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梦话治国”的挑战(图)

2017年08月07日

2017年世界舞台上演的政治大戏虽然精彩纷呈,却也越来越令人感到惊悚不安。对天下大势,不少乐观的人开始转为悲观,感到一个黑暗时代正在到来。很多人深感困惑的一个问题就是,在物质如此丰富,资讯如此发达的时代,人类进步的大势为什么可能发生这样戏剧性的逆转?

这个问题其实上个世纪也曾困惑过许多进步主义者,英国作家奥维尔通过《1984》这本奇书,给出了发人深省的答案:一种完全建立在谎言之上的极权统治与现代的物质文明并非不可兼容。在柏林墙倒塌、前苏联和平解体之后,所有人都相信,《1984》的噩梦不会重演,但2017的世界却让我们惊讶地发现,《1984》对世人的警告并未过时。目前百老汇正在上演《1984》改编的话剧,令观众最为震撼的就是,奥维尔的故事,竟能在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引起强烈共鸣。

理解21世纪进步主义面临的挑战,一个重要的线索就是理解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中国极权统治近40年的变革,始于粉碎“四人帮”开始的讲真话时代。被毛泽东打倒的邓小平及中共元老就是借著当时讲真话的大潮,回到权力中心。邓小平清楚地认识到这个真话大潮对中共政权的颠覆性威胁,同时也看到了用改革来推迟危机的可能。因此,在打压激进真话的同时,邓大体维持了讲真话的空间,从而推动了经济改革的成功。可惜的是,邓的政治改革失败了。

六四惨剧的一个重要启示就是,至少对邓小平这一代中共元老来说,不可能让他们拱手交权,接受一种羞辱下台的结局。而六四之后,美国很快就恢复姑息中共的对华策略,其重要假设,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自由可以导致中国政治的“和平演变”。

江泽民、胡锦涛秉承邓小平韬光养晦的遗训,一面闷声发财,一面空话治国。空话治国看似给了自由主义一定的话语空间,但“伪自由”的语境也为掩护权贵资本主义提供了烟幕。自由主义者虽然也看到了权贵资本主义给中国带来的深重危机,但他们坚信,当空话治国难以为继的时候,中共就只有走宪政民主之路。但历史的进程总是会嘲弄那些过于简单化的决定论思维。

中国今天的现实是,习近平从普京主义的崛起得到启示,开启了他的“梦话治国”时代。那么,梦话治国与空话治国有何不同?梦话治国是《1984》在21世纪的升级版,其共同的内核,就是统治者利用国家权力,利用人性中固有的恐惧和自欺,指鹿为马,通过造成一种真假是非难辨的语境来获取和维持权力。“梦话治国”的语境与各说各话的“空话治国”语境不同,“空话治国”的统治者,完全不能容忍任何揭示真相和真理、从而挑战其梦话的话语。而我们发现,现代信息技术并不必然有利于挑战统治者的一方。

就中国来说,现代信息技术还创造了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国家通过货币数码化和财富资本化,全面管制普通人的生计。这不仅增加了国家发布“另类事实”的效力,而且为国家主导的庞氏骗局打开了大门。“梦话治国”无疑只会加剧而不可能克服中国的危机,但仅指望“梦话治国”搞不下去,并不能化解中国危机。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梦话治国”也是中国精英找不到出路的结果。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08-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5期,2017年8月4日—8月1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