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徐孝顺:致所有关注“709案”及吴淦的朋友的公开信

2017年05月15日

各位同仁,吴淦的兄弟朋友们,“709案”的各位受难者和声援者:

我在这里向大家问好!我叫徐孝顺,是吴淦的父亲,我比这个政权早几个月来到中国。自吴淦被当局非法关押以来,各位对他给予的支持和关注,我借此机会表示衷心感谢。谢谢大家!

吴淦随母姓,却没有继承他母亲的温和,脾气和我一模一样,喜欢打抱不平。多年以来,吴淦帮助过很多素昧平生的人维权。我不像他那样懂得上网,只能看到身边的人和事凭经验“折腾”一下,他怎么“折腾”,具体的情况我了解不多。我所能了解和信任的,是他的满腔热情和正直善良。我也曾经说过他,你这样不疼不痒的“折腾”有什么用,迟早把自己搞进去。他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每次见面都要争执,但是每次争执之后,我们还是会去各自“折腾”。

2008年以来这几年间,吴淦所做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略有所知。当局非常痛恨他,也曾经多次打压他,但都没能让他屈服。他们做事的风格就是那样,治不了本人就找家属来要挟。于是在2012年9月13日,本地政府纠集了一些人,编造理由,以职务侵占罪把我刑事拘留。报案人福清市天源新能源有限公司本身不具备经营汽油的资质,他们经营走私汽油,没有经营重油项目,却串通公安局捏造假案,诬告本人倒卖50.9吨重油,侵占重油货款。所以关押到2013年5月23日,该案经两次补充侦查后,却不依刑事诉讼法171条规定作出不起诉决定,只让我取保候审。取保一年到期(2014年5月23日)没有证据才解除取保候审。但是在2015年5月19日,吴淦在南昌江西高院为江西乐平一起死刑冤案维权时,又被抓并关押起来。为使吴淦屈服,他们又开始“折腾”我。我自问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就用之前编造的事由,于2015年6月25日又 把我刑事拘留。此后,它们装模作样地开了三次庭,2017年1月19日又让我取保候审。同年4月17日,福清法院才作出了允许检察院撤诉的刑事裁定书。2017年5月3日,我收到了福清市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从刑拘到撤诉,我这次被关押了近2年。至此本案从开始至结案跨越6年,我本人生活也遭受6年迫害。

明眼人都能看出,前后我被关押两年多,是因为我儿子吴淦的维权活动。我受了些苦,但是我从来没有怪过他。他做的事情没有错。我也算个有些文化的人,这中间的道理我懂。有人说我是被连坐,对此我是有不同看法的。连坐是商鞅发明的,指一个人犯罪,亲人有责任要被罚。我儿子吴淦并没有犯罪,我被抓,只是被当作要挟吴淦认罪的人质罢了。这种说法,相信大家更容易理解。本来现在吴淦还未“审判”,“709”同难者很多还在被当局非法关押,还不到向大家说声感谢的时候。我身体不太好,看守所里面被关了两年多,老毛病发作,腰腿不是很利索。现在我自己的“案子”了结了,我必须要出来说一声,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两年多来对我的支持,对吴淦的帮助。我想,这也是我们“709”同案家属的心声。

我仔细看了他们炮制的对吴淦的“起诉书”。按照“起诉书”列举的,我儿子吴淦涉及十二件事情:声援福建三网友,声援拆迁,声援我,声援建三江,声援怀化黄氏姐妹,声援郑州十君子,声援程海律师,声援云南陆勇,声援范木根,声援庆安徐纯和,声援江西乐平案。这十二个案件,每一件都有具体的受难者,都是确实存在的问题甚至罪恶。声援受难者,为受难者伸冤,却得到“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说实话,看了起诉书,我很生气。吴淦不就是打抱不平,还没有到梁山聚义,却捞了个反贼的名号。对于他的做法我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我的内心真是为他感到骄傲。我可能并不完全理解我的儿子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了解我现在生活的这个社会和统治它的这个政权。

我出来以后,吴淦的朋友给我找来他之前自己录的一个视频,看完视频,我哭了。这么一把年纪,我很少哭的。1999年,村里被污染,我牵头维权被判刑关押时,我也没有哭。但是看完儿子的视频,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我哭了。我儿子是条汉子,我却哭的像个孩子。

我不会上网,但朋友们给我看了网上的消息,知道了不少吴淦被抓后发生的事情。我知道吴淦被抓后,还有很多律师被抓,这个大案子叫做“709案件”。很多“709”家属及亲友都在一起奔波呼吁,特别是王峭岭女士和李文足女士,她们特别了不起。还有很多支持“709”同难者的亲友和网友,你们都特别勇敢,充满智慧。作为吴淦的父亲,作为“709”家属的一员,虽然腰腿不便,但我也想加入,尽量做一些事情。

吴淦被抓前,交代了让一些朋友帮忙料理,拿主意。他们会上网,信息多、动作快,人多力量大,我也很放心。我写这封信,既是要表示感谢,也想通过这个途径发出呼吁:大家一起来,为了“709案件”,为了我儿子吴淦,反贼不嫌人多。

惭愧得很,我爱好不多,只是喜欢琢磨风水。以前不时有人找我看风水,找墓地。有人可能认为这是迷信,我是觉得它通过某些寄托或者某种环境,给人精神的力量。吴淦的朋友告诉我,有位因“709案”受难者的母亲,是位虔诚的修行者。她每天早课后,都要加一句:我儿子没罪,他们把他抓了,不让律师会见,一点消息都没有。佛祖,他们什么时候死啊。我想告诉这位妈妈,我也要每天在心里说:我儿子没有罪,他们把他抓了,现在不让律师会见,我要早点给它们找块适合他们的墓地!

再次谢谢大家!

徐孝顺
2017年5月14日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9期,2017年5月12日—5月25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