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自由的灵魂不会泯灭(图)

2017年04月19日

美丽岛事件后,国民党政府全岛搜捕党外人士,施明德逃脱后被当局以“叛乱罪嫌”悬赏通缉,他的美籍太太艾琳达被驱逐出境后经日本来港,借《七十年代》的访问把详情传回台湾。施明德文化基金会图片

台北市长说“香港很无聊”,又说香港连选举都无,“自由灵魂都没有了”。

一个地方是不是无聊,要看你是短期来玩、长期居留、来的目的等等而定。美、加、澳洲都好山好水好空气,但由于文化差异、难融合主流社会、个人长久的关注不在那里等因素,住久了也会觉无聊。

香港当然是小地方,但在海峡两岸都缺乏言论自由的时代,在香港可以看到大陆或台湾老百姓看不到的信息,不同政治立场的人和思想可以交流冲击,一个人凭良心讲话不会损及自身安全。那时候,许多台湾的知识人、党外(国民党外)人士来香港,如饥似渴地到图书馆看数据,看香港报纸,买香港杂志,对他们来说,香港不仅不无聊,而且十分有聊,甚或是全世界最有聊的地方。

1979年12月,台湾发生美丽岛事件,在逃的施明德被通缉,他的美籍太太艾琳达被驱逐出境到日本,但旋即来香港,找人联络我主编的《七十年代》月刊,做了一个长篇访问,刊在1980年元月号,以第一身经验,详细谈述事件来龙去脉,震动海内外,也传回台湾。那些年,台湾岛内争取民主的抗争活动,许多消息都找一些关注台湾的外国人带来香港,交给《七十年代》,我们发表后,再传回岛内的杂志刊登,推动台湾的民主化。那年代,海峡两岸都依赖香港这个由英国人提供的保护伞下面的自由灵魂,去传播信息。香港人,从不会看不起缺乏自由的海峡两岸,因为自由的灵魂天然地就会关注所有不自由地方的人们,天然地会同情和支持他们为争取自由的抗争。他们成功,我们欣喜,但从没想过要人记住香港人的角色。

没有错,香港地小人少,在香港前途谈判中没有角色,被两个强权支配并出卖了。没有民主的香港,当然不具有自由的灵魂。但香港人长期铸成的自由灵魂却没有消失,十多二十年来,香港人的自由灵魂一直抗击强权,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去争取民主,争取自主权利,奋力捍卫被逐渐夺去的自由。由于力量悬殊,香港的民主争不到,而且自由和法治也在褪色。在抗争中,政治犯,这个台湾曾经熟悉而现已消失的名词,在香港出现了。当太阳花运动占领立法院、攻占行政院的被告或判无罪、或获轻判、或撤回控诉的时候,香港好几位为了公众权益而参与抗争冲突的青年被重判入狱两至三年。“今日香港,明日台湾”本来是30年前台湾人的期待,现在同一句话却成了台湾人的梦魇。

但香港人的自由灵魂,是不会在强权压制下泯灭的,自由灵魂也不会因自身受压而减少对其他人争取自由的支持。太阳花运动期间,一个香港人在台湾身挂纸牌,上写:“我是香港人,请台湾踏在我们的尸体上,想你们的路。”他代表了香港许多自由灵魂对自己处境绝望,却仍要对台湾发出警惕的呼叫。

成熟的自由灵魂即使本身受压也会对其他受压灵魂伸出援手,惟望初尝自由滋味的灵魂不要对其他受压灵魂轻蔑相讥。

——转自苹果日报(2017年4月17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7期,2017年4月14日—4月2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