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南平:赵家骗了百家姓

2017年06月12日

赵家有两大特点:家长制、人口多。这是其他姓氏不具备的。

赵家以前很穷,后来,在打开封闭的大门之后突然暴富了起来。为什么呢?百家姓中的一些经济学家研究多年,只提出了一个问题:“钱是从哪里来的,又到哪里去了?”问题是提出来了,却一直没有答案。

其实赵家富起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两个字:印钱。这个世界没有比印钱利润更高的产业了。一般地别的姓氏是多生产出了一根钉子就多印一根钉子的钱,而赵家呢,生产出了一根钉子却要多印出成千上万根钉子的钱。

多印出来的钱怎么办呢?如果不处理好,那么那一根钉子就要卖成千上万元的赵家币。

赵家处理的办法有两种:

一是挖一个名为房地产的坑埋起来;二是拿到外面去撒(也就是所谓的大撒币)。说起赵家的房地产,据说百家姓中有些有家长倾向的人都羡慕得很,恨自己不能随意拆迁,恨自己手上的权力是百姓给的,而不是通过枪杆子夺来的;对外大撒币呢,据说也有外姓的家长很羡慕赵家家长可以不顾自家居民的死活,将钱送给其他姓氏,因为那似乎很有面子,有一种百家姓来朝的感觉。

将超印出来的钱埋进房地产的坑里,坑挖得越深,房价就越高。这就使赵家的居民通过房价的高涨而以为自己很有钱,于是出门后腰杆就硬了,也敢于花钱,同时也就感受到“赵家人从此站起来了”,进而再打心底感谢赵家的家长。

将超印出来的钱四处撒,可以有效减少钱在赵家的数量,以缓解通货膨胀的压力。另外,其他与赵家处境相近似的姓氏会对赵家做的恶事不闻不问——吃了的“嘴软”,拿了的“手短”——给赵家营造出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外部环境,从而对自家内部可以更加地专制、强横、野蛮。

除了往房地产的坑里埋钱,还需要有一个辅助套路:就是要不断地折腾。打个比方吧,住在赵家的人都会发现,一个城市每换一个家长都要在这个城市的主干道上折腾一次。假设这一任喜欢在道路中间种花木,下一任则一定不喜欢。他们的好恶对比是如此地鲜明:种、不种,种、不种……有序地轮回着。

是偶然巧合,还是上一级家长智慧超人选对了人,成就了另外一种“轮换制”?

不是。

也并不是这个城市的家长喜欢着什么厌恶着什么。他们并没有情感。如果一定要他们有一个喜好的话,那就是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喜欢折腾,其实目的在于让一部分钱“动起来”。这就好像要定期将家里的衣物翻出来晾晒一样,否则就霉烂了。

当然,也许地方的家长们并没有如此远见。他们的目的简单到粗暴,就是让钱从自己的手上流过,好从中捞上一笔。这就是雁过拔毛的现实版。

捞钱的目的是为了“小撒币”——捞足了钱之后,将钱与家人转移到别的并非家长制的姓氏里。至此,小家长(小撒币)与大家长(大撒币)完成了和谐统一——用赵家超印出来的钱在外姓人家过上了幸福、美好、自由的生活。“小撒币”和“大撒币”还是有不同的地方,“小撒币”的钱是拿出去自己花,“大撒币”的钱则是拿出去给别人花。“为什么呢?”从人性上来讲,“小撒币”还可以理解,而“大撒币”则让人难以理解。“这是为什么呢?”只能这样解释:也许“大撒币”更傻一些吧,否则如何对得起那个“大”字?

他们将赵家描述的那么美好,为什么不留在赵家呢?因为他们最清楚赵家是怎样富起来的,这种停留在纸面(账面)上的富裕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时间紧、任务急。

他们的目的就是抢在崩盘之前捞到足够的钱。于是生活在赵家的人会发现一个规律:家长们一茬比一茬狠、一茬比一茬贪、一茬比一茬有紧迫感。

虚假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揭穿;当然也还是有办法延迟被戳穿。赵家的家长最担心以上两件事情产生的后果是:房地产崩盘,其后果是赵家多印的钱在房地产的坑里满出了来,于是赵家的钱快速贬值;别的姓氏的人拿着赵家的钱来买赵家的东西,这样就会将赵家买空,后果是赵家的钱飞速贬值。

要防范以上的后果,也是有两个办法。一是赵家的产品必须劣质,其他姓氏的人不会来赵家买东西;二是赵家的环境必须恶劣,其他姓氏的人不会来赵家买房子。

为了保险,还有重要的一点是:真正好的、关系到所有人生活必须的产品、绝对赚钱的行业,全部都由赵家的家长们独控。

想买?

休想。

赵家不卖。

此时,他们会谈到尊严、主权、责任、正义等等,让居住在赵家的人感到,是他们保护了赵家,否则赵家的人都将成为“亡家奴”。许多被催眠的居住在赵家的人也会被家长们的付出感动得泪流满面,他们发誓为了赵家的主权,不惜牺牲自己的自由。

至此,赵家富强的谜就解开了。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赵家多印出来的纸币何时会泛滥成灾?也许某一天醒来,居住在赵家的人会发现赵家开始进行外汇管制,赵家币对其他姓氏的货币汇率暴跌。换算下来,赵家币就是废纸一张。

2017年5月26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