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乔龙:鲍彤:邓小平决定拿下赵紫阳后唯恐学生不乱(图)

2017年06月13日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AFP)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AFP)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zhengzhi/ql1-06022017105625.html/m0602-ql1p1.jpg
鲍彤称,邓小平六四镇压前,已将赵紫阳定为中国的“赫鲁晓夫”(高瑜推特)

“六四事件”28周年纪念日前夕,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电话专访。鲍彤透露,赵紫阳在当年胡耀邦去世后,就已被邓小平认定为是“中国的赫鲁晓夫”,要将其赶下台。而邓小平又唯恐抗议学生不乱,在赵紫阳出访朝鲜当天,又认定学生运动为“旨在推翻共产党的反革命动乱”,随即开始镇压。

曾经担任赵紫阳政治秘书的鲍彤于六四28周年前夕,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两年,他看很多有关纪录当年六四的材料。通过对比,掌握了更全面的信息。

他说,中共已故元老邓小平对赵紫阳不满,决定将其拿下:“后来我看到了一些材料,比方说傅高义先生的《邓小平时代》。他在书里讲到一个问题,(1989年)4月23日,杨尚昆带了李鹏去见邓小平,这个据说在没有出版的《李鹏日记》删节本里面也有这句话,李鹏说,杨尚昆鼓励我去见邓小平,我说,你也去,他(杨尚昆)同意了。但是没有说他去不去。但是,傅高义的书上说,他(杨尚昆)去了。23日去的。这就跟我们老百姓说了解的25日才去,26日发社论的情况,完全不同。傅高义的(消息)出处是《李鹏日记》”。

鲍彤说,李鹏将前往邓小平家的时间由4月23日说成是25日,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因为24日,北京市委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汇报。25日,据李鹏日记说,李鹏在杨尚昆的带领下,去见了邓小平。邓小平发表了‘这是一场动乱’的意见。到底这是23日说的还是25日说的,他说两次都说了。为什么第一次说话要隐瞒,傅高义提供的材料恰恰是经过中央文献办公室审查的,绝不会错的”。

由此可见,邓小平的矛头指向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

鲍彤说:“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邓小平有一个想法,至少23日,也就是赵紫阳出访朝鲜的那一天,赵紫阳是中午出发的。(邓小平)晚上就见杨尚昆和李鹏,说什么话,我不知道。但是从李鹏日记后面的话来说,句句都是不要听赵紫阳的,要听邓小平的。邓小平在4月23日召见杨、李的时候,心里想的就是中国不能出赫鲁晓夫,要把赵紫阳搞掉。所以根本不是后来一系列的问题,而是4月23日已经成型”。

据新华社国内新闻部前主任张万舒2009年,在香港出版《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一书提到,胡耀邦去世三天后的4月18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乔石和胡启立在高层传达了与赵紫阳共同商量,决定悼念胡耀邦的方案,但被否定。

鲍彤说:“后来全部被某个人否定了。4月18日,三个主管政治意识形态及日常工作的常委,当时他们三个人决定十万人悼念,全国下半旗,还要写一篇文章。到了19日晚上的时候,全部变了。被某一个比常委权力大的人否决了,10万人悼念不行,文章不准发表”。

鲍彤还说,胡绩伟向赵紫阳提出“六四”是不是一次政变的问题,是有道理的:“六四的问题到底是针对什么的,军队是针对学生的,还针对当时某一个人心目当中未来的赫鲁晓夫的?毛泽东当年为了搞掉刘少奇,要搞一场政变,不惜发动文化大革命。在1989年的时候,也有一个人为了搞掉对胡耀邦有不同看法的,就是说他本人把胡耀邦打下去的。但是赵紫阳认为胡耀邦同志是我们党的领导人,他去世,我们党应该悼念,我们没有理由阻拦学生悼念。因此,赵紫阳先生就成了中国未来的新的赫鲁晓夫,因此必须打倒”。

鲍彤称,在胡耀邦追悼会后,悼念的学生纷纷回到学校。邓小平突然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显然是唯恐天下不乱。

他说:“有人怕学生不乱。学生不乱,他师出无名,就没有办法在中央全会上指出来要干掉赵紫阳。这个是领导层的勾心斗角,我们不管它。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在这以后,就把原来进行得比较顺利的政治改革,统统枪毙掉了。枪毙了以后,拿什么代替经济下滑呢,用腐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有权有势的人先富起来”。

鲍彤认为,中国要向人类文明及进步发展必须解决对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认识问题,因为前者让中国成为独裁国家,而后者令中国腐败问题严重:

“权力可以腐败,也就成了用权力反不了腐败。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这个方面。这就可以从别的地方来说,你可以从民主、法治、民权,你也可以从解开28年前的疙瘩,就是六四。问题是一样的。但是我想殊途同归,中国要向前走的问题,就是一定要让老百姓能够自由自在地行使自己的权力,使中国这个社会能够自然而然地能够和平演变,和平发展”。

鲍彤希望中国现任领导人不要将自己同毛、邓捆绑在一起,要与其切割。反之,中国只能在黑箱里变成一个黑暗的中国。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2017-06-0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