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睿文:北京三把火烧毁“英明领袖”的中国梦(图)

New!
2018年01月02日

20171229蔡奇.jpg (435×326)

中共十九大结束才一个月之际,被习近平“火箭式”提拔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就如火如荼地实施了一场包括清理外来人口、煤改气、以及大规模拆除牌匾的三项震惊世界的“打、赶、砸、拆”工程!

可他这新官的“三把火”,非但没有把他日吹夜捧的“英明领袖、总设计师、中共核心”的习近平“挑旺”得更为“红火”;恰恰相反,蔡奇在冬天里的三把火烧毁了“英明领袖”的中国梦!

一、驱赶“低端人口”事件,被学者们定义为是“北京建城3,062年以来最恶劣的行政作恶事件”

北京政府在11.18大兴火灾后,以消除安全隐患为由,展开了为期40天的驱赶“低端人口”行动,就是把数以成千上万的从农村来到北京的移民工群体、以及从外地来北京的民众住户大规模地、强制性地赶离北京。

在此期间,北京的警察和公务人员动用长柄板斧和锤子等,以打砸锤的野蛮粗暴的方式,将合法租房的大批外地来京的民众赶出家门,导致数以万计的人流离失所;特别是丰台区区委书记汪先永、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对这次“驱除低端人口”所下达的动员令那口口声声都是“动狠刀,动真刀,动快刀”“刺刀见红”……这些都充分证明了中国千百万民众的人格尊严、合法财产在中共“刀”书记们的眼里就只是配受如“牲口”般的践踏和“宰杀”!

几乎在一夜之间,无数在北京的外来中国百姓的民生民权就陷在了最深重的危难之中!不知道也在北京中南海住着的、“为人民谋幸福的勤务员”习总书记对此会有何感想呢?当大批荷枪持棍的警察保安城管执法人员,在凛冽寒风中连夜捣毁拆除那些为北京提供服务的劳动者居民的勉强栖身之地,使他们失去了家园之时,“永远做人民公仆”的习主席又在做着什么样的中国梦呢?

一名九十年代末来北京为了谋生至今的民众就是这样对表述自己感受的:“高端是人,低端也是人,但尊严、富强民主都是高端人口的;什么叫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那也是他们站起来了,我们一直趴着呢,趴着不敢抬头呢。现在的中国社会就是中共的那些自视为高端的人蹂躏、藐视我们小老百姓,你只要看看无良高端政府的打手们把我们、包括幼儿在内的家属在寒冬里被驱赶到大街上;最后只落得带着手提肩挑的家当被赶出北京的时候;还有在北京政府用停水停电、雇用打手捣毁砸毁居所中炊事用具,断绝我们在北京继续谋生的时候就能理解墙上写的‘公平正义’全是骗人的鬼话!”

以上的这番话道出了中共官员把外来务工者只视做廉价的劳动力,他们的生存必须听命于、服务于中共掌握政权的、具有权势地位的少数官僚统治者,因为唯有这类人才是高端人口,是中国最重要的“精英”阶级!所以用“低端人口”这个歧视性的称呼、去人性化的说法去定义自己的同胞,哪里需要考虑这些人被屈辱的感受呢?这种说法很深刻、很明显地反映了中共极其歧视社会民众的变态心理;实际上中共就是一副把社会弱势群体的民众当作牲口来对待的丑恶嘴脸。

但这样歧视性的要排斥、驱离“低端人口”的主导思想,其实早就在这些年的中共高层核心达成了共识。

今年7月中旬在一篇题为《北京:疏解整治促提升 “腾笼换鸟”见实效》的新华社的社论中,就以北京双泉堡为例,说“这里两年前还被14家低端市场占据,约10万外来人口聚集,而如今这里树林郁郁葱葱,正在建设总面积上百亩的绿地公园,……”北京发改委主任谈绪祥很得意地说这就是“腾笼换鸟”!意思就是把这些从事服务行业、主要依靠干体力活赚取低收入维持温饱的外来人口赶走、拆除他们的生活空间;取而代之的就是换上现在北京首都发展更需要的环保型的、高精尖型的项目产业。

在这里他们不但炫耀“腾笼换鸟”的成绩,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仍需“拧紧干事创业的发条”。这就为后来发生的驱赶“低端人口”埋好了伏笔!

这样我们就很容易就理解了北京政府在11月18日大兴区惨烈火灾之后,为甚什么要张牙舞爪地那么迫不及待地在3天时间之内驱逐了几百万外地人。他们要继续实现那“腾笼换鸟”的“伟大工程”啊!

有一位拥有编程技术、国外学位、流利英语和一套小公寓的年轻白领,他一向以为自己正是这座城所需的人才、是新时代的公民。但当警察来到他住的公寓楼,命令他和其他数百人在48小时内搬走时,他才明白了像他这样的不要说公民权,连居住权都没有———前一分钟你还在喝咖啡,下一分钟你就要被赶走了。在中共眼里“低端人口”是没有蓝领白领之分的,除了他们自己这些权贵利益集团,其余都是低端家奴。

历史会记住这三天的:2017年11月19日至21日,几百万中国民众如政治奴隶一般被任意驱赶离开他们的居所,这就是中共的北京当局者用他们手中至高无上的权利制造的一起严重的排华事件!其举动的冷血和残酷已到了“任何文明和守法的社会都绝不能容忍”的地步!

这也犹如中共有组织、有预谋在光天化日之下“放火”烧毁了上百万外地百姓来北京追求共同富裕的梦想;“烧毁”了习核心所说的“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中国梦!

二、“北方人道主义危机”说明中共是当今世界反民主反文明的暴政统治集团

为了治理北京严重雾霾,中共不仅刺刀见红地冲向、驱赶了几百万的外来人员,也毫不手软地从今年10月开始,大范围地推广煤改电、煤改气运动。就是在冬天里用烧天然气或者电取代北方农村和小城镇燃烧散煤取暖,结果由于当局不准民众在寒冬中用燃煤取暖,而天然气又供应不足,导致目前华北区域28个城市范围,超过千万人在零下4、5度的严寒中挨冻。因此〝煤改气〞行动,已经演变为了一场〝人道主义危机〞。

有段视频:老百姓正在家里烤火取暖,一群公务执法者冲进房中砸碎炉子,孩子被吓哭、老人被推倒在地、屋主被大汉压着动弹不得,那场面正像蔡奇挥舞拳头所喊的那样到了基层要敢于硬碰硬地解决问题。“煤改气大跃进”的场面深度再现!有人就在该段视频上写出了这样一句话:“从山顶洞人以来,人类首次因烤火取暖违法犯罪”!山顶洞人是最早学会用火取暖,熟食,驱逐野兽的。考古学家认为山顶洞人学会用火是人类发展的里程碑。

具有博士学位、善于“挥刀舞棍”的蔡奇书记们,看来你们的智商、情商直接退化到了北京“山顶洞人”的原史前期、只懂得与黑暗为伍的荒蛮时代了吧!

众所周知,雾霾的成因是长期以来中共官员在上马了许多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之后形成的。他们明明知道这些企业会严重污染城市的空气,但他们只考虑经济的高增长速度,对牺牲环境和老百姓的利益都忽略不计了。

直到大国首都北京那严重的雾霾让中共感到在国际上很丢面子的时候,他们不是在以人文关怀为主导的前提下逐渐缓解这一些列问题,而是再一次毫不顾忌地用控制和服从的极权者的手段强制牺牲普通民众的利益来成全党国的“伟大工程”。

可网上发出有老人被冻死、小学生被冻伤的消息时,中国人民还会沉默吗?

2017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的这一天,北京市朝阳区、大兴区等地爆发游行发出了这样的怒吼,不少民众拉起横额,高喊「暴力驱赶、侵犯人权」口号,抗议当地政府野蛮行为。而煤改气,也引起民怨沸腾!

一个热爱自由的中国艺术家华涌无惧无悔地实地拍摄北京当局驱赶大批外来人口并在网上发布相关视频,现在公安当局在四处搜捕他,但他表示:“把真相说给别人听,拍下来给别人看,这是每一个公民拥有的权利,我只是做了一个正常公民应该做的。” 他希望民众都能勇敢地站起来,争取做人的权利和尊严。

终于北京当局也意识到危机了,他们想亡羊补牢了,如今驱逐低端人口和清理招牌的行动已近有所缓和的迹象;中共环保部已于12月4日下发特急文件,要求煤改气电没有完工的项目或地方,可以沿用过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但蔡奇书记们出来露露脸和“低端人口”拉拉手、向他们嘘寒问暖一番就可以使中国普通百姓的基本民生民权获得保障了吗?

答案就是只要中共专制体制的暴力机器一天不废弃,这种事端就会无休无止下去。中共如今所说的新时代文明,完全是与现代政治文明背道而驰的!因为现代政治文明的标志是让弱势群体的利益优先得到保护;但中共现在所推行的治国方针一方面是使他们所谓的精英们暴富敛财;另一方面是将人用阶级分化,绝大多数人不但生活贫困并且毫无人权保障,统治者把自己的同胞当低端人来看,这就决定了他们要用农奴制意识形态的统治模式控制奴役低端人口,因此,中共是当今世界反文明的统治集团。

最后要说的是,在中共十九大上,蔡奇由一个普通的地方官员背景,得以快速串升至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其背后的重要原因就是他是百分百忠诚于习近平的“之江新军”的骨干!为此,习不惜打破中共党内的一些用人规则,把这样所谓的政治忠诚者提升起来,但他个人为官的素质,已近被学者定为“北京开埠(不)3062年以来绝无仅有的暴政,蔡奇书记实乃北京历史上空前绝后之第一酷吏。”12月13日由北京几所知名大学学者发表了一封敦促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辞职的公开信。他们要求北京执政当局对蔡奇乱政北京进行问责!

这些事实证明了习近平用人如果继续以对他忠不忠诚为第一标准的话,国将危矣!因为蔡奇等对习近平个人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地溜须拍马,表达他们的无限忠诚,但怎奈何他们能力有限,视野狭隘可又急于表功,在施政方针等方面胆大妄为,胡作为、乱作为坑害百姓、祸国殃民!再强調一次,“用人之道乃唯上是从,唯忠是用”习大大就只能被蔡奇之流的习家军们不断拖入危机中,最终让他那充满自信的中国梦彻底破灭。

——转自民主中国(2017-12-3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5期,2017年12月22日—2018年1月4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