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马亚莲:人代会的“福利”:黑监狱和暴殴(图)

2017年03月23日

花开花落、星移斗转。总祈盼着被官们嚷嚷多年的“法治”能给普通百姓带来安宁,祈盼着每年三月的全国“二会”能摆脱花瓶而气象一新。然而,在权治中国,愿望与现实就如天地之距,只能成为小民们的梦中之境。

如同以往,2017年的3月又是被各级官吏视为政绩杀手的民运、维权者们的厄运之期。多少人,被无辜铐进看守所;多少人被强制送入地方吏们洗钱的“学习班”;多少人被吏们雇佣的四肢发达黑保安谩骂殴打。当然,也有遇稍有人性之吏,用强制旅游、用钱来达成“稳定”假象。

作为全国首富的上海当局,无疑在使用极端措施、手段上,比其它各省有着更为充裕的财政支持和权力保障,于是大规模的京城抓捕、买通关节和招募头脑简单、生活低层的看管人力,都成为节点期间的灰色景象。

本文例举的被违法强拆维权者——上海市浦东新区刘国芳、韩素芳和虹口区谢穗好,就是被强制溶入这灰色景象中的一员。

多年前,被地方政府非法暴力强拆而无奈奔走京城申诉的谢穗好、刘国芳和韩素芳,与其他大多数被强拆者一样,非但至今未予丝毫弥补赔偿,维权抗争中还遭地方打击报复,多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刑事、行政拘留,寄望的司法公正犹如上天入地般难寻。此次又逢全国二会召开,天真且无奈的她们,与很多同样无路可走的维权者一样,抱着复杂、侥幸的心理再次进京,祈望能遇上真正肯为民代言的人大代表,却因访民身份被北京警察查获后移交上海驻京办,结果是再次遭到上海地方的打压重击。

二、浦东新区韩素芳和癌症患者刘国芳被戴黑头套绑架和虐待,刘国芳被断药、韩素芳被殴致脑震荡住院。

2017年3月6日,上海浦东新区高东镇维权者刘国芳、韩素芳欲往全国人大递交控状,在前门地铁站被北京警察查获,移交上海驻京办后强制送回上海,押入上海府村路接济中心(访民临时集中营)。高东镇信访办工作人员顾XX将二人接出后,即交给守候在门口的五,六个不明身份的外地男壮。这些类似黑社会人员冲上来先用黑头套套住她们二人的头部,随后将她们拖上不挂牌照的红色小客车。

韩素芳被拖上车后,即被抢去手机还遭这些流氓围殴,韩素芳当扬被打晕,之后就始终呕吐不止、难以进食,但黑看守竟还手持电警棍威胁她:如果胆敢不吃就捆绑灌食并警棍电击,不肯送她就医。直到3月16日释放日将韩素芳扔在了南汇惠南镇。路人见韩素芳虚弱不堪脸色苍白,即帮助她拨打110报警,警方开出验伤单并通知家属,诊断结论脑震荡后被收治入院。家属找到高东镇讨要说法,竟无耻谎称从府村路接出后的事与他们无关。

刘国芳上车没多久就被密不透气的几层黑头套憋闷导致缺氧、呕吐不止直至昏迷。经过一个多小时折磨,刘国芳被关进一间已遮得密不通风的房间,非法拘禁长达12天。刘国芳系癌症患者,同时伴有高血压、糖尿病和冠心病,每天需服6种药。但毫无人性的黑看管在她随身所带药吃完后竟拒绝给药,致她血压,血糖都大幅升高,走路不稳。如此状况下这帮受镇政府特别授权的黑看守们,还不断威胁她不准走近窗和门、不准试图逃跑,否则他们会用更残忍手段对付她。3月17日晚22时,刘国芳又被蒙上被单抬到车上,黑看守们将她带到上海南站北广场推下车就扬长而去。之后,刘国芳才知手机被黑看守用水泡坏了。

二、虹口区谢穗好被关黑监狱,遭6个黑保安拳击致伤也控告无门。

2017年3月7日,谢穗好在京西宾馆被北京警察查获后移交上海驻京办,被强制送入闻名全国的临近北京南站的接济站,之后被虹口区政府截访办接出,交给无任何执法身份、被政府临时雇佣为保安的社会闲散人员押回上海。

【北京接济站:毛泽东时代建造的四幢给全国进京告状者免费暂住点,江泽民时代其中三幢被用作民政等部门谋利(但财政拨款仍打着访民暂住点旗号),多年前剩余的一幢成为上海政府的京城黑监狱】

谢穗好被黑保安押入虹口区提篮桥派出所,036837警察对其作讯问笔录,要求她配合回答姓名和为何进来的?被谢穗好拒绝并要求警方出具合法羁押手续、质问警察民众利益谁来保护?警察即让黑保安带走谢穗好。于是,一帮黑保安将她推拉上车并抢走她的手机,不准她与家人联系,直接送入上海郊区崇明长兴岛前卫宾馆并对其肆意拍照。押进8134号房间后,又抢走她的包,将她包里所有东西倒出检查,还不让她出门散步。

愤怒的谢穗好抗议并要求见领导,提篮桥道信访办程主任来见她后,仅归还了手机未回答、解决她任何其它问题,且仍不允她出门还不许开房间门。因空调长时开着无处透气,心脏不好的她感到胸闷、头晕,强烈要求下才派来社区女医生,听诊她心跳过慢,只给了1盒麝香保心丸。直到第二天,才在她抗议下送到长兴岛医院进一步检查,并允许她到室外透气。

3月14日上午早饭毕,谢穗好与也被关押在此的访民奚顺定在园内散步,保安公司的女队长突然跑过来命令她返回房间,不由分说地拖住她,还叫5、6个男性保安一起将她强行拖抬进房间,扬言到房间收拾她。这帮人畜将房门关上后,该女保安揪住她的头发,还用水杯砸她头部,几个男保安也一拥而上对着她一个55岁的弱小女子头部施展暴拳。谢穗好被打的眼冒金星,衣服也被撕破,手机再次被抢走!

更为卑劣的是,暴打后,该女保安竟反咬一口,说她怀孕了,肚子被谢穗好踢疼。真是无耻到极点!如果该女保安真是怀孕了,还来赚如此黑心暴虐钱,希冀上天有眼,让恶者得到报应!

其后,被打得眼底出血且有黑影飘、头疼恶心的谢穗好要求去医院检查,但医生见如此阵势下的就医,仅敷衍并未作认真检查。15日下午14时眼底出血加重、头疼虚弱的谢穗好被一帮黑保安拖上车扔在上海赤峰路中山北路后,才将手机还给她。

15:05时谢穗好多次拨打110、提篮街道报警电话63242200和崇明公安局电话59611039报警,但全都推托不理。崇明长兴岛警方称:这是你们虹口区的事,与我们无关。

谢穗好说:几乎每次节点她被看管,只是地点不同而异。但这次不允她散步和殴打非常莫名其妙,且暴打手法很统一,全部是对着不易显出伤势的头部,明显就是受指令对她施以的教训,以威胁、恐吓她今后不敢再踏入京城维权。

谢穗好、刘国芳和韩素芳的遭遇,在上海屡见不鲜,二十年前就已是所有走上维权之路者的必经体验。很多人(包括我)所经历的远比她们更严重、更残暴。

令人唏嘘的是,这样3个极不起眼、只为维护自身权益的小弱民,却也要动用如此庞大的维稳体系来对付,动用蒋介石软禁张学良之大人物的措施来“圈”养,这样政权和执掌官员无疑是极度疯狂和虐心的,这也是本文要例举她们三位遭遇的原因。

但出乎愚蠢当局执政者意料的是,残暴恐吓、镇压或许能行得了一时,但绝不能维持长久。同大多数身受其害的维权者一样,数次遭遇官员施压又维权无果的谢穗好、刘国芳和韩素芳,也早已看透了腐恶势力的强大,也已不再期望上京城就能维权申诉成功,不再将其作为唯一目的,而是作为用来抗争地方暴政的途径和手段之一。

多行不义必处毙!这是千百年来老祖宗的经典告诫,执政官们,何时才能懂得、悔悟?

法治和人权,是现执政当局向联合国、向全国人民屡屡承诺要兑现的保障。然实际状况是,口号和做功,都仅停留在纸面、在空中,背道而驰才是最恰如其分的中国特色!

二会,二会!多少厄梦因你而起!多少囚笼因你而设,多少黑监狱和暴殴的“福利”因你而存!

附:
一、联系电话:谢穗好13916688647,刘国芳18016317498,韩素芳13788947491
二、韩素芳报警回执单、验伤单和住院照片
三、谢穗好被打伤后眼底出血照片
四、带头暴殴谢穗好的女保安队长照片
五、刘国芳照片

马亚莲(手机:13761265924)2017年3月19日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5期,2017年3月17日—3月30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