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中国的战争危机(图)

2017年08月28日

金正恩在阅兵式上。(韩联社)
金正恩在阅兵式上。(韩联社)

现在中国的军迷和愤青们,大多数的注意力都在中印边界争端上。和往常一样,他们哭着喊着要几个星期就灭了它,如何如何。却忘了还有另一边的更大的威胁,朝鲜核武器和美国越来越接近下决心要灭了它。

之所以都把朝鲜给忘了,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敢得罪君子不敢得罪小人。这证明了反正说话不用负责任的愤青们内心的怯懦,软骨头性格。你讲理他就给你愤得不行,面对真正的流氓,有些笑脸相迎;有些干脆就谄媚,说什么兄弟一家亲。

当然了,还有一些干脆就是拿了人家的好处,吃人家嘴短了。印度虽然也挺腐败,但终究离得远,差别大,没能进入到中国官场的腐败圈子。所以愤青们自然就不怕得罪谁了,甩开腮帮子可劲儿的喷吧。爽了一把是一把,不爽白不爽。

可是正在北戴河开会的党国大员们,就有点儿晕头转向了。两面都有危机,但两面作战是不可能的。金家多年来使了那么多银子不是白给的,现在是关键时刻了,一定要说服糊里糊涂的小习,挺住美国的压力死保金三胖。从那个呆头呆脑的外长的言谈里,可以看出些端倪。

估计他们说服小习的理由是:不能把金三逼得太狠,否则核武器打不到美国可是能打到中国。美国要打北朝鲜,我们正好坐山观虎斗,不排除事后摘桃子检点便宜。这从小习对自己投票赞成的联合国决议阳奉阴违,可以看得很清楚。

帮助金三胖是不可能的,这个中共的喉舌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因为自知虚弱的中共领袖们都明白,没有能力和美国再打一仗。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很清醒,不会被愤青们所忽悠。和美国开战不但肯定战败,而且经济会垮,中共也就寿终正寝了。这点聪明他们还有。

可惜他们这帮智囊的水平,也就到网络愤青的水平为止了。不知道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不知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这真是对两千多年中华智慧的羞辱。金一金二时代甘愿充当中共小兄弟,在东亚地区扮演小混蛋的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被保护得太好不知凶险,却手握核武器的疯孩子,首先仇恨的就是管教他的长辈。

韩国几十年来的几任政府,为什么宁愿用阳光政策花钱养着这个流氓政权呢?口头上说的是同一个民族不要互相残杀,除了炕头上喜欢爱情剧的大妈之外,有谁真的相信呢?看看香港黑帮剧就知道:小弟强大了第一个威胁的就是他的老大。具体说,花钱养肥了北朝鲜;特别是一旦他有了核武器,最先威胁的就是中国。

在金三胖对北边的愤怒已经不可掩饰的情况下,小习周围的太监们还在忽悠他企图限制金三的行为,自以为还有当主子的资格。这种故事在历史上演出过很多次了,每一次的后果都是天下大乱,人民流离失所。现在还要加上核武器,后果不堪想象。

咱们不指望小习和他的太监们有多高的智商,只要学学香港黑社会成功的老大们,就知道该如何处理已经坐大的小弟了;不惜联合过去的对手,以分赃为前提搞掉野心爆棚的小弟。还大家一个太平天下。否则等美国单独下手,南北合并后的小弟,将会是另一个难缠的,更加强大的对手。

美国会同意吗?这要看你给什么条件了。韩国会同意吗?当然会。这么多年还看不出来吗,韩国人最担心的是那几千万被洗过脑的穷人。巴不得有人会接受他们,不要成为韩国人的灾难。这正是美国犹豫再三不敢动手的原因,韩国人一再阻挠打击金三的核武器,就因为没给那几千万被洗过脑的穷人找到收容所。这不就是中国的机会吗。

当然。对中国来说,这几千万穷凶极恶的难民确实也是个头疼的事儿。但是让他们逃到中国来,还是留在当地接受救济好呢?这是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问题。是消灭一个疯子容易呢?还是等到他把几十颗核弹头扔到中国更好呢?这又是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问题。如果真的耗到那个时候,美韩两国肯定也会坐山观虎斗。因为结果肯定是中共和金三胖同归于尽,但是中朝两国的老百姓就要遭殃了。这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

中美两国联合消灭北朝鲜的疯子政权,是帮助美韩两国减轻了负担,美国肯定愿意,但韩国就不一定了。他们一定会假装儒家道德,朝鲜人不打朝鲜人等等,然后和美中两国谈条件。因为韩国人肯定是既想吃鱼,又不想沾腥;即想占便宜,又不想付代价。这是这个民族不成熟的心态。

那就干脆把北朝鲜让给它自己管理,前提是彻底消除它研制核武器的所有可能,包括核材料、设备和人员。而且必须在国际监督下完成,然后中国撤军。并且要他们负责救济难民的财政支出,和中国消耗的军费。这样解决也是美国肯定愿意接受的,美国并不在乎韩国人那点小私心。

至于印度。那里本无事,小习自扰之,无事生非而已。而且真的动手,那可是个难啃的骨头,其军力是朝鲜的好几倍,而且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绝对是个鸡肋形势。不如给美国一个面子,请它来调解中印的争端,然后集中精力解决好心腹之患。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 08-1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6期,2017年8月18日—8月31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