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笑蜀:许志永博士归来,不能不说的几句感慨

2017年08月04日

博士归来,感慨万千,回首这四年的坎坷,和四年中风雨同舟的诸多老友,就忍不住要为这四年写点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万千感慨,同时也无限感激,没有四面八方的旧雨新知的无私关爱,这四年的路,尤其前两年多的路,我怕是一天也走不下去。他们无私的关爱,让我更感受到“自由、公义、爱”的感召力。我忍不住要把他们的大名列出,一一致谢,终究也还是忍住了,只能在心里感恩。

感恩的同时,也为博士、为所有公民同仁默默祝福。但我要说,我其实不是你们中的一员,我既不是发起人,也不是参与者。只不过认同你们的理念,而且跟博士多年老友。当你们遭遇围猎,几乎全军覆没,危难之际,道义所系,我迫于内心的道德压力,才不得不跟功权等其他老友一起站出来,捍卫你们的旗帜,伸张你们的权利,如此而已。今天你们大多归来了,就没我什么事儿了,我的阶段性任务就完成了,接力棒就又回到了你们手中。我必须向你们道别,回复到一个观察者的角色,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角色。一如四年前,一人成军。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他的职责不是在政治社会跑马圈地,不是卡位,不是抢基本盘。那是政治人物的事,不是知识分子做的事。知识分子的使命,只是独立的观察、独立的思考,并向社会提供自己独立的判断。这才是我应该努力的方向。但私人感情上,我仍把你们当好兄弟。我坚信未来的日子里,无论怎样风雨如晦,我们仍会守望相助。

那美好的一仗我打过了。我是常人,卑微之人,能力何其有限。这四年尤其前两年多的奋斗,完全是情境激发的原因,远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但这种状态是透支,不可能持久。我也要休息,也要调整,那么且回书斋,且归庸常,过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过的小日子吧。

我仍会保持从前那份“忍不住”的关怀,没那么关怀,我就不是我了。这点,我对自己有信心,在此无须申论。但我更坚信,被强力遏制的社会潜能终将喷涌,一个英雄辈出的大时代正在到来。就此而言,无论怎样“忍不住”的关怀,我做一个记录者就已经足够,就已是幸运,我就很满足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重整河山待后人。

——转自新公民运动(2017-07-1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5期,2017年8月4日—8月17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