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原风:港商与香港本土文化的兴衰

2017年02月07日

历史拿中国开了个玩笑,才造就了香港本土文化后来曾有的煌辉。一九四九年中共在苏联的军事援助下打败国军,国府仓皇败退台湾。曾经是远东国际第一大商埠,也是当时中国经济与文化中心的上海,瞬间掀起狂风巨浪。中共发动三反五反,上海商人流行跳黄埔江与跳外滩高楼。在红色的海啸中侥幸跑路的沪商与江浙的士绅子弟,也不想踏足两蒋父子搞党国的台湾,都挤到英帝国的殖民地商埠香港来了。这当中也包括曾任香港特首董建华的父亲船王董浩云,他脑瓜子比带着十多条远洋轮船回国投奔中共,后服毒自杀的四川船王卢作孚机灵,董浩云可不想玩上海资本家流行的外滩蹦蹦跳的游戏人生给阿共看,带着小董建华、卷着家私细软往香港跑了。所谓危邦不居、乱邦不入。董建华这时也是一个懂事的小屁孩了,想必还记得这段董浩云带全家人跑路、政治避难香港的人生经历。

自从孙文引进苏联势力勾结中共,组织黄埔军校师生发生武装革命,颠覆北洋军阀政府,之后中国战乱不断。南海一隅的香港,这个英帝国殖民地的海港城市就成了中国人的诺亚方舟,中国传统文化与才俊之士的避难所。

为躲避战乱与饥荒农家子弟李嘉诚来了;为了不被共产、上海富二代董建华来了;为了不被中共政治肃反、中共警察倪匡来了;因为父亲是地主被镇压,为了活命两广士绅子弟梁羽生来了;因为是党国官二代、早跑早好的影星林黛来了;因为出身不好,而在中国失意落魄的江浙士绅子弟金庸来了;为了不被公私合营,电影院开拓者后来的邵氏影业公司、无线电视台邵老板来了。

中共在出动军队支持朝鲜金日成政权发动韩战的同时,中国大陆也被中共拉下了闭关锁国的专制铁幕。后来更因中共统治制造的饥荒,大批的广东人逃亡香港。做为一个转口贸易的海港城市香港一时社会与经济是显得前景茫茫。

这时香港多年来奠基下的本土文化价值观与法治社会基础显露出来东方之珠的光芒来了。

“爱拼才会赢”,香港的法治社会与自由市场经济给来自潮州的李嘉诚等大陆乡下少年提供了商海拚搏的广阔天地,李嘉诚凭借生意头脑从跑业务到制造塑料花大王再到房地产称雄香港。因亲共而在上海滩搞得悲悲戚戚的荣毅仁家族小孩也是后来见势不妙跑到香港才重整家业风生水起。

香港这种海港贸易城市本土蔚蓝色海洋文化所具有的包容性以其广阔的胸怀,吸纳了来自中国上海滩的沪上文化,汇入了顺珠江而来历史悠久的华夏岭南文化,也融入了在中共大陆与两蒋党国台湾不受待见的闽南文化,而因海洋贸易与战乱而来的南亚东南亚文化也在香港有立足之地。

在因中共残暴统治使中国大陆变成一片文化荒漠之地,两蒋在台湾党国统治使知识分子噤若寒蝉的时代,楚材晋用的金庸梁羽生凭借香港深厚的本土文化土壤背景,以武打政治小说开创香港本土现代文化与文学发展的一片新天地。而随着香港经济的发展与本土文化沉淀,厚积薄发出来以粤语影视歌的文化形式,以梅艳芳、黄家驹、张国荣为代表的香港本土文化随之向着中国大陆与台湾及世界各地传播。

香港由一个南海一隅的寂静小渔港发展成现代国际金融中心与国际自由贸易中心,也曾经是经济腾飞辉煌一时的亚洲四小龙、国际制造业名城。这些都离不开那些爱拼才会赢穿过两岸三地,走遍全世界的香港商人的勤劳汗水与智慧。他们在经商的同时也将香港人的理念精神与香港本土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这种朝气蓬勃的香港本土文化所表现出来的香港精神感染了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香港本土文化影响席卷世界各地,受到各国人民的喜爱。

但九七中共来了。一国两制没有落实给港人,却带来了中共的黑金政治。

香港商人被中共拖入黑金政治的沼泽。董建华等港商在帝都依靠官府势力大拆大搞房地产,李嘉诚在福建三坊七巷与上海滩东八块强拆得中国老百姓是一地鸡毛。逼得访民到香港街头游行抗议打横幅,向香港普通市民控诉上访,更坏的后果是这种港商引入的官商圈地运动是中国本就薄弱的法治在贪婪的黑金政治面前荡然无存。今天中国大陆的访民财产公民权利受到侵害,明天就轮到香港市民了。香港市民也无奈,这城也是李家的城呀。

香港上市上柜的牛奶公司在中国毒奶粉事件中受到港府的包庇,香港上市公司中电投在中国原住民族地区强占侗苗土家族世代相传的房子与土地家园逼得这些原住民族维权向联合国上访控诉,使香港这个现代国际都市蒙尘纳垢形象受损。而来自中国的官商势力在香港洗钱套现已破坏了香港的金融市场与法治营商环境。特别是中共黑金政治对香港制造业的掏空使香港经济基础崩塌。

中共对香港本土文化的打压与港商展现给世人的负面影响让香港文化热迅速退潮。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离奇般偷渡回中国内地主动向政法机关投案自首让香港新闻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荡然无存。

香港少年正是因为看到了香港商人受到中共黑金政治挟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与香港知识精英的软弱,为捍卫香港的价值观与本土文化,发动反国教的香港本土文化运动,凭着一腔热血感动与动员数十万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人们才恍然发觉,曾经如东方之珠向世界发出璀灿光芒的香港本土文化,在中共一国两制名义统治香港后已是日趋沉沦了。

香港少年发动的本土文化运动,促使香港的知识与社会精英反省如何摆脱与切割来自中国的黑金政治文化。唯有实现香港的民主、保持原有的自由、人权与法治社会环境,香港才会有明天,香港本土文化才会再次绽放出东方明珠的光芒。

这一切其实在九七回归前,从台湾来香港的音乐人罗大佑一曲《皇后大道东》已酣畅淋漓地表达了。

“皇后大道东到皇后大道中……,这个同志要来搞搞新意思……。”

——转自民主中国(2017年2月5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2期,2017年2月3日—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