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两点心:校园黑社会化与官场内斗——谈泸州学生死亡事件

2017年04月14日

最近泸州太伏中学学生赵鑫遭遇校霸欺凌导致其死亡事件,迅速传遍社交网络。在此事件中,官方掩盖真相、包庇罪恶的处理方式引起民众公愤,其恶劣程度超过了山东聊城于欢案!这起恶性事件反映出了以下几个问题。

一、校园出现黑社会化的现象

如今整个中国都在加速黑社会化,从农村强拆的现场,到工厂老板的办公室,再到学校校园,黑恶势力的影子无处不在,它正从上到下全方位地侵蚀着中国!

4月发生的赵鑫案并不是特例,收保护费、打群架等黑社会行为在学校早已普遍存在,校霸欺凌事件更是层出不穷。网上不断有这样的视频爆出,比如武当山一学生用钢管猛打同学;泸州两个学生李洋、王成被打得奄奄一息;彭州隆丰中学女学生被扇耳光;云南女学生持棍殴打并扇同学耳光,等等。这些视频中施暴者都极其凶狠,令人震惊!这充分说明国家黑社会化已严重影响到学校,导致学生们的行为及他们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呈现流氓化、强权化、黑社会化、凶残化!最近几年中国的社会治安环境日益恶化,骗子横行,案件频发,大有重返八九十年代黑恶势力最猖獗时代的兆头!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百年大计,可面对黑恶势力对学生思想行为的渗透与校园欺凌事件的频发,中共政府束手无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正反映出中共体制难以为继的现实!

当一个国家在逐步黑社会化时,其势必会影响到在学校读书的孩子,正如重庆一个小孩说的那样:“社会是个大江湖,学校是个小江湖,自个要学会保护自个!”当每个人都要用拳头才能保护自己时,那这个国家已经名存实亡!

二、网络、媒体维护正义的作用正在丧失

在胡温时代,当一个事件被网络、媒体传播得沸沸扬扬、人人愤慨的程度,官方忌惮民意,还会主持一下公道,比如孙志刚事件、许霆案。可自习近平上台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不管是在前的徐纯合案,还是现今的明经国案、赵鑫案,舆论再热,批评声浪再大,都没用,官方我行我素、坚决维护各级政府。这种现象不但在大陆,乃至在香港也是如此,不管香港百姓如何抗议,官方始终都不会让步!

罔顾民意是当今官场的一个新特点,这对那些想靠网络改变中国、促进中国进步的人来说,不啻一棒重击。

三、热点事件与官场内斗

中国官场内斗已经达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热点事件常常可以用来打击对手;至于事实真相如何,公义如何,并不重要。

于欢案的爆发有很明显官方操作的痕迹。一个去年的案件突然在今年爆发,显然幕后隐藏着某些目的。此事爆发后不久,山东省委书记被迅速撤职,还不到退休年龄的姜异康退居二线,而省长郭树清在事件爆发前就调离了山东。

此次泸州赵鑫案或许也会促使四川官场发生变化。

如今正是十九大换届前夕,大部分省市的党政一把手都调整过了,只有北京、四川等少数几个省份没有动。而现任四川省党政一把手都不是习近平的人马,赵鑫案闹得民愤滔天,习近平很可能趁此事件把四川省党政一把手更换成自己人马。当然,按照以往此类事件的惯例,泸州的一些地方官也会受到处罚,以安抚人心。

现今,赵鑫案让四川官员们搞得人神共愤,舆论声讨响遍全国。此案,习近平、李克强本可以及时介入,还死者一个公道,就势制止学校欺凌暴力,如此他们会获得民意,这远胜于搞个人崇拜,但是他们没有。当局处理此案一是瞒,竭力掩盖真相;二是压,派数千军警镇压抗议的民众;三是买,拿钱摆平家属,不了了之。问题是,此类事件不从制度上解决,会源源不断地涌出。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7期,2017年4月14日—4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