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莫之许:屠夫为什么如此重要?

2017年08月04日

屠夫的重要性,其实已经显露很久,广为人知,而给予这种重要性最直接证明的,正是体制本身。

2015年5月18日,屠夫前往江西南昌声援乐平冤案。当天晚上,屠夫参与了维权律师在江西省高院门口静坐,为律师阅卷权呼吁。5月19日,屠夫以其特有的行为艺术大师风格,在江西省高院门前,举牌向江西省高院院长张忠厚表达不满,随后被南昌警方带走,处以10天行政拘留。

5月25日,《新华网》发布新闻“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各官方网站随即全网转发,次日,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用长达五分半钟的时间,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为题,对江西省高院前的事件进行歪曲式报道,掀开了抹黑屠夫的序幕。

5月27日,屠夫被刑事拘留,罪名为寻衅滋事罪、诽谤罪;5月28日,《新华网》发布“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的真面目——吴淦涉嫌寻衅滋事、诽谤被依法刑拘”一文。该文被《人民日报》发表在同日第11版也就是政治版,同日,央视《朝闻天下》和《新闻直播间》分别用五分多时间和十二分钟时间,大幅报道了屠夫被刑拘一事,《人民公安报》也在头版头条报道了吴淦被刑拘一事。上述文章、视频,都得到了全网转发,一时间,满屏皆是屠夫吴淦,有人戏称,如此待遇,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区区数人而已,屠夫简直是中了大奖。那么,人们不禁要问,屠夫为什么这么重要?

屠夫,真名吴淦,福建福清人,曾为厦门机场边防武警,后因家庭原因赴阳朔定居,喜欢上网,主要在凯迪网络论坛发表言论,“超级低俗屠夫”即为其在凯迪网络论坛的网名。

2009年5月,震惊全国的湖北巴东邓玉娇杀人案件中,屠夫独身勇闯巴东,成功探视到被控制在精神病院中的邓玉娇,配合律师,发动网络声援,为邓玉娇最后无罪释放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与此同时,屠夫提出由网友为其提供前往巴东的活动经费,遭到了广泛的质疑,同时也获得了众多的支持,这一公募公用的模式,伴随了屠夫的整个维权生涯,为许多同道所模仿和提高,越来越成为大陆维权和抗争行动的主流模式。

2010年3月19日,福建三网友案原定开庭时间,各地网友前往围观,当局临时改期,现场并发生了小规模冲突。2010年4月16日,三网友案正式开庭,此前约一周,屠夫即奔赴福州市第一看守所门外,扎营露宿,并于网络上大量发布现场实况,为围观预热造势。

416当日,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上百人成功聚集在福州马尾法院,并现场示威。416福建三网友案件围观的成功,将费用公募公用,线上线下联动,各地跨区围观,正面抗争表达的维权抗争模式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是大陆当代抗争在规模和内容上的一次突破,至今仍未被超越。

在416三网友案件围观中,不仅费用公募直接来自于屠夫此前的灵感和实践,屠夫也从头到尾在其中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居功至伟。

2010年10月8日,屠夫与许志永、王荔蕻、赵常青等人在北京地坛东门打出标语,祝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随后,屠夫、王荔蕻、赵常青等三人,被处以行政拘留8日的处分。随后,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屠夫被福建警方带回,电话失联,处于失踪状态达一月余之久。

2011年10月,刘萍等30多名访民为声援陈光诚,决定在东师古村外长期驻扎声援,屠夫为此而发起网络募捐,这标志着公募公用,线上线下,跨区围观,正面抗争的维权抗争模式已经走向成熟,这一模式也开始为越来越多的维权抗争者效仿采用。

近年来如山东曲阜薛明凯父亲非正常死亡事件围观、建三江黑监狱围观、郑州第三看守所围观等等成规模的维权抗争行动,尽管并无屠夫的直接参与,但在模式上,都与4.16几乎如出一辙,体现出屠夫等早期开创者的影响。

2011年12月25日,浙江乐清钱云会被碾死案爆发,网络舆论一片哗然,屠夫再次前往当地,并成功取得相关视频。随后,屠夫也开始尝试转型,更多发挥后方资源募集者和舆论协调人的作用。同时,募集账户移交郭玉闪先生主持的传知行等进行监管。

2011年开始,屠夫发布诸多微博,介绍自己的维权经验,自称《杀猪宝典》,该宝典认为,维权成功不能指望明君,或所谓体制内健康力量,而是要创造性地运用各种方式,对当事官员造成心理威慑,并因此获得问题的解决。这一观点内在地包含了对抗和抗争更有利于当事人福利的立场,摆脱了长期的青天期待,受到相当的推崇。

2012年之后,屠夫多发挥资源募集者和舆论协调人的作用,为若干受难者募集资金,如湖南肖勇,湖南赵枫生,江苏范木根,湖北刘家财,山东任自元等人,屠夫行事低调,行善不欲人知,许多类似行为,并不为人所知。

2012年以来,大陆出现死磕律师,从程序上正面冲撞体制,以此推动法治进步。该模式与416等正面抗争事件具有内在一致性,屠夫也逐渐与维权律师互动乃至合作,介入相关案件,如湖南怀化拆迁案,江西乐平冤案等,屠夫更于2014年11月正式加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成为一名法律工作者。

死磕律师是微博时代逐渐兴起的一种法律维权形式,屠夫的转型,意味着公募公用,线上线下,跨区围观,正面抗争的维权抗争模式又注入了法制维权和死磕律师的元素,具有了更强的动员能力、传播能力和持续能力。

2015年5月,黑龙江庆安枪击案爆发。5月2日中午,在哈尔滨铁路局管内庆安站候车室,庆安县农民徐纯合被庆安火车站派出所民警李乐斌开枪击毙,当场身亡。事件引发全国网民关注与愤怒,屠夫立即第一时间进行公民调查事件真相,并在网络发布公开了相关视频,使官方在舆论上陷入被动状态,从而成为秋后算帐的起因。5月7日吴淦在网络发布悬赏十万元向公民征集徐纯合案现场视频。视频公布后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微博、论坛、海外媒体广泛传播。维权律师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公民陆续到达庆安展开法律事务和声援活动。

从上面的描述可以看出,屠夫并没有三头六臂,他之所以重要,不是个人有通天的本事,而是因为,他是正在成长壮大中的律师死磕+公民/访民围观+网络舆论动员/资金募集这种三位一体抗争模式中的核心节点;

其次,是因为经过多年的活动和传播,屠夫已经成为民间抗争的象征性人物。因此,从屠夫被拘捕并被宣传机器高调抹黑开始,许多论者就认为,在专政的逻辑中,遏制也就是打击,动用人民日报,新华社和央视这样的顶级宣传机构,并号令全网转发,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更大规模的打击做舆论准备,对死磕律师,人权活动者,公民和访民行动者的进一步打击即将展开,对屠夫个人的打击,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如笔者在屠夫被刑拘时就认为:“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尽出,屠夫(吴淦)待遇之高,1949年后区区数人耳,如此高调,非针对屠夫本人,而是针对以其为核心节点的死磕(律师)+围观(公民,访民)+舆论和动员(网络)的模式进行大合围式打压的开端,维权律师和活跃围观群体是其下一步打击目标,开端既已如此强势,运动式打击的后续展开,可能会更加出人意料。”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屠夫被正式逮捕后一个半月,2015年7月9日,针对维权律师和相关积极分子的大规模打击终于全面展开,在这次被称为律师劫的打压行动中,被刑拘/监视居住律师共12名,被刑拘/监视居住积极分子十多名,更有超过250名律师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这一轮打击,不仅突如其来,事前毫无征兆,而且无理蛮横到了极点,5个月过去了,仍没有任何律师得以会见到任何被拘禁人士。更有趣的是,为了回避这一轮打击的政治目的,当局还煞有介事地将锋锐所描绘为一个犯罪团伙,可事实上,几乎所有观察人士都明白,这一轮打击的目的和重心何在!

在这一轮打击中,几乎所有律师和积极分子,都与屠夫有着紧密的工作关系或良好交情,其中,王宇、包龙军、王全璋、刘四新、谢远东、周世锋、黄力群等七名律师或法律人,均来自屠夫所在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其他如李和平、谢阳、隋牧青等律师,也在湖南怀化拆迁案等案件中,与屠夫有过密切的合作。望云和尚(林斌)、胡石根、赵威等民间积极人士,也都与屠夫有着良好的个人关系,也因此,根据屠夫的律师燕文薪的披露,屠夫案已经与709律师劫专案合并,其本人已经不再能够探视,不排除已经由福建解往天津。

从2009年5月开始,短短几年间,屠夫已经由一名普通的网友,成长成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和人权活动家,毫不夸张地说,屠夫可以被称为当代中国抗争第一人,屠夫参与并共同开创的公募公用,线上线下,跨区围观,正面抗争的模式,在加入律师死磕等新的元素后,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并成为了当代准政治性抗争的主流模式,屠夫的杀猪宝典,则张扬了通过对抗和抗争来获得自身福利改善的理念,广为传播,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同。

正因如此,屠夫才遭受到了当局的打击,并不惜动用体制所有的宣传资源,对其进行抹黑,以防止这一模式在规模上和影响力上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几个月过去了,屠夫和更多律师、积极公民依旧杳无音讯,他们的遭遇,正印证了他们为之献身的事业的正当,而体制采取的手段越蛮横,也反衬出屠夫等人的价值和重要。

放眼未来,在市场新极权体制的冰河期内,法律死磕+跨区围观+网络动员这三位一体的抗争模式,或许会被专政体制无情压制,无法获得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屠夫等人所做所为中体现出来的抗争精神,却注定会流传下去,并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核心力量所在。

2015年12月15日

——转自华文优读(2016-12-0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5期,2017年8月4日—8月1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