会见屠夫又被有司拒绝。许多的人和事,就这样全都挤在了今天,貌似巧合,又不是巧合,这难道是上帝的安排与考验?!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夜晚。2017年5月2日,当很多人在五一难得的假期中休息的时候,我却迎来了最悲伤的一个夜晚,我知道:明天太阳会依然升起,悲伤也许会过去,可是我会记住这些悲伤。

2017年5月3日凌晨两点

(国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8期,2017年4月28日—5月11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