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铁流:反右斗争六十周年祭

New!
2017年04月19日

九十二岁亦联署,民主精神动地天。

六十一名年已古稀的老右于三月五日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致信公开要求:开放言禁,彻底平反五十年前反右冤案,赔偿受害人经済损失。已半月有余,但当局至今未作任何回答,也可能不回答了。但参加签名的人却与日俱增,目前已超过六百多人,平均日增长三十多人。按此数量推算到六月八日,也就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五十年前秉承毛泽东意志,发表臭名昭著的、公开宣布“言者有罪”的、所谓《这是为什么?》社论那天,可能逾千逾万人次。这说明人心不可侮,历史不可违,天理不可灭,只要中国人民还有嘴巴,反右就不会被尘封,被遗忘,因为那一场灾难于中国知识分子太刻骨铭心了!

众所周知,自那以后社会文明至少倒退了两千年,再次回到指鹿为马的秦始皇时代。毛泽东开启的扑杀知识分子的反右斗争,不仅颠倒了是非、黑白、美丑,也把人的一切最卑劣、最无耻、最邪恶、最残忍、最下流、最暴虐、最冷酷、最丑陋的灵魂调动起来,并贯以全新的、生动的、美妙的革命词藻,让一些人肆无忌惮地大胆作恶。卖友求荣成了“追求进步”,落井下石成了“站稳立场”,捏造陷害成了“靠拢组织”,告密检举成了“追求进步”,一切被亵渎,一切被颠倒,人世间再没有宽容、怜恤、同情、仁慈,自此中囯中进入了一个野蛮愚蠢的社会,此后才有“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荒唐残暴的历史。

“反右斗争”是当今中国的万恶之源,百罪之首,不彻底平反无法消除积怨,社会根本无和谐可言,同时也是检验胡温体制所标榜的“以人为本”的试金石。胡平在《一九五七∙苦难的祭坛》中指出:“……从现代法理上讲,反右运动实际上是一次由国家实施的犯罪,由国家有组织诬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权,直至非法拘禁,滥用刑罚等等。‘改正’反右运动,首先就必须涉及国家罪错问题。”正因为这场运动是“国家实施的犯罪,由国家有组织诬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权”,中共后继者没有任何理由不向受害人道歉和赔偿经济损失,否则天理不容! 

我是这次六十一名签名的发起者和组织者之一,特去拜望了前辈于友先生。他今年已整整九十二岁,不但是老报人,而且是老革命、老共产党员,一说到此事,他深有感慨地说:右派都是知识分子,国家民族的精英,整得太惨了。说着,立即地在公开信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于老是浙江湖州人,1935年就在《立报》当练习生,1938年参加国际新闻社任战地记者,1941年任新加坡《南洋商报》驻香港记者,后转任美国新闻处翻译,解放后任《光明日报》国际部主任。通过交谈才得知,1957年的整风运动中,他主管国际新闻与反右无关,因而未向党建言,故逃脱此劫。没有想到1959年“反右倾”,却作为漏网大右派被揪了出来。由因彭德怀有条罪状是“同情支持民主自由思想”。他说,中共主流思想自来不承认“民主自由”。他是搞国际新闻的,又在美国新闻处工作过,自然有民主自由思想,当然就成了右派。于是开除党籍,削减工资,送到东北去监督劳动。不过在众多右派中,他是受罪不多吃苦最少的人。在安达市当工人时行政级别还十三级,比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工资还高,群众戏称他是“高干右派”。他说,对知识分子来说待遇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人格和尊严。他一家六口挤在一间不足八平米的住室里,“文化大革命”中也被批判被斗争、戴手铐关监狱,五味俱全,日子很不好过,所以难忘反右灾难。

他认为邓小平搞的“右派改正”,实际不是改正右派,是改正政策。我们本来就不是右派,硬要把我们打成右派,有什么办法?但这个政策改正不彻底,没有彻底改完还留了几个样板,更没有给受害人赔礼道歉和赔偿经济损失。他说,我同意先赔偿那些至今生活还很困难的难友。像我就不需要赔偿了,但我要的是言论自由,写的东西有地方发表出版。可是现在不仅章怡和的书被封杀,连老共产党员袁鹰的书也被封杀。这就不对了,仍在搞“文化专政”“出版专政”,不合乎胡锦涛总书记“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方针政策。看来一些人思想还很左,想走回头路。这条路不仅走不通,也不得人心。

他还一针见血地指出,“反右斗争的实质就是反民主自由,只要有民主自由思想的人都会是右派”。现在共产党的政策不再搞阶级斗争了,也在提倡民主了,但民主的前提是监督,现在谁敢监督共产党?中央提出构建“和谐社会”,世界上最和谐的国家是挪威、瑞典、瑞士,它们一切政策公开,官员受老百姓监督,工人农民的收入与为政者悬殊不大。他还说,社会主义不应是无产阶级专政,专政就是独裁统治。既然是社会主义,就应该是马克思说的民主社会主义,不但要开放言禁,还要开放党禁,老百姓才有地方说话。过去胡耀邦总书记平反了不少冤假错案,做了很好的德政。

他一再说,反右斗争受到最大伤害的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民族的创造力,生命力,所以长期来我们国家不能创新。为此,中央要尊重知识分子,让知识分子有话能说,有书能出,不要再禁这禁那了,一定要走民主自由的建国之路,消除积怨,根治贪污,关心民生。

老人的话诚恳真实,动天动地,代表了我们一代受辱受凌知识分子的爱国情怀。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7期,2017年4月14日—4月2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